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汾阳郡望 >> 浏览文章
汾阳太符观的前世今生
日期:2017年04月17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文/吕世宏


    太符观位于汾阳市杏花村镇上庙村。以其精美的悬雕、塑像以及彩绘艺术和金元古建筑被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观内现存碑碣记载:金承安五年(1200)建醮坛。那么太符观创建于何时?由谁创建?为什么创建?
    1、太符观原为郭氏族庙
    要解开太符观之谜,还要从地名开始。太符观地处上庙村,过去该村叫北郭村。明代嘉靖元年《重修清凉寺记》“寺在汾阳艮方,约城三十里许大夏之乡大北郭里……沙门了成者乃当里郭氏之望族也”。清凉寺地处上庙村之东的张兴村,两村基本上为连体村,这里的“大北郭里”就是张兴村与上庙村,明代这里不仅叫大北郭村,而且还有郭氏望族居住在这里。明代弘治年间《灵岩寺铁佛铭文》也记有北郭村。北郭村也叫郭社村,朱彝尊《唐郭君碑跋》记载:“经郭社村”发现了郭君碑。在大北郭村北垣出土了著名的唐代郭君碑,今存太符观。
    金代《太符观创建醮坛记》记载,修缮主要捐资人为南郭村、北郭村、郭栅镇、爱子村、双塔村、任颜村等。除任颜村之外这些都是起源于郭氏的村落,反映了太符观为郭氏所创。根据史料研究,北郭村西南有南郭村,北郭村正南有郭栅镇,南郭村与郭栅镇之间有双塔村,郭栅镇东数里为爱子村,传为郭爱故地,皆郭氏开村立社之地。五个村中,最大的为南郭社村,南郭社的西北部为酒坊杏花村,数村合成大夏乡。这些村名直到元代后期还没有变化,有元代《郭让神道碑》为证。

点击浏览下一页


    明初,诏立旌善亭和申明亭于南郭社之北,元代的乡里制改易为明代的里甲制,从此南郭社村在史料中消失,易名为尽(旌)善南里之尽善村,杏花村酒坊则地属尽善北里。《光绪汾阳县志》记述:“汾酿以出自尽善杏花村者最佳”,说明当时杏花村只是尽善乡下的小村。
    大北郭村之名则一直保持到明末,嘉靖元年《重修清凉寺记》还有“大北郭里”。明代弘治年间《灵岩寺铁佛铭文》有“小北郭里”。明代正德年间的《国宁寺铭文》出现尽善南里、大北郭里两名并举。《顺治县志》记载“大北郭堡今废”,又记载“郭栅镇,即永安镇”,又记载“大北郭、杜村里合并为两仁里”。大北郭村和郭栅镇的易名当在清初。大北郭村改易为上庙村和张家堡村(后改张兴村),郭栅镇改易为永安镇。随着地名改易,人口迁徙,郭氏历史几度尘封。
    元代《郭让社道碑》解释了这么多郭氏村落的来源“公之显祖曰子仪,以功封汾阳王,食邑于此,厥后子孙遂著籍焉。自王而下,岁远谱之”。
    2、太符观与宋仁宗
    狄青平定侬智高(公元1053年),功高震主,宋仁宗寝食难安,忽又传来狄青家院里狗生角发紫光,宋仁宗更加惊恐。他思来想去,心生一计,郭子仪“功盖天下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疾”,何不以郭子仪教育狄青,君臣相安,共享太平。正好华州知州奏请起建华县汾阳忠武王祠。
    宋仁宗至和元年(1054年),华州知州发现郭子仪故乡没有郭子仪祠,却为唐朝叛臣韩建立祠,叹曰:“唐亡历五朝,距今未二百年,其绩业熏灼如此,民不知王之为华人也”。遂请示朝廷建祠,得到宋仁宗的赞扬并予以批准。陕西建庙,山西汾阳王后裔大力支持,从山西复制了郭子仪像,太原人王彰撰写碑文。宋仁宗对山西汾阳王后裔也给予表彰。也在此时,改汾州为汾阳军州。嘉佑二年(1057年)《定光佛舍利塔记》记载了此时的郡名叫:“曰汾之阳,阙名唯一”。《汾州府志•济润侯庙记》碑文落款为:“宋汾阳知军事周炜”。然而汾阳王崇拜并没有挽回狄青的命运,1057年狄青去世,墓志只写“汾”,不写“汾州”。

点击浏览下一页


    汾阳军州的成立,显然也是纪念郭子仪的。西河大夏乡汾阳王后裔感激宋仁宗,于是在南郭村与北郭村之间,起建太符观为国家祈福,由于是家族所建,所以太符观正殿比较小,最初的太符观可能只有一个殿。后来,皇家赐匾“太符观”后,才开始扩建东西配殿,所以配殿大于正殿,这是太符观的特色之一。
    那么为什么要将北郭社易名为上庙村?在郭栅镇有郭氏祖祠,其规模巨大且与佛寺相连,南郭村也有国宁寺,于是民间将地势较高的太符观称为上庙,郭栅镇的庙称为下庙,以示区别,天长日久,北郭村就易名为上庙村了。金元明清以来郭氏族人陆续外迁,而这些村经历宋金大战,已经不再是单一郭氏居住,但是太符观与这些村落的隶属供养关系未变,这是碑刻中仅仅出现这几个村子而附近许多村落都没有捐资的主要原因。
    三、太符观与龙虎宗道教
    太符观是北宋时期正一道龙虎宗道教的重要道场。太符观重视符箓和开设醮坛的道教活动风格与北宋时期流行的正一道龙虎宗基本吻合。龙虎宗是由张陵后裔以龙虎山为传播中心的符箓派,龙虎宗开创时间约在唐中后期。至北宋龙虎宗开始显露声势,其间有六位天师,受封为“先生”。 龙虎宗派传人多姓张,太符观金代观主正是张若愚。 龙虎宗以符箓见长,龙虎宗亦以斋醮仪式著称,宋元时期,多代天师都不时奉命为皇室设醮,或与其他道派首领共同主领醮典,以为皇室祈福禳灾。
    太符观保留的最早的文字资料是金代承安五年的《太符观创建醮坛记》,醮坛只是道观里的一种香炉而已,创建醮坛是因为原庙没有而增设,说明太符观的创建时间远在金代承安五年之前。根据太符观这个独特的名称来看,太符观应该修建于北宋。

点击浏览下一页


    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尊玉皇上帝圣号为“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玉皇大天帝”。宋仁宗继承父皇遗志,有过之而无不及。《水浒全传》第一回“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中,描写宋仁宗嘉佑三年(1058年)京师瘟疫盛行,“钦差内外提点殿前太尉洪信为天使,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来朝,祈禳瘟疫”,误放走了伏魔殿的镇妖井中镇锁着的“三十六员天罡星,七十二座地煞星,共是一百单八个魔君”,演义出水浒传的故事。后来,宋徽宗进一步为玉帝上圣号为“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显然“太符”就是宋真宗封号“太上开天执符”的简写,太符观的主殿为“昊天玉皇上帝”正合宋徽宗封号,可以断定太符观正殿赐匾来自宋徽宗。
    龙虎山位于江西省鹰潭市西南,龙虎宗北传始于宋代,太符观无疑是山西龙虎宗道场的源头,龙虎宗道士多爱酒,也是杏花村太符观的因缘。金元以来,全真道兴盛,太符观可能转化为全真道活动场所,所以明清壁画里多全真道的内容。
    四、历经千年太符观新姿秀美
    宋末,宋金郭栅大战对郭栅镇周边村落破坏较大,郭氏人口大量迁徙,太符观也有一定破坏。金代郭栅镇人口逐渐恢复,太符观得到修缮规模进一步扩大。明清两代也经历了多次重修,然而宋金格局基本没有改变。
太符观坐北面南,枕山面水,风水绝佳。中轴线上由南至北现存山门、正殿(昊天玉皇上帝殿),西侧存偏门一座、舍窑五孔和西配五岳殿,东侧存东配后土圣母殿。现存建筑中,正殿整体保持宋金代建筑结构形制;其余建筑均为明代遗存。太符观现存各殿宇中彩塑、壁画和悬塑保存较为完整,数量众多,制作精美,具有较高的历史、艺术价值。
    历经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以及文化大革命,太符观竟然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可谓神奇,与各级爱心人士的保护不无关系。2001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太符观为杏花村景区的最美元素之一,吸引着各地的游人。随着一个个历史谜团的破译,太符观必将进一步辉煌。本文在写作过程中,汾阳市文物旅游局李世立同志给予便利,特此致谢。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