您现在的位置:山西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当代精英 >> 浏览文章
心里只有人民群众的好县长
日期:2019年12月06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心里只有人民群众的好县长

 作者:师道强

    郭云鹤,1913年生于介休县三佳村。1938年参加革命,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介休县妇救会秘书、县妇联会主席、副县长、县长,山西省科学分院人事行政处副处长、孝义县副县长、介休造纸厂党委副书记、晋东南地区粮食局局长等职。1983年离休,享受厅级待遇。1995年病故,享年82岁。
    1938年7月,郭云鹤参加了中共介休县委在革命根据地后崖头村举办的军政干部训练班,并加入了牺盟会。学习结业后,分配到动委会工作。1939年调到三区牺盟会工作,兼任三区妇救会秘书。她的工作由于没有固定的时间和地点,便忍痛割爱,将孩子们采取了“寄存”办法,走一处,留一处,有时一存就是十天半月,就连孩子们自己也不知认过多少“爸爸”、“妈妈”、“爷爷”和“奶奶”。她和群众相处得非常好,所以把孩子们放到谁家也放心。
    郭云鹤当时的任务主要是组织发动妇女、宣传抗日。在敌我交叉区写标语、发传单,宣传救国道理;组织儿童和老年人站岗放哨、送情报;组织妇女做军鞋,支援前线,掩护伤员;还动员开明绅士捐粮、捐钱,支援抗日。三佳村村长常义安就是在她的影响下,为我方做了大量有益工作的。
    在抗日斗争的烽火中,她不仅有一身铮铮骨气,而且炼就了一双日行百里的飞毛腿。她的工作在介休东部山区,每天行程几十里山路,走村串户搞群众工作,积极进行反扫荡斗争。各村民兵武装、妇女组织和儿童团是反扫荡的主力军,而地雷战更是人民反扫荡的一大特色。他们在艰硬的石头中央凿一个石孔,再放上炸药和导火线,埋藏在敌寇出没的地方,一经踏上,就会被立即引爆杀伤,所以地雷战对敌寇的威胁很大。而打地雷孔的任务主要落在妇女、儿童身上。她在斗争中经常和衣睡觉,或和群众一起在煤窑洞里过夜,或在深山老林里露宿。有一次适逢过年,大年初夕,人们正好包了饺子,还没来得及下锅,敌人又来扫荡,家家户户只好把生饺子装进口袋,带进煤窑洞里,躲避敌人。结果饺子都被压扁,成了名符其实的“扁食”,最后只得把压扁的饺子烧成馅饼吃。
    当时,日本人贴出"谁要抓住郭云鹤大大有赏"的告示,由于有汉奸告密,她几次险遭抓捕。一次,日本人得到情报,说她在三佳村活动。于是敌人把她住的院子重重包围。那天她正好在邻居刘贵友家。刘贵友二话不说,忙把她藏到刚收割回来的稻草堆里。敌人在她家没找到她,于是在全村搜。来到刘贵友院里时,还用刺刀在她藏身的稻草堆里捅了几刀,幸好没被发现。过了几天后,日军又去三佳村抓她。因情况紧急,她没顾上孩子就跑了。邻居乔不老的妻子见后,急忙把她两个孩子抱回她家炕上,和她自家孩子一起玩。敌人没找到郭云鹤就问乔不老的妻子。乔不老妻子说她带孩子出远门了。敌人又扑了个空。
    解放后,郭云鹤同志先任介休县妇联主席,1952年当选为介休县副县长,是当时全省的第一位女副县长。1955年她又当选为县长。在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她继续保持战争年代的作风,有胆有识,艰苦创业,办了许多介休人民十分高兴的实事。
    介休城区的四条大街自古以来是用不规则的石条铺成,中间低,两头高,路面凹凸不平。稍不留神就会让人跌倒,甚至能把老太太或小孩子的脚夹在中间。因而尽快修路是人心所盼的大事。             
    1956年,走马上任的郭云鹤在县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征求干部意见,走访居民群众,在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了用“大生产”精神修马路的想法。经人代会讨论,做出了发动群众,就地取材修马路的决议。决定用砖、瓦、碎块、河沙、石灰、黄土、炉渣修马路,由时任县长的她亲自挂帅,并向全县人民提出了“奋战八十天,定让介休换新颜”的口号。经勘察设计,没几天,“人民道路人民修”的攻坚战就打响了。
全民总动员,机关干部、企事业职工、工商业人员、城市市民、学校师生、男女老少,自带工具,平车、马车齐上阵。分段设点下任务,拆城墙、搬炮楼、除障碍、挖水沟、敲石头、砸砖头、卖街石、买石灰,人人挥揪舞镐,个个斧举榔敲,街上车水马龙,往来穿梭,真有人民战争之势。当时,郭云鹤已不惑之年,可她当官不像官,一有空就亲自参加劳动,和普通群众一样搬石头、砸砖块,常常汗流满面,气喘吁吁。在她和一班人的带领下,仅仅奋战两个多月,共8里长、8米宽的东西南北四条笔直平坦的简易马路,在国家没开支一分的情况下,就展现在全县人民面前。竣工那天,全县人民欢呼雀跃,齐声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点灯不用油,耕地不用牛”,是解放初期人们梦寐以求的事。郭云鹤当县长后,经常在思考如何把介休人民的梦想变为现实。首先是通电问题。可是,要从榆次引来电谈何容易?除钱的问题外,最大的难题是技术人才问题。
    当时在介休近25万人口中,还找不到一个能全面负责此项工程的高级技术人员。向省、地请,请不来;向已通电的县借,借不来。正在这时,忽然有位同志向她提出:“咱县有个赵立功,原是太原市电业局的8级电工,因家务琐事被判刑,如把他提前放岀来,一定能搞好这项工程,可这得承担责任呀!”郭云鹤一听,马上坚定地说,"我看此人可以用。他虽犯法,毕竟还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我们把他放出来,发挥他的一技之长,让他戴罪立功,有什么不好?对我们县的建设,对他本人都有利。这个责任我承担!”赵立功在她多方奔走下出了监狱。为了报答她的恩情,赵立功满腔热情地带领人们投入到紧张的勘测、规划、设计、架线、安装的工作中。他年轻有为,精力充沛,技术高超,白天黑夜苦干实干,为保质保量地提前完成从榆次到义棠的11万千瓦通电任务,发挥了巨大作用。介休人民从此结束了煤油灯熬夜的时代。
    深入群众,密切联系群众是郭云鹤一贯的优良传统。正是有了这一点,在战争年代她才屡受群众的主动掩护,多次转危为安。在建设年代,她仍和群众有一种情同手足的感情,她就靠两条腿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250多个村庄都有她的足迹。她走到哪里,群众就围到哪里,待她也像亲人一样,国事、家事有什么话都敢和她说,有什么事都想和她商量。不管哪里发生什么纠纷,一经她说服就会得到解决,所以干部群众说她是人民的贴心人。
    1956年,介休遭受了一次空前未有的特大洪灾。夏末秋初季节,一场倾盆大雨接二连三下了七、八天还没有停止的迹象。河水带着泥沙,冲决了堤岸,淹没了大片低洼农田和村庄。她和县委书记白普连夜召开各部委、各科局负责人紧急会议,部署排洪抢险,安排组织群众护堤抗洪、堵塞决口,挡住洪水入村,疏通渠道,排洪入河,一定要把损失控制到最低程度。白普书记在现场排险,郭云鹤在政府坐阵指挥,并负责城区附近罗王庄等村的排洪抢险工作。她身负重任,七、八天昼夜不眠,困倦了靠在沙发上打个盹。由于心急烦燥,火气上攻,双眼充满了血丝,点几滴眼药水滋润一下,又不顾疲倦地拿起电话了解情况。一天晚上,已是深夜十二点多,她对政府办公室主任李在明说:“罗王庄进村的水有增无减,若伤一条命就是我的罪过,我放心不下,要到那里去看看,你们要注意电话,有紧急情况及时和我及白书记联系,千万不能大意。”说完,穿上雨衣,带着几位同志到抢险第一线去了。半月之后,雨过天晴,灾害过去了。但郭云鹤又投入到摸灾情、发放救济粮款、慰问特大受灾户和组织群众生产自救第一线去了。
    1958年,介休被评为山西省先进县。当年9月份,郭云鹤出席了中央农业先进代表大会,受到了毛主席、刘少奇和周总理等中央领导的接见。并代表晋中各县接受了中央的奖品,其中奖给介休的是一辆汽车。
    郭云鹤心里只有党的工作和人民群众的利益,唯独没有她自已和她的家人。她在生活上从不以领导自居而搞特殊。她在县政府期间,基本上都是吃住在机关,但从不吃小灶,而是和普通干部一样吃大灶饭。亲朋好友来看望她,也是在大灶门口排队买饭。她经常因写材料、开会熬到深夜,通讯员要让炊事员给做点夜宵,她坚决不让。她丈夫去世后,孩子们在机关住,每月都要在工资中扣除房费、水费、电费。孩子们大了一点后,多住一间房子,冬天生炉子也是她自己买炭。因为孩子们和她一块住,所以她不让通讯员打扫办公室。每日扫地、抹桌子、浇花、扫院子,都由她的三个孩子分工干。对于他们平时的饥饱、冷暖、学习好坏,她总忙得顾不上过问一下。所以,孩子们从七、八岁起日常生活就完全自理。
    现在,她的子女们回忆当时的情况说:"我们小时候的生活很艰苦,上了初中的弟弟妹妹们穿的衣服还是哥哥姐姐们穿过的,经常是宽袍大袖。衣服褪了色,就买点颜料染一染。因为内衣经常是破破烂烂,又不会讲卫生,所以我们姐弟三个晚上常常是围在灯光下捉虱子。袜子烂了不会缝补,所以脚后跟经常露着。姐姐放假回来,整个假期给弟弟妹妹们缝缝补补,清理卫生,这就是县长儿女们的生活。但是妈妈对身边同志,却从平时生活中的困难到找对象、结婚、生孩子,她都处处考虑周全。记得通讯员张耀中的妻子快要生小孩时,妈妈就问这问那,看准备好了没有。生下孩子后,妈妈生怕母子受了冻,把自己买下的焦炭,让耀中担回家去。通讯员吕辅周家庭人口多,生活困难,天很冷了还没穿上棉衣,妈妈就把父亲穿过的皮袄给他穿上。就连他们自己也说,郭县长对我们的关心胜过对她自己的子女。”
    当时在政府管总务的李衍琪同志和办公室干事张更生同志,家中上有70多岁的父母,下有四、五个孩子,全家七、八口人,生活十分困难。郭云鹤除平时用自己节省的钱、物给予帮助外,每逢佳节都要批公款给予救济。
    1961年郭云鹤调到孝义不久,和同志们闲聊中发现一位年轻干部,结婚几年了还没有孩子,于是她专门回介休将一名很有名的老中医请到孝义,自己招待食宿,让给这位干部看病,不久这个家庭就添了喜。
    郭云鹤从不以权谋私,她的五个子女,建国后参加工作的三个,都是国家公开招工考试被录取的,没有一个是她利用职权安排的,有两个儿女到退休还是以工代干。她的一个亲弟弟在农村,她当县长后,弟弟曾多次找她想让给安排个工作,但她一直没有开这个绿灯,只是从经济上、物质上给予帮助。她的这个弟弟到死也是农民。
    她的儿子蘧时雨在回忆那段生活时说,“那时的社会风清气正,干部勤政廉洁,群众遵纪守法,干群关系空前和谐。我妈就是典型例子。有一次过年时,民政局长宋新叔叔给过我五百元的压岁钱。那时使用的是第一版人民币,五百元相当于现在的五分钱。我妈妈知道后,竟在我头上狠扇了一巴掌,并训斥了我一顿,不准我接受同志们的钱物。从此之后,我只敢接受爷爷和家人们的压岁钱。外人的东西一分钱也不敢要。"
    郭云鹤经济上经常接济别人,但她自己的生活却很简朴,不论是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还是丰衣足食的九十年代,她都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本色,吃喝穿戴都不讲究,直到晚年八十多岁,也没有享受过吃鸡蛋、喝牛奶保养身体的生活方式。直到去世时穿的内衣也是打补丁的。
    1959年,郭云鹤调省科学院任人事行政处副处长。1962年省科学院撤销后,本应回县里安排个同级职务,但因晋中各县县长、书记职务没有缺额,便被分配到孝义县(当时属晋中地区)任副县长。她能上能下,毫不计较。她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一切听从党组织安排。职务高低都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是不能讲条件的。”
    郭云鹤的子女们在回忆母亲百年诞辰时说:"纵观妈妈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世界观树得牢,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信念坚定不移,在为谁掌权、如何用权的根本问题上站得高、看得远。她用严以律己、廉洁奉公的品德和全心全意无私奉献的精神,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公仆形象,贏得了人民的信赖和爱戴。所以每当人们谈论起妈妈时,总是以一种特殊的感情怀念着她。"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的时候,我们无限怀念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无私奉献的老一辈革命者!怀念这位介休县的第一位女县长郭云鹤同志!
她永远活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