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汾阳郡望 >> 浏览文章
清代汾阳郭司经桂林“福寿”石刻
日期:2015年05月04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文/吕世宏


    桂林山水甲天下,古代文人雅士题刻甚多,独秀峰景区清代汾阳郭司经的“福、寿”二字石刻颇受后人推崇,成为桂林旅游产品卖点之一,独秀峰下的考院景点内陈列有复制的郭司经福字碑,制成的条幅字画很受游客喜爱。
    郭司经的“福、寿”摩崖石刻之所以备受后人推崇,在于两字都是字里藏字。刻于桂林叠彩山风洞北牖洞口的大“寿”字,是郭司经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书写的,其中蕴含着“壹百”二字,因此有人称它为“壹百寿”。在独秀峰下刻有郭司经的“福”“寿”二字和一副对联:“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根据碑刻落款可知该字画是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创作于潭州(古指今长沙),光绪年间又转刻在桂林独秀峰下。

点击浏览下一页


    独秀峰郭司经“福”字,被称为“一笔福”,后人也复制于西安碑林。“福”字里藏着“禄寿喜”三星的影子,被誉为字里有画。广西学政黄煦赞扬:“此字聚三椽笔,一气书成,格老气苍,尤见精力弥满而点画间隐隐见禄、寿、喜三星,宛然如绘字中有画,则又为书家别开生面萧于云,飞白蔡中郎八分脱腕而成,遂创一格,固天授非人力也,若此者殆亦妙手偶得之”。
    桂林独秀峰有三处石刻“寿”字很有讲究,其中一个为郭司经所书。峰顶大“寿”字,称天寿,峰南有慈禧所书大寿字,称人寿,峰下刻写郭司经之大寿字,称地寿,合起来是“天地人齐寿”,独秀峰成为著名的祈福之地。
郭司经史书无载,桂林旅游词介绍说“郭司经,汾阳人,字修文,生平无考”。笔者在桂林旅游期间,有意读录了碑刻中的题跋小字,他的生平信息从独秀峰“福字碑”的题跋中可得到一些解读。碑跋中他的好友黄煦称:“修文兄”,“福”字碑下刻有两枚篆字章,一为“郭司经印”,一为“修文”。根据碑刻实录郭司经大约生活在同治、光绪时期,他的书法之所以刻录在桂林景区最显著的位置,离不开好友黄煦的引荐。黄煦,字斋亭,江西南丰人,同治四年(1865)进士,光绪十四年八月由湖广道监察御使调任广西学政。福字碑前面时间写“大清同治丙寅写于潭州”,丙寅年为同治五年,潭州古治长沙一带,说明同治五年郭司经在长沙,黄煦《跋》落款“同治丙寅嘉平黄煦斋亭氏跋”,可知黄煦当时也在长沙一带。
    题跋小字者,除了嘉平黄煦,北平赵元□、番禹许英光外还有一人叫朱文江者自称“少慕(父母)”,可能为郭司经同乡,这些信息说明郭司经是旅居潭州。碑刻落款自称“汾阳郭司经”,北平赵元某的题留也强调“(石刻)系出汾阳郭司经,摹逸少真,福藏禄寿喜,笔法妙通神,庚午春日嘉平赵元□”,由此可以肯定郭司经确是山西汾阳人。庚午年为同治九年,赵某之题字迟于黄某、许某和朱某。
    独秀峰“福字碑”刻录两位朋友赞美郭司经的题诗,其一番禹许某《里句奉题》曰:“宝墨飞腾照彩笺,三星遥拱大罗天。年斋蝙蝠唐张果,笔走龙蛇宋米颠。慧业文修深似海,善怀尝种在心田。秋来好凤汾阳驾,同拜钺楼织女仙。——番禹许英光□又□手□”。其二《少慕朱文江初□》曰:“大孝如椽合并三,淋漓万象总包含。书家变体开生面,好向龙跃虎卧参。禄官寿相喜神至,福字书城信手捻。墨彩纷呈云五朵,天然百宝真庄严。君家驭子存通才,早一余庆积善来。纵传家传义就去,汾阳众笏空追陪”。

点击浏览下一页


    这两首题诗都强调了汾阳王的福寿余庆,且说郭司经是“大孝、君家驭子”,是汾阳王之后裔。郭司经也不见于《汾阳县志》,他的情况与汾阳孝臣村郭泰成父子身世较吻合。乾隆年间,汾阳孝臣村举人郭继傅因是郭子仪后人被皇上赐名郭继仪,官至汉中知府,其子郭泰成,字心斋,中进士后,道光年间在京城任职户部给事中,久居北京,关于郭泰成的后裔《汾阳县志》没有相关记载。“司经”为古代官署名,在清朝,此机构为掌经籍、典制、图书、公文的印刷与收藏,类似于现代的国家图书馆。郭修文名“司经”,反映了他曾经久居京城以书香门第京官士子自居,郭司经也许是郭泰成的后人?
     郭司经书法专学王羲之草书,黄煦《跋》曰:“书法多宗右军,然谁会其意,而能自出机杼者,乃克名家。我修文兄,字学功深,得方在《圣教序》一册,而笔势纵横驰骋如生龙活虎不可捉住,询评右军书所谓龙跃天门虎卧凤阁者欤”。郭司经“一笔福”有王羲之书法韵味,含汾阳王拜寿之吉庆,藏福禄寿喜之三星,纳桂林山水之灵秀,故为世人珍爱收藏,视作吉祥之物表。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