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山西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汾阳郡望 >> 浏览文章
走近汾阳王府(一)
日期:2019年11月26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走近汾阳王府(一)

原创: 苗保先  无界散文


    中秋节前,汾阳的天明净透亮,秋阳温和地挂在蓝天上。几片白云悠悠地飘,用它纯纯的白衬托着天空盈盈的蓝。树叶浓浓密密绿到极致,一切都是秋日里刚刚好的样子。
    在这样的好日子里,我首次走进汾阳王府。

点击浏览下一页
    早饭后,我开车沿着文峰路东行,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写着“文湖文化园”的紫色长石前。继续直行,便是汾阳王府。
    要说文湖景区我是经常来的,或和朋友、或和家人、或和自己。只是每次来都是绕着文峰塔转,或在塔下拍拍照,或在湖边散散步,再或者走进府文庙,去感受它的恢弘和厚重。印象中,汾阳王府一直安静地坐落在那里。它是否对外开放,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放,我也不知道。即使是这次,我也是误打误撞走进来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本图片来自网络,谢谢原创作者】​

    我把车停靠在汾阳王府的西墙跟下,想和以往一样随便转转。下车后发现,汾阳王府那个很气派的西侧门是半开着的。门楼两边各挂一个红红的灯笼,灯笼上醒目地写着“汾阳王府”四个金色的字,让你还没走进去,便感受到了王府里温暖、祥和、高贵的气场。
    我站在半开着的门前有些犹豫。试着走进去,问看门房的大爷:可以进去吗?他和蔼地答:可以。我又问;不收门票吗?他仍和蔼地答:不收。于是我放下了犹豫。
除了守门的大爷,浓郁的树荫下,还有几个下棋和看棋的人。二胡悠扬的琴声从一间房子里飘出来,让我的心情格外地好。
    向前走,是一个长廊,一些丝瓜和葫芦很精神地挂在上面。过长廊,向左转,是一个小院。
    雅致的小院里不见人,四面是数间平房,布局类似于四合院。每间房的门边都用精巧的小木板写着房间的名称,曰“醉花间”、曰“江南春”、曰“燕归来”等等。我对这些房间并不留意,让我感兴趣的是院子里呈田字型分布的小池塘。四个小池塘,斜对角两个里面有假山,其中一个很是有趣。你看,在清浅的绿水中央有一座小小的假山,通往假山处,有一小桥,小桥很小,小到不留意就看不到。但小桥该有的构件它一样也不少。再看这假山:一侧,半山腰处有一棵迎客松,迎客松下有两个对弈的古人。另一侧,有几株山草,山草在微风中轻轻地摆动。山脚下,有一个着古装的鹤发老者在池塘边垂钓。
    我一边移动脚步一边体味着设计师的细致和用心。这样一些小小的点缀,便让假山灵动起来。
    再低头看池塘,几尾红鱼自由自在地游动在浅水里,不多也不少;几叶睡莲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还是不多也不少。

点击浏览下一页

    站在小院的西侧,放眼去看:高高的文峰塔就在前面,蓝天下俯视着周围的一切;文湖的西湖就在眼前,阳光下泛着明净的光;文湖的西边,一幢幢别墅静谧地伫立在那里。这一切,都让人安宁、安静、神清气爽。
    继续走,是一座楼,门牌上写着商学院。一块石头上写着两个红字,告诉我酒窖就在它的跟前。
    我无暇研究这座商学院设立在这里的功能和用途,也无心探究这酒窖里藏着多少汾阳王酒。向前走,我来到了郡王堂。

点击浏览下一页
【本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一尊巨型塑像端坐在郡王堂的正中央,毫无疑问,这就是汾阳王府的主人郭子仪。“和谐之至”和“仪范今古”两块匾额高高悬挂在塑像的后方,概括了郭子仪名垂千年的功德。塑像的左右,各立着一个牌子,一边是“汾阳与郭氏的渊源”,另一边是“汾阳王郭公简介”。用文字分别对汾阳和郭氏、汾阳王郭子仪做了介绍。环顾四周,左右两边的墙壁上是彩色壁画,一侧呈现了郭子仪汾州平叛、叛军归顺的场面,另一侧则呈现了唐汾阳王府的气派和辉煌。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四周是书法名家书写的与汾阳王与汾阳王府相关的字画墨宝。让我汗颜的是,大多数名家我不认识,只有武毓璋先生和文景明先生也还熟悉。他们是我文字的老师和文学的前辈。今天,站在这庄严肃穆的郡王堂里,再一次仰视着他们的墨宝,除了感叹宝刀未老之外,进一步增添了对他们的敬仰。而左面墙壁壁画下那副黑底白字的长卷,便是那副著名的传世狂草《后出师表》,上写“唐郭汾阳书”,印证着当年的郭子仪不仅是一代叱咤风云、战功盖世的政治家、军事家,还是一位杰出的书法家。而右墙壁壁画下面那副长长的“汾阳王赋”是出自郭晓峰的手笔。郭晓峰我是认识的,虽然不是太熟,但我知道他年纪轻轻,便已经在书法界有了不俗的成绩。今天在这里看着他这副长长的赋,与郭子仪的那副狂草遥相对应,不由就感叹后生可畏。

 点击浏览下一页

    请原谅我的无知和浅陋吧,对于书法、对于书法名家,我了解的少之甚少,我没有能力把郡王堂里呈现的书法名家的作品和名字一一介绍在这里。得空,您自己来欣赏吧,免得让我无知的啰嗦浪费了您宝贵的时间。
    出郡王堂,看到一个很有趣的场景:汾阳王郭子仪和李白在对酒聊天。这是李白来汾阳王府拜访郭郡堂吗?这对千秋知己在聊些什么呢?是回忆那次郭子仪被人陷害坐进囚车里,李白劫了囚车向老唐皇求情,救了郭子仪吗?还是聊李白被太子流放前,郭子仪以自己的官爵替李白赎罪,让新唐皇赦免了李白的死罪呢?或者是聊那次“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吧?或者,这些都不聊,只是感叹“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总之,他们有聊不完的话题,国事家事,政治诗词。何况有汾阳王府的美酒作陪,李白斗酒诗百篇,这次,他又会留下哪些千古绝句呢?

点击浏览下一页

    见旁边有一个空位,我便悄悄坐下来。仿佛听见他们在说“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又仿佛听见他们在说    “当年意气不肯倾,白发如丝叹何益”。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静静倾听着他们的谈话。看着石桌上的那个酒壶,不由自主地又看看他们手里的酒杯,恍惚间,仿佛要等他们把喝空的酒杯放下,我再给他们续满。
    不知过了多久,我悄悄起身离开。我知道,以我之浅陋,是听不明白他们的对话的。还是不要再打搅他们吧。让他们好好地聊,“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就让清风来倾听他们的长吟吧,直到曲尽星稀。
    继续前行,见一个秋千在轻轻地晃,一个20多岁的俏丽女子坐在上面。在这仲秋时分,阳光下荡着秋千应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吧?微风轻拂着姣好的面庞,身体随秋千悠悠地荡,或睁开眼看云看天;或闭上眼,想一些心事;或什么也不想。都应该是一种享受。
    我是不敢坐到那秋千上去的,岁月无情,我已经走过了可以恣意挥洒青春的年龄。
    郡王堂的西侧,依次是酿酒坊、酒器展厅、郭氏文化研究会、汾州书画艺术馆。
    酿酒坊的门锁着,门牌上介绍说,这里是汾阳王酒传统酿造技艺传习示范基地。
    酒器的展厅开着,“酒载乾坤 有容乃大”八个大字,告诉你这里不仅仅展示酒器,还展示酒文化。里面展示着从远古到现在各个时期的酒器,也展示着源远流长的酒文化。

 点击浏览下一页
    准确一些说,郭氏文化研究会和汾州书画艺术馆是一个四合院不同方位的两个组成部分。正面是汾阳王府侯客厅。侯客厅外,有一个小圆桌和四把藤椅,旁边还有池塘和假山。不知为什么,我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小院。还萌生了约几个朋友来这里喝茶聊天、或者带一本诗集来这里听风读诗的向望。正想在藤椅上坐下来,一看手表,已经快12点了。

 点击浏览下一页
    哦。不知不觉,兜兜转转,时间已近中午了!
    我依依不舍地离开这座小院,走回西侧门。和守门人告辞后便准备离开。
    忽然就羡慕起守门的大爷,天天生活在这样一座王府里,白天享受蓝天白云,夜晚享受明月清风。闲暇时下下棋、喝喝茶,独享王府里的这份尊贵,独享天地间的这份宁静。想来,他前世一定是做了许多的好事,才修来了今生这样的福分。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