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当代精英 >> 浏览文章
汾阳医院与“民间大使”
日期:2016年02月02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王富珍

    被中印两国政府领导人高度赞扬的“民间大使”郭庆兰(1915-2012),是山西汾阳人,1936年毕业于山西省汾阳医院高级职业护士学校第九班。1939年参加八路军,194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河北解放区白求恩医院工作期间,于1941年与印度援华医生柯棣华结婚,一生曾五次访问印度,多次被印度国家领导人和友人接见,为中印两国人民友谊做出特别贡献。为汾阳和汾阳医院增添了光彩。

    一、汾阳医院高级职业护士学校使郭庆兰成为“白衣天使”,并圆上“协和梦”。

    1889年,伴随着基督教从沿海向内地渗透,美国基督教差派文阿德来汾阳开展传教活动,为赢得当地群众的信任,配合开展了戒烟与医疗工作,很快群众对宗教宣传与西医诊疗的接受度提高,其中医疗工作从小诊所逐步发展为具有住院功能的医院。在此基础上,1916年,美国基督教华北公理会利用庚子赔款、地方政府出资赞助创办了汾州教会医院,即今日汾阳医院的前身。1923年,医院美籍护士长孔美玉创办了护校,以西方先进的护理教育制度和护理服务理念,同时用足够的助学金确保学员高质量完成学业,1937年汾阳医院高级职业护士学校在南京政府卫生部注册,成为当时全国仅有的三所高级护校之一,另外两所为北京协和护校和成都华西护校。

    郭庆兰是汾阳医院护校培养出的众多学子之一。当时的汾阳医院与协和医院属于同一系统,都属华北公理会创办与管理,由于汾阳护校教育建制先进规范,教学水平较高,业界高度认可,加之郭庆兰勤奋好学,学业突出,经多人举荐,1937年参与到协和医学院的行列,圆上了她的“协和梦”。

    二、铭义中学读初中和汾阳医院两年实习护士工作,对郭庆兰成为“白衣战士”产生了积极影响,圆上了她的“参军革命梦”。

    在护校学习的后两年,主要是在医院完成临床护理实习任务。1935年,红军东渡黄河与国民党军队打仗,许多受伤红军在汾阳医院住院,在为伤员护理中,进一步认识了“共产党”、“红军”,知道了什么是正义的,什么是非正义的,知道了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为穷人翻身得解放的军队。这些活生生的事实与在铭义中学(今汾阳中学)读书期间,“九.一八”事变,国难当头,冯玉祥将军的进步思想,特别是余心清校长(解放后担任过国务院典礼局长等职务)的军训课程、爱国思想教导,正义之感、爱国之情逐步萌发,孕育了强烈的奉献与抱负之情,成为日后投身革命的决定性影响。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前线医药严重短缺,作为自愿帮助中国抗战的凯瑟琳.霍尔新西兰友人,应聂荣臻请求,凯瑟琳以传教士身份,多次往返前线与北平之间,积极展开为解放区筹集战地药品、物资及物色进步青年和医疗专业人才的工作,在凯瑟琳的策划与联络下,郭庆兰毅然决然放弃协和医学院舒适的工作和优厚的待遇,于1939年仲夏,来到河北解放区,豪情满怀地踏上了从军的革命道路。

    三、汾阳医院护校领先、扎实、开放的专业学习,使郭庆兰与国际主义战士印度援华医疗队柯棣华医生成为同行并喜结连理,印度总理甘地夫人称她为“印度媳妇”。

    郭庆兰在她的回忆中说:汾阳医院对她的熏陶、教育是巨大的。这所教会办的医院和护校,护理门类齐全,理论和操作都很扎实,特别是医学基础英语的学习,使她受益终身。护理教育分内科、外科、儿科、妇产科,专业课由周以德、孔美玉等美籍老师亲自用英语给她系统讲授,这在当时是领先于全国的。1939年,郭庆兰来到解放区参加了八路军,组织安排她在河北牛眼沟参与白求恩卫生学校筹建工作,后担任护理教员。由于汾阳医院开放的西方文化,使她的性格更开朗,思想也比较解放,又是专业人才,郭庆兰又有较好的英语基础,深受白求恩等外籍医生的欢迎,极大地方便了与外籍医生的交流,同时也受到他们难得的业务指导和精神鼓舞。

    1939年11月白求恩同志因病逝世后,聂荣臻元帅推荐,朱德总司令批准同意,1940年6月21日,由柯棣华接任白求恩卫生学校附属国际和平医院院长,郭庆兰从此与柯棣华战斗在一起。

    柯棣华,1910年出生于印度一个中产家庭,在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下学习、成长,从小反对英国殖民统治,1931起开始学医,成为一名外科医生。1938年9月,为响应印度国大党尼赫鲁领袖援华抗日、坚决反对法西斯侵略行径的号召,放弃继续深造和安稳的工作环境,来到中国抗战前线,以精湛的技术为中国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奉献青春和生命。在陕北延安和河北唐县等地,和中国人民一起,在十分艰苦的环境下,曾经为周恩来医过臂伤,是共同的民族自尊心和爱国主义精神,共同追求平等与自由的愿望,共同的奉献与牺牲精神,相同的医学专业和较为方便的语言交流,使他们不仅成为革命同志,而且成为跨国情缘的根本基础。在解放区,柯棣华中文不够地道,郭庆兰手把手的教,柯棣华做手术,郭庆兰就当助手,并帮助消毒灭菌。郭庆兰编写的《战时实用护理学》、《内科护理》、《战时急救包扎发》,柯棣华给予认真指导、修改,他们大多是用英语聊天,他给她讲南丁格尔的故事,教她专业英语,讲他在印度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故事等,两位有思想、有追求、有正义、有抱负的热血青年的相互仰慕、关心、帮助、牵挂,受到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特批他们明确建立恋爱关系,并与1941年11月批准结婚,1942年八月喜得一子。

    四、跨国情缘使郭庆兰成为中印友谊的“民间大使”。

    在那个环境艰苦、战火纷飞的年代,柯棣华接上白求恩的接力棒,踏着众多国际主义战士的足迹,在抗战前线,除了开展外科手术,挖窑洞、建学校、扩医院、当老师、搞培训,甚至扛枪打游击,终因积劳成疾,于1942年12月不幸英年早逝,年仅32岁。

    这段跨国情缘从相遇到相识到相爱结婚生子只有三年时间,但是,柯棣华的离开使郭庆兰在悲痛、思念中,更加崇拜自己的爱人,她感到他的精神太伟大了,而敬仰与崇拜更加剧了她的思念与悲痛。 

    柯棣华去世后,1942年12月30日,毛泽东同志为柯棣华写的挽词中说“柯棣华大夫的国际主义精神,是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的。”《解放日报》发表了朱德总司令“纪念柯棣华大夫”的文章,周恩来、聂荣臻、宋庆龄等许多老一辈革命领导都题词表示悼念,延安、唐县群众召开隆重追悼大会,解放区各大媒体报道了柯棣华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

    柯棣华去世后,中央直接安排郭庆兰及其儿子印华的生活与安全,抚养、保护、教育烈士的后代成为上级交给她的重要任务,解放前后,先后在延安、张家口、北京、大连从事医疗教育与民间外事工作。然而,一个命运悲惨不幸的人,噩耗再次传来,1967年他与柯棣华唯一的儿子印华,一个立志要向爸爸一样成为国际主义战士的年轻生命因病离开人间,自此,悲痛欲绝的郭庆兰强烈地意识到,她一定要为中印友谊有所作为,她继承丈夫和儿子的遗志,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开展“民间大使”工作,先后被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接见。她说:凡是有利于革命事业和建设事业的事我都要去做。在组织安排下,它曾于1958年,1985年,1992年,1999年,2004年五次访问印度,宣传柯棣华精神,宣传两国人民相互尊重、相互支持、互相友爱的精神,宣传中国文化、风土人情和中国政府领导的外交政策,多次被印度国家领导人和来访代表接见,为增进中印友谊做出重要贡献。2003年,印度总理纳拉亚南访华时,两国政府领导人高度赞扬了“民间大使”郭庆兰精神。

    汾阳医院无疑是她革命事业和医学生涯的出发点和启航站。她从这里开始,成为一名光荣的白衣战士,成就了她波澜壮阔的一生。郭庆兰终身不忘汾阳医院对她的哺育与栽培。五十年代在大连儿童医院工作期间,与当时的汾阳医院院长王清贵常年书信往来。1974年石家庄柯棣华纪念馆奠基、全印柯棣华大夫纪念委员会成立时,在山西省外事办有关领导的陪同下,回汾阳医院旧地重游,与我院医务人员座谈联谊,并捐赠她在1936年4月23日护校毕业时的全班集体照。这些激动人心的场景,全院同志记忆犹新。我院的同志们也赴大连看望过郭庆兰。汾阳医院因郭庆兰而骄傲!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访问印度,照例亲切会见柯棣华亲属。赞扬柯棣华国际主义精神,我们感觉其中也在赞扬郭庆兰精神。当前,在我们全党、全国学习、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代要求下,使我们更加感觉柯棣华、郭庆兰的伟大。最近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吕梁调研时倡导学习一代廉吏于成龙。作为医务人员,清廉为民、以德行医,以心爱院,以情系民,于成龙、孙思邈、希波克拉底、南丁格尔、白求恩、柯棣华,以及郭庆兰为代表的我院老一辈医务人员的精神品质是终身榜样、必修之课。

    历史是最好的教材,英雄是最好的老师。在我院新建院史展览馆中特辟“柯棣华夫人郭庆兰与汾阳医院”专栏,以此弘扬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践行尊重历史、捍卫正义、传承优良医院文化、传递正能量的责任与使命,培育全院职工为事业奉献、为患者服务的敬业、人文、科学的职业精神。

                                            ——转自《民俗文化》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