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郭氏家风 >> 浏览文章
对法治与德治的建言
日期:2014年11月02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的方畧,很得民意,很合国情,很适应时代要求。今将十年前发表在《发展导报》、《山西人大》等报刋上的几篇短文略作修改上网,以供各级领导参考,并与各位网友交流。


以德治国首要的是以德治官

郭世科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的方畧,很得民意,很合国情,很适应时代要求。
    “当今中国什么最厚?腐败官员的脸皮最厚。”“老百姓对腐败官员的这一评价,并无多大夸张。不信吗?请问:腐败官员收礼、受贿、买官、卖官、贪占国家、集体和他人财物有几个觉得脸红的?腐败官员吃喝嫖赌有几个惧怕群众的?腐败官员公款旅游、公款出国有几个考虑下岗职工疾苦的?腐败官员“一人当官,鸡犬升天”有几个担心加重老百姓负担要被骂娘的?腐败官员听到有人议论他缺德,甚至指着鼻子唾骂,或者被老婆从“二奶”处拖出来有几个会觉得无地自容的?腐败官员事发判刑以至判处极刑有几个认为丢人败兴愧对祖先的?……不再列举,仅以上这些群众说他们脸皮最厚也就足够了。而且我敢说,有些腐败官员就是看了听了本文所列举的腐败缺德事例,他又大都具备,也不仅不会脸红,还会觉得“牛气”、“了不起”、“能耐超人”;还要反过来讥笑笔者“迂腐”、“无能”,说笔者害上“红眼病”、在“吃醋”;还可能这样认为:“你是没有得到这个官职,没有这个机会,如果得到这个官职,有这个机会,你比我还要腐败!”
    道德的沦落,必然导致荣辱颠倒、观念扭曲。实乃可悲,可怕!以德治国的提出,正是时候,正对准了官场的腐败病症,正是医治官员腐败的一剂良药。不过,应该提醒和防止的是,一些腐败官员将以德治国习惯地只当作口号去高喊、空喊,去标榜自己,去装璜门面;或者还是以“土皇帝”自居,只要求别人,不对照自己,还在那里做他的黄梁美梦。
    正人先正己,官风带民风。要以德治国,首先必须以德治政;要以德治民,首先必须以德治官。要让百姓做到的,官员首先做到;要不让百姓做到的,官员首先不做。如果自上而下各级政府、各级官员都能实实在在施行德政,都能以德约束思想,以法规范行为,不以权压法,不以权谋私,将法律、道德真正置予至高无上的地位,依法治国、以德治国就落到了实处。


原文发表在2001年3月27日 《发展导报》

 
法治与德治是管人与人管、管法与法管的统一


郭世科


    中国有句古语叫“刑不上大夫。”这一封建社会的专制产物,至今仍在作怪于人。尽管讲了几十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要真正做到谈何容易。现实中官官相护和当官者凌驾予法律之上的现象屡见不鲜。而且不论是官是民,在思想意识上总是潜在着这样一种观念:官,是管人的;民,是人管的。由这一潜在观念又派生出另一种潜在观念:官,是管法的,民,是法管的。由于这种潜在的错误观念作怪,造成了法治很难到位,人治很难消除。法治与德治,正好将管人与人管、管法与法管统一起来。不论是官是民,都是自我以法规范行为,都是自我以德约束思想。任何人都不得超越法律,都不得践踏公德。法治与德治的实施,非常有利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公众愿望的实现。
    法治与德治,互为因果,相辅相成;是时代的需要,是强国的要求。法治与德治,是外因与内因的关系。法治是外因,是用法律规范行为;德治是内因,是用道德约束思想。法治是强制性的,德治是自觉性的。愿中华大地,盛开法治之花,丰获德治之果。


 原文发表在 2011年3月27日《发展导报》


让当官的怕什么?

 郭世科


    “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由于体制上的原因,我们中国有些官员“牛”得很。好些人在那里当权,那里就成了他的小王国,就在那里称王称霸,就成了那里的太上皇、土皇帝,那里的一切就成了他的。就连个小小“村官”,老百姓都惹他不起。他们天不怕、地不怕,连号称权力机关的人大,也只是快到换届选举和任命职务时,他才来跟大家“热呼热呼”,拉拉选票,走走过场。一旦乌纱冠顶,那里还把人大放在眼里。法律对他们是软弱无力的,因为常常是官官相护,权大于法。只有“怕丢官”才是真的,可是他们清楚,他们的官,他们的命运,不在百姓,不在舆论,也不在法律,不在人大,而是在他们的“顶头上司”手中。只要“顶头上司”看中、说好、欢心,别的都扯淡!不仅动不了他一根毫毛,还能继续升官发财。
    因此,说来说去,就说到了依法治国。只有从体制上还权于民,还权于法,让各级人大这个权力机关真正能够依法行使权力,让司法独立,让法律成为治国之本,让法治取代人治,让各级官员包括各级人大代表及其常委会组成人员都能夠由法律产生,有法律监督,受法律制约,将法律置于至高无尚的地位,让法律真正成为天平,才会使官员怕百姓、怕舆论、怕丢官,更怕人大,更怕法律,到那时依法治国就落在了实处。


原文发表在1999年3月26日《发展导报》


以廉为荣

郭世科


    出门不坐高级车,会被人小看,自己也觉得脸上无光;下基层不就高级餐,会被人视为无能,自己会觉得丢人;送礼不收拒之门外,会被人讥讽为傻瓜,自己会觉得迂腐;居室不搞豪华,会被人说成小气,自己也会觉得委屈……。
    以上所列,虽说并非全都如此,但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代的官场意识。因此,以廉为荣就成了不是问题的问题。
    过去,艰苦朴素,廉洁奉公,是我党干部的优良传统。当然,在我们党的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一些不切实际甚至过头的做法,如“越穷越革命”啦,“穷革命富则修”啦,金钱、享受与资本主义划等号啦等等,这无疑是极端做法。但是,如果把艰苦朴素,廉洁奉公全然丢弃,甚至变以廉为荣为以廉为耻,那就从根本上背离了社会主义,背离了共产党的本质,也远远背离了中华民族的道德基础。
    正因如此,要使我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做到为政清廉,就有必要进行以廉为荣的思想政治教育。以此改变干部作风,改革社会风气,使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发扬光大,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盛开新花,确保我国经济改革和四化建设的顺利进行。


原文发表在1988年10月29日《吕梁日报》

 

找回丢失的“公仆意识”

郭世科


    我们共产党的干部,不论职位多高,都是人民的公仆。几十年来,我们党对自己的干部培养出来的这个“公仆意识”,已成为我们党宝贵的精神财富。正由于我们的干部有牢固的“公仆意识”,在严峻考验时刻,在生死博斗关头,才会舍己为公,舍家为民,舍身就义。
    然而,勿庸讳言,现今在我们的一些干部中,“公仆意识”却在淡化。有的干部早已忘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想的是怎样做一个“官老爷”。这种“官老爷意识”,不是他为人民服务,而是人民为他服务。
丢失了“公仆意识”,就丢失了共产党员的本色。找回了丢失的“公仆意识”,就找回了共产党员的本色。


原文发表在1988年11月19日《吕梁日报》

 
言必合法  行不违法
——地方人大自身素质急待提高

郭世科


    各级人大是实施依法监督与依法治国的权力机关,但目前在一些地方人大中,普遍存在程序混乱,权力虚置等问题。
    随着依法治国的实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权力、地位将会不断加强与提高。然而由于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特别是人大主要领导人的素质原因,地方各级人大依法行使权力还很难到位。
    目前较为突出的问题:一是法律程序的不规范。比如“一府两院”向代表大会和常委会议提交审议的工作报告以及其它议题的报送期限,经常是不能按时;属于人大选举、任命的“一府两院”领导干部的到职过程,常常出现尚未经人大选举、任命就公开以拟任职务出面甚至主持工作。以上虽属政府行为但与人大不能依法行使权力有直接关系。二是行使法律赋予权力的随意性。比如代表大会、常委会议的召开时间,议题的提出与变更,会前的视察与调查,更为突出的是常委会议对“一府两院”的工作报告只听不审,自行放弃审议权(也即监督权)。三是会议的不严肃与草率性。比如列席代表大会“一府两院”的领导人,常常是只报到不到会;常委会议通知到会接受审议的政府分管领导常有缺席,而会议主持人又视而不问,形成人大审议人大听的尴尬局面。正由于此,一些人大代表和常委会组成人员对审议持应付态度,使一些议题的审议走了过场。四是活动名目与操作上的模糊性。比如代表大会和常委会议前的代表视察与调查;对提请拟任领导干部的考察与测评;对“一府两院”及其领导人工作的审议与评议;代表大会与常委会议所作的决议与决定;代表大会的提案与议案;对“一府两院”及其领导人的质询与询问等等,常有概念不明、混淆不清的现象。
    以上问题不仅仅只是存在于个别地方,应引起高度重视。还应看到,由于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组成人员变动较大,不少人对法律、法规及人大的基本常识缺乏了解,这就要求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特别是主要领导人必须抓紧学习,真正掌握行使权力的法律武器,做到言必合法、行不违法,自己身正、严以正人,使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真正成为代表人民依法行使权力,监督与实施依法治国的权力机关。

 
原文发表在1999年《山西人大》第5期 、1999年1月15日《发展导报》


对开好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建议

郭世科


    实施依法治国,作为权力机关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责无旁贷,特别是开好人民代表大会,至关重要。笔者曾在县级人大常委会工作十余年,只就切身体验,对如何开好县级人民代表大会提出以下建议。
    一、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时间尽量提前,尽可能不要超过第一季度。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大任务也即权力,就是审议通过并决定本地区一年内要办的大事,如果不能在年初召开,工作报告未经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一府两院”以及人大常委会本身办的大事就很难说合理、合法,“一府两院”以及人大常委会工作起来也难以放开手脚。
    二、“一府两院”以及人大常委会对人民代表大会提交的报告,一定要在规定时间交递,让人民代表提前熟悉,并对照报告,有目的、有重点地进行会前视察、调查,以便了解情况,在大会期间有的放矢地搞好审议。
    三、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应以人大为主,在组织上确保人大会议人大开。笔者认为,县级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都应参加大会主席团,各乡镇人大主席团常务主席也应该是当然的代表团团长和大会主席团成员。这样做,不仅有利于代表大会期间人大能依法行使权力,而且对树立人大权威(也内含法律权威),发挥人大作用,对改变人们对人大的不正确看法也大有好处。
    四、审议大会报告不可图形式、走过场,要真正行使决定权。县级人民代表大会审议大会报告,都是以代表团进行,审议之后只由身兼大会主席团成员的代表团团长在主席团会上汇总。一般来说,主席团汇总大都是例行程序,很少提出实质性的不同意见,即使有人大代表有好的意见建议,也难以向大会反映。笔者认为,应安排代表在大会发言的时间;对报告中代表意见大的问题,应采纳修改,不能仅是提提意见了事。
    五、对人大代表的提案,应认真审理,由政府领导人答复,而不能交由部门答复,还应将办理结果在下一次代表大会上有个交待。每次代表大会,都应有一两件交由大会表决的议案。还应在每次代表大会上,由提案审查委员会对代表提案进行评选,评出好的提案予以奖励,以提高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积极性,真正体现人民代表代表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大事的权利。


原文发表在1999年3月12日《发展导报》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