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汾阳郡望 >> 浏览文章
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高祖庙装帧壁画诞生始末
日期:2014年08月23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郭炳淦
作于2014年8月5日、6日、7日、8日、20日

一.历史的真实
——普会村西南古建高祖庙旷世瑰宝


 
   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是我的故乡。普会村村西南方位,原有一座旷世瑰宝——高祖庙。今人汾阳市郭世科先生主编的《郭氏源流考》之《助唐立国》篇中,有这样一段关于汾阳郭氏、郭子仪先辈助唐立国的描述:“初八,义兵重抵西河郡,授刘赡为西河郡守,慰劳吏民,赈济穷人。郡民年七十以上者, 皆授散官;其余豪俊,随才授任,一日授官千余人,义师名望大振。义师在西河郡普会村一带驻扎,招兵买马,演武选才,因此,这一带便有了‘招贤村’、‘演武镇’,村名沿袭至今。普会系‘普惠’的演变。为感激李渊施惠之恩,普会村曾建有一座高祖庙,这在全国也是唯一的。”
   幼时,我曾经亲历高祖庙辉宏盛状。惜于大跃进时期,高祖庙被人为地夷为平地!近60年来,我一直魂牵梦绕,期盼着高祖庙得以重现。而今——


 
二.《普会村高祖庙》装帧壁画
面世于汾州府文庙

 

    2014年7月25日,山西省孝义市三晋文化研究会组织研究会的常务理事、理事等一行50余人参观游览孝义市临水金龙山、孝义市湿地公园、汾酒博物馆、汾阳贾家庄生态园、汾阳贾家庄马烽纪念馆、汾州府文庙。下面是参观学习人员名单:
   总指挥:王志东
   l号车:负责人:刘秋生
   梁镇川 李荣盘 郝继文 冯朝元 任树功
   王春吉 张毓桂 郭希义 武永虎 侯兆勋
   崔井凉 薛振华 田清义 郭炳淦 王志东
   2号车:负责人:任朝晖
   王正树 张万玥 李达亚 霍锁昌 张兴武
   刘荣生 任化清 武玉莲 王正杰 付一兵
   张旭明 赵处亮 赵宝仙 王  槐 朱彩霞
   3号车:负责人:郭新荣
   马明高 赵  钟 王欣梅 侯  燕 刘德荣
   郭建荣 乔庆勇 郭庆龙 董注亮 任光福
   付建文 王海峰 靳云健 刘晓蓉 白晓娟
   刘守智(照相师)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参观汾州府文庙的时候,在规模宏大的明伦堂正面的墙上,高悬着一幅装帧颇为考究的《普会村高祖庙》壁画。
   下面是明伦堂外景: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下面是《普会村高祖庙》壁画全图: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下面是《普会村高祖庙》壁画左上方之诗塘中的题字(局部图):  

点击浏览下一页


    诗塘中的题字全文如下:
    高祖庙供奉的是唐朝开国皇帝高祖李渊。据传,高祖庙建于唐贞观年间,位于城东南三十里的普会邨(村)之南不足一里。庙区占地十几亩,四邻旷野。坐北朝南。李世民建该庙抒发了自己在危险时刻力挽狂澜的壮志豪情。
    壬辰夏
    陈志国、程攀、王刚峰写,文伟书
 
    为了彰显陈志国、程攀、王刚峰、文伟在绘画此幅壁画的传世功德,我于2014年8月7日星期四,农历七月十二上午,上网查询查询他们的简介如下:
    陈志国,男,汉族,1978年3月出生,山西汾阳人,大学本科,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2010年6月获得中国十大虎画家提名奖2011年9月,钢笔画《农家小院》入选全国第五届钢笔画展。2013年7月作品《桃源圣地》在山西中部美术展中获得优秀奖。
    程攀:汾阳市第五高级中学美术教师
    王刚峰:汾阳市美术家
    梁文伟:汾阳市书法协会
    为了确认他们的简介,我又于2014年8月7日星期四,农历七月十二上午11:00:33给汾阳市郭世科先生打电话,进一步咨询陈志国、程攀、王刚峰、文伟的简介。接着,我于2014年8月7日11:24:28给郭世科先生写了如下咨询资料,并发到他的电子邮箱之中。
    郭世科先生的电子邮箱:fygsk@126.com
    我写给郭世科先生的咨询电子信件如下:

宗兄赐鉴:
    我想请教一下有关陈志国、程攀、王刚峰、文伟的简介。
    汾州府文庙的明伦堂正面的墙上,高悬着一幅《普会村高祖庙》的装帧壁画。这是宗兄的一大突出贡献。通过这幅壁画,盛唐文化、郭氏文化之一端,终于可以传承于万世而不至永久泯灭了!
    壁画左上方的诗塘中有这样的一篇幅题字:
    高祖庙供奉的是唐朝开国皇帝高祖李渊。据传,高祖庙建于唐贞观年间,位于城东南三十里的普会邨(村)之南不足一里。庙区占地十几亩,四邻旷野。坐北朝南。李世民建该庙抒发了自己在危险时刻力挽狂澜的壮志豪情。壬辰夏,陈志国、程攀、王刚峰写,文伟书。
    为了彰显他们的功德,我想写一篇文章。所以,请您在百忙之中,设法提供他们的资料。
    深深的谢忱!顺颂秋安!
              郭炳淦敬叩2014年8月7日11:22:06于孝义
    2014年8月18日,我致信汾阳市重点办(fyszdb@163.com)请提供陈志国、程攀、王刚峰、文伟的简介。
    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郭世科先生专门致电子邮件于我,回复了我的有关咨询。他的电子邮件全文如下:
    “由孔祥生先生出资,汾阳市美术家协会组织,先后多次下乡实地考查,走访聆听老农叙说,并到旧址实地查看。经过精心组织,专项绘制草图、定稿,历时五个月时间完成了高3米宽2米的《普会村高祖庙》的草图绘制工作。 绘制人员由孔祥生先生主管,王子全先生负责全方面制作过程。绘制:陈志图(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程 攀(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王刚峰。书写:梁文伟(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
      历史将永远铭记孔祥生、王子全、陈志国、程攀、王刚峰、梁文伟、郭世科的不朽功勋!


三.高祖庙重获新生
——《普会村高祖庙》装帧壁画诞生始末

 

    1.我于2011年6月8日在我的博客网站发布了一篇题为《关于重建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高祖庙的思索》的文章,内容包括
    (1)关于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及高祖庙的史实
    (2)我对修葺和重建普会村的高祖庙的动议
    (3)我用亲身经历撰写的普会村高祖庙(作于1992年4月29日)
    (4)我对修葺和重建普会村的高祖庙的思考。
    下面是我撰写的《关于重建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高祖庙的思索》全文:


 关于重建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高祖庙的思索
 郭炳淦
 二〇一一年六月八日


  
 一、关于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及高祖庙的史实


  
    郭世科先生主编的《郭氏源流考》之《助唐立国》篇中,有这样一段关于汾阳郭氏、郭子仪先辈助唐立国的描述:“初八,义兵重抵西河郡,授刘赡为西河郡守,慰劳吏民,赈济穷人。郡民年七十以上者, 皆授散官;其余豪俊,随才授任,一日授官千余人,义师名望大振。义师在西河郡普会村一带驻扎,招兵买马,演武选才,因此,这一带便有了‘招贤村’、‘演武镇’,村名沿袭至今。普会系‘普惠’的演变。为感激李渊施惠之恩,普会村曾建有一座高祖庙,这在全国也是唯一的。紧靠普会村的虞城村,是李渊的妻妾住地,此处至今残存有李渊妻妾住过的一处宅院,人称‘三宫六院’”。  


 二、我对修葺和重建普会村的高祖庙的动议


  
    2010年8月14日(庚寅年七月初五),我曾经写过如下一段文字,对修葺和重建普会村的高祖庙提出了浅显的看法:
    郭世科先生文中所指的普会村,就是现在的山西省汾阳市阳城乡普会村,那里是我的故乡,与“汾州虞虢二城”毗邻,西距虞城村仅一华里许。小时候,我曾经游览过普会村西南方大约一华里处的高祖庙。那真是极富传奇色彩和古代文化的地方。只可惜高祖庙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被夷为平地了!研究“瓜衍”,不可不研究普会村;研究普会村,不可不研究高祖庙。因为,虞、虢二城与普会村紧密相邻,普会村与瓜衍文化密不可分,高祖庙是建在古“瓜衍”大地的。高祖庙虽已不复存在,但研究它的来龙去脉,发掘它的历史渊源,恢弘盛唐时期的文明,再造郭氏文化的辉煌,应该是和谐社会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如今,同本同源的汾阳、孝义,都在致力于城市化建设的宏伟事业。期望着伴随而来的是,修葺和重建普会村的禅定寺,修葺和重建普会村的高祖庙!这对于瓜衍文化的传承,孝义文化的挖掘,促进汾孝同城化,共铸新辉煌,弘扬灿烂华夏文明,无疑是无量功德之举!

  
 三、我用亲身经历撰写的普会村高祖庙


    1992年4月29日,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了一篇有关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高祖庙的文章。题目是《高祖神》。这里的高祖神就是高祖庙。因为我幼年时期,村上的人就把高祖庙称为高祖神,是故,我的文章就以《高祖神》命名。我的文章全文如下:
    故乡普会村西南里许,有一座城堡式的庙宇,村上的人都叫它“高祖神”。
    因在当地方言中,“祖”与“走”同音,“高祖神”曾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传说,“高祖神”并不在村西南而在村西口的河神庙后侧。一天,高祖正在凝思静座,高空中突然传来一阵话语:“村西南里许,是块风水宝地,何不搬到那里居住!”高祖一想:可不是吗?连日来,西南方向祥云缭绕,一派吉祥景象。是该搬搬家了。
    可是,要搬迁,谈何容易!不要说土木工程,就是庙内一应陈设,少说也得十天半月才能搬去。
    是夜,村上的人们早已进入梦乡,只听得一阵大风,飞沙走石,直吓得人们往被窝里钻。俄顷,风定声息,西南方直泛出一派红光,照得村上如同白昼。一位胆大的老年人悄悄从家里走到院中,虔诚地朝着西南方默默祷告:“但愿村上万事太平!”
    次日凌晨,村上的人们早早起身,聚到街头,纷纷议论:“夜来一阵大风,不知是吉是凶?”半夜起床祷告的那位老人说:“风声过后,村西南一派红光,直照得咱村亮亮堂堂。看来,咱们的好日子来啦!现在时候尚早,地里也没什么活干。咱们何不去那儿看看。”
    说着,人们朝西南方潮水般涌去,刚到村西口,人们都惊呆了:“怎么高祖神一夜就不见了?”有个心细的人走到高祖神旧址,发现一块大石头上清楚地刻着四行大字:
  
    此去西南一里遥,
    风水宝地光普照。
    昨夜高祖高空走,
    迁居佑民乐陶陶。
  
    有个聪明的人说:“是了,高祖神一夜之间从高空中迁居了。怪不得刮那么大的风呀!”
    人们朝西南方向涌去,上西桥,入河槽,弯弯曲曲九道湾。不一刻,一座崭新雄伟的城堡呈现在人们面前。城堡正南城门上端,镶嵌着一方青石,青石上“高祖神”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赫然呼之欲出。
    人们纷纷进得城门,沿甬道毕恭毕敬地前行。一路上,一个个顶礼膜拜,只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小时候,大约八九岁光景,我还是小学一二年级学生。一天,一位叫做吴思斌的老师,好像还有一位女教师,对我特别亲的,叫做石久莲,领着我们一帮小同学,游览了一次高祖神。依稀中,高祖神是一幢神秘莫测的美丽建筑。虽然大部分建筑年久失修,但仍不失其绰约风姿。高大的城墙,用古式青砖建成,向阳处,城墙在阳光照射下,青砖熠熠发光,细而长、平而直的一道道灰缝,勾勒出古堡的威严。背阴处,班驳陆离的苔藓,翠绿的,墨绿的,这儿一团,那儿一块,牢牢粘结在墙面上,更增添了古堡的神秘色彩。从城堡东侧便门鱼贯而入,尔后,沿便门北侧的砖砌台阶拾级而上,穿越一道拱形小门,便登上城墙顶端。宽宽的通道,足可容好几个人并肩而行。顺着通道绕行观光,尽情饱览城墙内外风光,真使你乐而忘返。只见城墙内,一派古典式的宏伟建筑,正殿、大殿、侧殿、偏殿,座南朝北的大戏楼……真有“疑是天上宫阙落九霄”之感呢。还有郁郁葱葱的参天柏树,倾吐着醉人的芬芳。绿油油的庄稼,经过雨露的洗礼,更显得丰姿绰约,朝气蓬勃。城墙外面,一碧万顷,风光无限旖旎……幼小的心灵里,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神秘,那样的美妙,那样的令人陶醉!如果那时候有台照相机或摄像机,将这奇妙的景观拍摄下来,那该有多好!可惜,这早已成为永不再来的烟灰泯灭的过去!下得城墙,步入殿中,一尊尊神像,那样的高大,那样的威严,那样的光华四射,那样的庄严肃穆,又是那样的慈祥,那样的和蔼可亲。
    庙里住着一位和尚,一位尼姑,他们早已还俗而“佛道合一”,穿着打扮与普通人早已没有两样,更有甚者,和尚还在当时的村上鹤立鸡群,穿着圣洁的中山服呢!我们去游览时,他们同在一室,同居一处,亲亲密密,乐在其中矣!噫嘻!我当时暗暗思量:“瘦和尚,胖尼姑,多么好的一对!”是啊,那时大约是1953年,这样的“佛道合一”,这样的“鹤立鸡群”,这样的亲密无间,实在是随着新中国的解放而解放,随着大都市新生活的成长而在穷乡僻壤的农村率先成长!后来,听说,他们当真以夫妻名分而生活在一起,可惜一直没有子嗣,至于是否换过帖——就是办理结婚手续——那就谁也无法得知了。
    瘦和尚通医术,擅脉道,精妇科,最喜给年轻的媳妇看病,迷缝着眼睛,摸着人家的手腕,细细诊脉,慢慢把玩,久久不放,想来,一定是热乎乎,滑腻腻,甜酥酥,他的心中自然乐滋滋,甜津津的。他也经常回到村上,骑着一辆当时村上的人们谁也未曾见过的“铁僧帽”牌自行车,头戴一顶蓝色带舌的洋帽帽,身穿缀着一排纽扣的中山服(当时,村里人都是青一色的土布衣服,布制的扣门、扣疙瘩,谁也没见过这中山服呢!),走家串户,为人们诊脉开药方。尽管瘦和尚摸着小媳妇的手腕诊脉久久不放,但当时的村民,见到瘦和尚,如同见到神一般,总是毕恭毕敬的,因为当时的农村,缺医少药,欲求医治病,舍瘦和尚其谁也!
    一九五七年前后,我再度来到高祖庙。可这次不是来游览,来谒神,来寻觅瘦和尚和胖尼姑的“芳踪”,来追忆刚刚流逝的过去,而是随同村里的人——大的,小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姑娘,媳妇——去完成一项前所未有的“历史的使命”:刮砖。就是刮去残留在青砖上的干灰膏。只见城墙上的古式青砖已被成批、成批地剥落下来。断垣残壁,裸露着泥胎的城墙流着泪,喘着气,哽咽着,挣扎着,呼叫着,呐喊着。城墙周围,围满了疯狂的刮砖的人们,刮了砖,就是工分,就能指望年底的分红!拿菜刀的,拿砍刀的,拿瓦刀的,拿锄头的,拿斧子的,拿铁锹的,拿镢头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白发苍苍的老头,满来年皱纹的老太太,梳着长辫子的姑娘,身着花花衣服的媳妇,挥舞着挣工分的工具,一个劲地刨啊,砍啊,刮啊,铲啊,一任城墙流泪,喘气,哽咽,挣扎,呼叫,呐喊,有谁顾及这些,有谁顾得了这些!万般皆是假,惟有工分真,卖命来刮砖,争取多分红!人人争着从即将倾颓的城墙上剥砖,个个抢着把剥落下来的大青砖上面残留的石灰膏刮去砍去。然后五五码垛,整整齐齐地把刮好的大青砖码好。然后是马车、牛车、人拉的小平车,当时村上刚刚兴起的胶皮车(即排子车)——就是胶皮轮子的马拉车,往来穿梭,把一垛垛刮好、码好的大青砖拉走。究竟拉往何处,我当时也说不清楚。反正人们为了工分,为了一个工几毛钱甚至几分钱的分红,那就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就这样剥呀,刮呀,砍呀,拉呀,剥个不停,刮个不停,砍个不停,拉个不停,直至把城墙里外两侧的数也数不清的大青砖剥完、刮完,砍净,拉走,一块不剩,片甲不留!后来,听说这些砖拉去建了猪场,也有的说是建了公共食堂。管他呢!一个工几毛钱甚至几分钱的分红,才是真的!
    大青砖剥完了。接着是搬神像。一尊尊,一尊尊,一根粗粗的麻绳往神像脖子上一套,人们兵分两路,各执麻绳的一端,“哼哈”声中,神像一尊尊来了个倒栽葱。接着便是就地挖坑掩埋。唉!秦始皇是“焚书坑儒”,可并没有听说他老人家坑过“神”和“佛”!我不知道威力无边的“哼哈”二将,久享人间香火,威武雄壮地负有护庙重任,当他们也在“哼哈”声中相继倒下去的时候,心中竟作何感想!
    神像搬完了。接着是拆正殿、拆大殿、拆侧殿、拆偏殿,拆大戏楼,拆城堡正南“高祖神”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赫然呼之欲出的城门!红的青的大砖,黄的绿的琉璃瓦,圆圆粗粗红红光光滑滑亮亮的大明柱子,描金彩绘的梁子,粗壮结实的椽子,屋脊上的脊兽,不几日,一概地不翼而飞、不胫而走了,永远“飞”走了,一去不复返了!
    一夜之间高空“走”来的高祖神,几番夷为平地的高祖神呀!
    过了许多年,我又去高祖神。这里已是一片废墟。再也见不到、永远也难见到那神秘高大、充满诗情画意的城墙、正殿、大殿、侧殿、偏殿,座南朝北的大戏楼……还有那参天的大柏树,以及绿油油的庄稼了。瘦和尚和胖尼姑也早就离开人世了。
    此后多年,我一直再没去高祖神,但幼年时代心目中的高祖神依然那么高大,那么雄宏,那么令人肃然起敬!
    故乡普会村西南里许处曾经矗立着的高祖神,将永远留在我的美好而又晦涩的记忆中!
    愿故乡再现一派吉祥如意的红光,永远,永远!愿“此去西南一里遥,风水宝地光普照,昨夜高祖高空走,迁居佑民乐陶陶”永远成为普会村的光辉一页!

  
 四、我对修葺和重建普会村的高祖庙的思考

  
    如今,山西省正在进一步加快旅游大省建设的步伐,作为郭氏文化的发祥地,汾阳市已命名为山西省历史文化名城,旅游事业自当进一步纳入全省旅游文化事业大发展的范畴。发展汾阳市的旅游事业,不可不将普会村列入其中,这样,就可以把盛唐文化、三晋文化、郭氏文化、汾阳文化、汾州文化、酒都文化连为一体,内可以强汾阳文化、三晋文化,外可以福海内外汾阳、三晋郭氏赤子,四海之内,俱为一体,炎黄子孙,华夏儿女,同心携手,共襄盛举,协力同心,共谋福祉。如是者,盛唐文化得以延续而永不衰败,三晋建设得以如虎添翼而展翅高飞!
    我的思考之一:由汾阳市文物局牵头,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协助,对普会村的历史沿革及其变迁,做一次详尽的调查研究和全面考证。
    我的思考之二:在此基础上,会同有关部门,提供可研报告。
    我的思考之三:可研报告报批后,进行详规,提出初设和效果图。
    我的思考之四:设计程序和申请列项告竣后,进行招商引资,按照法定程序,招标投标,确定承建部门和施工单位。如果大贤士孔祥生先生有意承建,理应优先。
    我的思考之五:全部工程竣工后,将其纳入三晋和汾阳旅游的热线,以收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双重之效,以彰盛唐文化、三晋文化双重之风!
 

四.高祖庙在和谐盛世喷薄欲出
——《普会村高祖庙》装帧壁画
在紧锣密鼓中萌生和面世
 

    1.2011年11月27日,星期日,农历十一月初三,阴。今天,我接到汾阳郭世科先生的电话,从他的电话中得知,他看了我发表的以上文章,认为非常有必要把这一久远文化传诸于世。他希望我尽快绘制一幅普会村高祖庙的平面图。
    2.2011年11月29日下午,我在中国人寿孝义支公司整理了关于故乡普会村高祖庙的资料,发给汾阳郭世科先生。发电子邮件的记录如下:

   郭炳淦2011年11月29日星期二致汾阳郭世科的电子邮件
 
    普会村平面图、普会村简介,为我的胞兄郭炳琛作品。高祖庙说明简图为我所整理。本人才低学浅,不擅绘图,只能提供个大概。请多指正为盼!愿巍巍古建在孔氏英贤鼎力操持下,在新时代里雄伟矗立,熠熠生辉!郭炳淦顿首再拜2011年11月29日17:02:24

    发了电子邮件后,我给郭世科先生打电话告知。时在2011年11月29日17:11:39
    3.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农历十一月初十,阴,有雾。上午,我在孝义新城家绘制了汾阳普会村高祖庙的示意图,准备发给汾阳郭世科先生。
 
    郭炳淦画的示意图如下:
 
 

点击浏览下一页


  
    4.  2011年12月10日星期六,农历十一月十六,晴。我就汾阳普会村高祖庙的恢复重建的磋商问题,给汾阳郭世科先生、吕梁地区纪检委的任秉滇先生打电话。并与郭世科先生约定,2011年12月11日去汾阳与他面谈。
    5.2011年12月11日星期日,农历十一月十七,晴。今天上午,我从汾西矿业集团工程公司步行到孝义市三贤路口,乘坐5路公交车到了汾阳路口,然后,换乘6路公交车到达汾阳,登门拜访了郭世科先生,跟他一起拜见了汾阳市的孔祥生先生,具体洽谈了普会村高祖庙的示意图绘画事宜。吃过午饭后,我和郭世科先生、王刚峰先生等,一起乘坐孔祥生先生的小车回到我的故乡——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找见看管普会村禅定寺的二狗来(姓武),一起参观了普会村的禅定寺。又一起到普会村南头街的李保成家,请他回忆了高祖庙的建筑情况。在李保成家的时候,接到我的胞兄郭炳琛的电话,问询我们回村了解高祖庙详情的情况。
    6.此后,壁画的作者们依据我和我的胞兄以及我村的李保成提供的资料和追溯性介绍,精心绘制,终于使这一精品诞生。

五.功不可没
——为《普会村高祖庙》装帧壁画
圆满告竣做出突出贡献者功高盖世


    1.我要特别感谢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郭世科先生。是他,首次提出绘画《普会村高祖庙》的动议。
     郭世科,山西汾阳人,1937年生,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社会科学副研究员。1954年参加工作,长期担任基层领导,1998年退休。现任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2013年換届改任荣誉会长),中华郭氏网顾问。还任汾阳市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山西省汾州府文庙文化顾问、汾阳市老年学学会文史研究员、汾阳市老年大学国学特约研究员、汾阳市三晋文化研究会特聘顾问与特约研究员等职。
    自1959年开始在《汾阳小报》,汾阳广播站发表新闻作品以来,50年来先后在县、地、省、中央报刊及电台发表各类文稿800余篇。2001年将40年来在中央及地方报刋、电台公开发表的部分文稿300篇,整理出版《郭世科文集》。随即利用退休后的有利条件,全身心地投入郭氏文化研究。在省领导郭裕怀、郭良孝、郭士星等诸多宗亲及有识之士的支持下,2006年申办成立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本着“上对祖宗,下对子孙”的心态;本着“在考证上抓紧再抓紧,在研究上严谨再严谨”,“以史作证,以证佐事,以事明理,以理服人”的原则;本着“和谐的理念,和谐的文风,和谐的目的” 之宗旨。通过“打基础,搭平台,唱大戏”三步棋,与海内外郭氏宗亲及专家学者、企业家一起,依靠各级政府,调动各方力量,努力将郭氏文化做大做强,促进文化繁荣与经济腾飞;为“家族的凝聚,民族的团结,国家的统一,社会的和谐”做出贡献。
    其间,经不断呼吁,有前任市委书记王志强支持,汾阳王酒业有限责任公司出资,与研究会全体同仁一起,积极协助,终将一座宏伟的仿唐式汾阳王府再现于世。汾阳王府的建成,将为提高汾阳王酒在海内外的知名度起到极大作用,为海内外郭氏塔建祭祖圣地,为汾阳这个历史文化名城增加内涵。
    2004年续修出版《汾阳郭氏郭村支谱》,2005年编辑出版《郭氏源流考》,2007年编辑出版《郭氏文化》,2008年与郭兆笏编修出版《汾阳王后裔花寨家谱》,同年还提供资料、负责编审,协助石楼宗亲郭忠义编修出版《石楼县贺家沟前村郭氏家谱》,2009年与郭志強编辑出版《郭氏文化(续)》,2010年编辑出版《和谐之圣汾阳王》与《汾阳王文化研讨专集》,2011年与郭志强编辑出版《汾阳与汾阳王》、与冯志彤编辑出版《汾阳郭家庄郭氏考》、与郭志強、尔学礼编辑出版《郭氏与汾阳》画册等。2013年还整理出版日记集《火红的年代》。
    2004年撰写的《天下郭氏同根共祖》,家谱研究专家李吉先生读后当即撰文推介:“我拜读后很受教益,史料较为准确翔实,尤其是对郭氏源于太原及汾阳、阳曲的考辨更为具体、更为丰富,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对于郭氏寻根问祖大有益处,也便于澄清一些当前的不同争论,可作为郭氏研究的专文推介。”《文史月刊》同年12期全文发表,台湾出版的《山西文献》66期,又以《汾阳为郭氏之根源》为题全文转载。此文荣获中国当代优秀学术成果奖,收入《中国学术大百科全书》。2008年撰写的《古老汾州为郭氏文化发祥地》,在《发展导报》发表,《人民网》转发。“天下郭氏同根共祖”,被海内外郭氏广为认同,世界郭氏宗亲总会郭石吉理事长等广为引用。所撰“虢叔遗风传万代、令公美德铸千秋”楹联,由郭士星会长书写,分别刻在汾阳孝臣村牌楼上和挂在台北市郭子仪纪念堂圣像旁。在全国各地郭氏宗亲及专家学者参加的汾阳王文化研讨会上,论证了“和谐之圣汾阳王”,并写出专著,形成共识,广为传播。
    其业绩收入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辞典》。2006年12月由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中国改革报社、中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中心研究院联合授予“当代文学之星”荣誉称号。2013年山西省社会科学联合会授予优秀学会工作者。
    2.我要特别感谢汾阳市孔子研究会会长孔祥生。是他,对绘画《普会村高祖庙》表示了高度的重视和极大的兴趣,身体力行,亲临普会村调查访问,掌握第一手资料,为《普会村高祖庙》这一鼎世力作的刻期告竣奠定了坚实基础。《普会村高祖庙》绘画完成后,又将它高悬在汾州府文庙之规模宏大的明伦堂正面墙上的显赫位置,供世人观摩景仰和深度研究。也为高祖庙重建打下了重重的伏笔。
    以下是《吕梁党建网》有关孔祥生先生的事迹介绍:

汾阳市孔子研究会会长孔祥生
发布时间:2011-09-08 17:33:14
 发布:市委组织部
 来源:市委组织部

点击浏览下一页 

    孔祥生,男,1950年8月出生,山西省汾阳市杨家庄镇紫家墕村人。1981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为山西省汾阳市农民企业家、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山西当代儒学研究会副会长、汾阳市孔子研究会会长。
     如今,年届花甲他依旧激荡着青春的激情与活力,举亿元重资重建汾州文化历史的重要载体、中国仅次于山东曲阜文庙的第二大文庙——汾州府文庙,创建孔子研究会,创办《国学园地》,着力传承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华传统文化;以振兴汾阳为己任,脚踏实地,谋实事干实事,自1986、1989两次被授予山西省劳动模范称号后,再度成为汾阳的焦点人物,成为受到汾阳市委、市政府表彰的“十佳党员企业家”“文化兴市的带头人”,被中国孔庙保护协会授予“先进工作者”称号。
     常怀大爱之心  立志亲民为民 
     从小一心求学的孔祥生,1963年如愿考取三泉中学。皆大欢喜之时,他却看着年迈老父艰难劳作的背影落泪了。不顾老师多次登门劝学,他毅然决然回家早早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70年代开展的批林批孔运动中,好学的他接触到了儒家思想并颇有研究,同时也在父辈和乡亲们身上感受到儒学潜移默化而流传的朴实品质。80年代,先后当选为村委会主任、村党支部书记的他为了带领乡亲们改变山村贫穷、落后、闭塞的状况,开展了植树造林,绿化山坡,实现了人均100株经济树和100株木材树,福泽百姓至今,去年全村人均仅林业收入一项就达1.3万元;他建新校、办夜校,紫家墕由穷困小山村成为省地县闻名的艰苦奋斗奔小康的先进典型,他自己也收获许多省级荣誉,山西省人民政府、省军区为其记二等功。
     90年代,不惑之年的孔祥生走出小山村,跃身商海开始了二次创业。先后创建、组建育新汽车运销站、三鑫煤炭经营有限公司、安兴煤业有限公司,被市委、市政府命名为“农民企业家”。企业发展后,他走一处地方,富一方百姓。在平陆村办煤矿期间,他捐资28万元建了百狮桥,捐资370万元为村民修建了农田灌溉站,增加水浇地5000亩。抗击非典期间,为一线人员捐助12万元。多年来他救灾扶困、捐资助学、创办刊物、举办书画展等公益事业和文化事业,向社会捐款总额已超过百万元。     
     富裕后的孔祥生曾经有回乡带领乡亲们继续致富的愿望,同时又敏锐地感觉到,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传统文化严重被忽略。他的思路由治“贫”转到治“愚”上,由扶持一村一乡转到扶持全市上。1988年,七十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法国巴黎宣言:“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2500年前向中国的孔子寻找生存智慧。”孔祥生在为自己是中国人,是孔姓后人感到光荣自豪的同时,也清楚意识到传承传统文化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力举亿元重资  图求大众公益 
     孔祥生开始在汾阳境内走访调查,翻阅历史资料,探觅悠久的汾州文化。汾阳历为三晋望县,清代时汾州府文庙(亦称汾州府学)无论占地面积,还是建筑设施,都与山东曲阜孔庙相差无几。府学文庙在“极左”时期被改作监狱,汾阳文化名城从此缺失了一大重要的文化载体。他为府文庙、古城墙、老爷山玄天上帝庙诸多汾阳人文历史的重要载体沦失深深悲哀。2002年,在汾阳市城建规划座谈会上,他提出了重挖文湖,复建府文庙,与文峰塔形成三文辉映的新景观的建议,市委、市政府采纳了。于是孔祥生到全国各大文庙,尤其是山东曲阜孔庙考察,在中国孔子研究会副会长孔祥林教授及曲阜市有关领导的指导帮助下,拟定出方案,决定倾注自己多年的积蓄,复建汾州府文庙。新汾州府文庙位于文湖景区,占地150亩,约10万平方米,建设规模赶超旧汾州府学文庙,总投资约1亿元人民币。在汾阳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2008年7月11日,汾州府文庙重建工程奠基开工。
     正当进入施工的攻坚阶段,国家出台煤炭资源整合的政策,企业停产,后续资金无源,建筑材料价格飞涨,他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孔祥生直面这一巨大的挑战,他说:“重修文庙,用文化兴汾,这一直是我创造财富的动力,我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办成这件事,哪怕卖房卖车,砸锅卖铁也要做好这件事!”
     重建工程从2008年7月开始到现在近三年时间,孔祥生以工地为家,现场指挥。为了达到高标准重建,他不惜高价,邀请由来自孔子故里的曲阜古建筑队施工。一期主体工程迄今为止棂星门、泮池、大成门、大成殿、明伦堂、尊经阁、书院、东西庑殿、钟鼓楼等建筑已基本完工;二期庙前广场、“金声玉振”等5个牌楼、文化园、百米《论语》文化长廊、百米孔子圣迹图长廊、神道两侧的绿化等工程原定由政府投资完成,因市财政困难,孔祥生垫资完成。
     自此,汾州府学文庙成为中国山东曲阜文庙之后的第二大文庙,孔祥生毅然将它无偿地捐赠了汾阳市人民政府。
     传承国学文化  造福桑梓学子
     府学文庙建成后,以大成殿为平台,恢复中华民族尊孔、祭孔的文化传统,促进和谐社会的建设;以明伦堂为依托,成立孔子研究会,设立国学讲坛,邀请国内国学大家、孔子研究学者进行专题讲座,传承传统文化;充分发挥乡贤祠与名宦祠两祠的教化作用,把两祠建成展示汾阳人文精神的窗口和青少年道德教育的基地;设立汾州文化碑廊,将古代汾州境内的碑刻收集整理,抢救复制,同时也为捐资助学、见义勇为、赈灾抢险等杰出人士树碑立传;庙内设立优秀教师、学子题名金榜,创设奖励基金,为我市每年高、中考成绩出众者出榜公示,并举办表彰仪式予以重奖,从而激励莘莘学子们奋发求学。目前,孔子研究会创办的《国学园地》已出刊两次,先后在南关小学和晋人学校创办了国学传承基地;市太极拳协会成为“六艺”实习基地。孔祥生带头捐资50万元创办了汾阳市助学基金会,助学资金额已达到600万元。
     3.我要特别感谢绘制《普会村高祖庙》的各位美术家和书法家,是他们,以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为己任,以精益求精为标准,以娴熟的艺术为武器,把一座早已湮灭的普会村高祖庙,栩栩如生、作品如真地再现于当今,传之于后世。
     盛哉!山西省汾阳市普会村昔日的高祖庙!
     壮哉!高悬在汾州府文庙明伦堂的《普会村高祖庙》!

六.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普会村高祖庙》装帧壁画之历史功用


 
     窃以为,《普会村高祖庙》装帧壁画之历史功用,至少有以下几点:
     一是为研究盛唐文化、郭氏文化提供了真实的历史依据。
     二是为研究盛唐已降,普会村得名的由来提供了鲜活的历史教材。诚如前文提到,郭世科先生主编的《郭氏源流考》之《助唐立国》篇中,有这样一段关于汾阳郭氏、郭子仪先辈助唐立国的描述:“初八,义兵重抵西河郡,授刘赡为西河郡守,慰劳吏民,赈济穷人。郡民年七十以上者, 皆授散官;其余豪俊,随才授任,一日授官千余人,义师名望大振。义师在西河郡普会村一带驻扎,招兵买马,演武选才,因此,这一带便有了‘招贤村’、‘演武镇’,村名沿袭至今。普会系‘普惠’的演变。为感激李渊施惠之恩,普会村曾建有一座高祖庙,这在全国也是唯一的。”此文与《普会村高祖庙》图文相佐,相得益彰,堪为精绝。
     三是为重建普会村高祖庙提供了施工组织设计的可资借鉴的蓝本。
     四是为发展汾阳市的旅游事业补充和增添了全新内容。
 
     愿汾阳市普会村高祖庙择机重建!
     愿汾阳市普会村高祖庙成为三晋文化的一颗璀璨明珠!
     愿家乡的中华文化不断发扬光大!
     愿故乡的山河更加壮丽辉煌!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