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历代英贤 >> 浏览文章
郭威建周的历史意义
日期:2010年04月16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郭威建周的历史意义


                                    侯马市新田古都·晋文化研究会    郭锁柱  

                                                 朱李石刘郭,  
                                                 梁唐晋汉周;  
                                                 五代五后国,  
                                                 播乱五十秋。  

    该诗写唐朝末年,五代时期,藩镇军阀拥兵自重,纷纷建立割据政权。朱、李、石、刘、郭建立的梁、唐、晋、汉、周,史称“五后国”。当时军阀混战,狼烟迭起,兵连祸结,播乱中华。华夏出现五十年的离乱史。当然,将“周”排入“播乱”之列显然不当,“五十秋”说法也并非确切。事情发展有它的阶段性,从大乱走向大治,得有一个过程,有一个结局。后周治乱兴衰,荡涤中原,扫清环宇,走向统一,是挽狂澜于惊涛,救黎民于水火。既使云开天晴,必有豪杰出世,这个豪杰就是后周太祖郭威。  

                                                 乱世豪杰  

    郭威(公元904—954),邢州尧山(今河北隆尧)人。他出身于军旅世家,父亲郭简曾任后晋顺州刺史。他早年在潞州留守李继韬帐下任职,史载“勇武有力,豪爽负气”,“略通文墨、书算”。李继韬死后,其部尽归附郭威。 
    郭威所处的时代,正是契丹贵族崛起称雄的年代。后晋皇帝石敬瑭即位后,割“幽云十六州”给契丹,年贡“丝帛三十万匹”。大汉政权向游牧部落割地纳贡,磕头称臣,甘为契丹的“儿皇帝”,各地军阀也纷纷立国,以对抗后晋傀儡政权。公元942年石敬瑭死后,契丹与后晋多有不睦。946年初,契丹军队攻破雁门关,准备进攻北方重镇晋阳。后晋皇帝派刘知远、郭威抵御契丹。 
    刘知远时任北平(晋阳)王兼河东节度使,他与郭威联合土谷浑酋长白承福,大破契丹伟王于秀容(忻州),斩首三千余人。八月,契丹军再次南犯,晋帝又命刘知远、郭威率军抗击。因山东诸军过期不到,军队迟迟不能起程。晋帝疑刘知远、郭威心怀异志,想铲除两人。刘知远“自知见疏,但慎事自守自忧”。郭威劝道:“河东山川险固,风俗尚武,士多战马,静则勤稼穑(se),动则习军旅,此霸王之资也,何忧乎?”此后,刘知远与郭威退守河东。 
    公元946年,契丹攻克大梁城(开封),后晋被灭。刘知远时有步兵、骑兵五万,加上缴获的吐谷浑财富,河东实力远强于其它藩镇。刘知远便于晋阳称帝,史称北汉。此时,后晋都城大梁仍是政治中心,稳定中原局势必须占领大梁。郭威劝刘知远先取洛阳,然后再取大梁。刘知远想走上党险道,郭威劝解说:“上党山高路险,粟少民残,无从供亿。”“不如取道霍、晋、绛至陕取洛,既可蓄粮草,还可募兵员”。郭威劝刘知远取洛阳还有深层含义,隋唐时在洛阳建有含嘉仓,囤积了大批粮食。在1969年的发掘中,发现有259个窖藏,达五十万立方米,窖中还遗存五十万斤炭化谷子。刘知远接受建议后,留其弟刘崇为太原尹,发兵晋南。结果兵锋所指,势如破竹,很快占领了霍(霍州)、晋(临汾)、绛(新绛)等地,顺利渡过黄河到达陕州。 
    公元948年,后汉乾佑元年刘知远死。郭威时为顾命大臣,天雄军节度使,邺郡留守,节制着河北诸郡。护国节度使李守贞率河中、永兴、凤翔三镇叛汉,汉隐帝命郭威、白文珂、常思前去征讨。诸将欲先取长安,郭威却听取镇国节度使扈彦珂的意见:“今三叛连衡,推守贞为主,守贞亡,则两镇自破矣。”于是率军直趋河中。白文珂、常思急欲攻城,又被郭威劝住了。郭威见河中城背河依川,城墙高阔,工事完整,便组织二万名民夫,掘长壕,筑连城,循河设立攻城火器,并封锁河面。经过九个月的紧张备战,郭威于次年4月攻克河中,李守贞兵败自焚,三镇得于平息。 
    汉隐帝见郭威为枢密使兼侍中,天雄军节度使,势力强大。想与镇宁军节度使李弘义谋杀郭威,被李弘义告密。众将群情激愤,纷纷拥郭威起兵反汉。隐帝见郭威造反,便诛杀其在京的眷属。但人心所向,诸镇倒戈,结果隐帝被杀,众将拥郭威在大梁称帝。汉太后颁诰:“授监国符宝”。郭威颁诏:“朕周室之裔,虢叔之后,故定国号为周”。于是在大梁建立后周,他就是周太祖。 
    郭威称自己是“周室之裔,虢叔之后”,确有史籍为证。《左传·僖公五年》载:“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也就是说,西周初期西虢、东虢的虢仲,虢叔,都是周王季之子,是文王姬昌之弟。他们原来姓姬,后来以国为氏姓了虢。此时,与后周为敌的刘知远兄弟刘崇也在晋阳称帝,被契丹册封为“大汉神武皇帝”。 
    后周建立后,北汉军队依契丹为后援,分兵攻击后周的晋州(临汾)、虒亭(山西襄垣)等地,很快被周军击败。后汉帝又借来契丹兵,亲率大军攻击晋州(临汾)、绛州(新绛)等地。后周大将王峻与汉军战于晋州南面的蒙坑,将汉军击败。王俊追击汉军至霍邑(霍州)险道,汉军坠崖而死者,不计其数。后汉军队遭受重创后,退守晋阳,不敢再攻击后周。但其土地贫瘠,内供军队,外贡契丹,赋税繁重,百姓纷纷逃往后周境内。  

                                                 文治天下  

    行伍出身的郭威,颇懂得文治的重要性。他即位伊始,即莅临曲阜,“謁孔子祠,既奠,将拜”。他向众臣解释说:“孔子百世帝师,敢不敬乎!”拜完孔庙又拜孔林,下诏书修耸孔庙,禁止在孔林砍柴采木。还拜访了孔子、颜渊的后人,任为曲阜县令和县主薄。他决心以文治天下,当年命国子监刻印《九经》,在国内广为传播。 
    适逢乱世,军队的作用攸关大局,有军队才能立足,有军队才能坐稳天下。面对投靠契丹的北汉,后周一直在加强武备,整军备战,准备适时讨伐北汉政权。 
    天下大乱,诉讼狱案剧增。郭威颁诏实行“大赦”,要求“民有诉讼,必先历县、州及观察使处决”。“不直,乃听诣台省”。 
    允许自由经商和公私买卖,全部免除“户部营田务”。“其田、庐、牛、农具赐佃者为永业”,“悉除租牛课”。实行这些政策后,“是岁,户部增三万余户,民既得为永业,始敢耸屋,植木,获地利数倍”。 
    对于铠甲、弓箭和牛耕均需的牛皮,提出不狂派滥征。“每岁民间所输牛皮,三分减二。计田三十顷,当取一皮。余听民自用及买卖,惟禁卖于敌国。”“先是兴兵以来,禁民私买卖牛皮,悉令输官受直。汉(北汉)法规定,‘私贩牛皮一寸,抵死’。然民间日用实不可无,帝素知其痹。至是,李谷建议,均于田亩,公私便之。” 
    废除(后)晋、(后)汉苛法,禁收“斗余”“称耗”杂项,减轻赋税徭役,修改禁盐令。当时运城盐不仅销往山西、蒙古,还销往徐州及江、淮地区。但盐业一直“官营”,禁止私人买卖。后汉规定贩盐不论多少,一律处死。现改为“贩盐5斤以下者受刑,5斤以上者处死。处罚仅针对犯者,不株连亲属,不籍没家资”。从现在的角度看,修改后的政策也算细致入微,体现人性。 
    公元954年,即位三年的郭威病重。因子嗣被杀,收柴皇后之侄柴荣为养子,改称郭荣。命郭荣“兼侍中”掌“内外兵事”,传于帝位。郭荣就是周世宗。  

                                                 不辱诏命  

    世宗显德元年,公元954年2月,周太祖郭威去世,北汉帝刘崇认为有机可乘,迎契丹万余铁骑于晋阳。刘崇亲率汉兵三万,与契丹联合直趋后周的潞州(长治)。汉军以张元徽为东路,以杨兖为西路,他们绕过潞州后直逼高平,屯兵于高平之南的巴公原上。 
    世宗知道该战意义重大,国家安危,在此一战,便准备率军亲征。众臣见贼兵势大,劝他不要亲征。他说:“昔唐太宗定天下,未尝不自行,朕何敢偷安!”大臣冯道问:“陛下与唐太宗相比如何?”世宗坚定地说:“刘崇投靠契丹,鱼肉百姓,早已丧尽人心。”“以吾兵力之强,破刘崇如山压卵耳!”三月,世宗率军从大梁出发,来到泽州(晋城)。世宗前期已作周密部署,他命符彦卿出磁州截断汉军后路,命河中节度使王彦超从晋州攻击汉军侧翼,命白重赞率左军居西,樊爱能率右军居东,亲与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率军居中央,准备三面反击汉军。 
    汉周两军在巴公原开始鏖战。后周大将樊爱能率右军先行攻击,被汉军击败。汉帝刘崇得意忘形,他对众将说:“吾自用汉军可破也,何必契丹!今日不惟克周,亦可使契丹心服!”他不等契丹军到,便命大将张元徽发起攻击。世宗冒着飞矢到阵前鼓舞士气,他说:“太祖皇帝当年身先士卒,驰犯其锋,士卒死战,无不以一当百。”又对张永德说:“贼气骄,力战可破也!”于是众将士气大振,他们跃马引弓,挥兵掩杀,没几个回合,斩汉将张元徽于马下。世宗着人雷响战鼓,摇旗呐喊,汉军顿时大败。周军追汉军于高平谷地。 
    高平谷地南北长六十公里,东西不足十公里,适合古代大兵团列阵作战。战国时著名的秦赵长平之战,即发生在这里。汉周两军重新列阵,汉军胆怯不前,周军却勇猛异常。周军横冲直闯,汉军抵敌不住,经过几场冲杀,后汉几路军队全线溃败。刘崇一看大势已去,急忙跨上契丹赠送的黄骝马,连夜率百余骑逃回晋阳。后周大军在潞州稍事休息,便整军出发,沿途攻城拔寨,攻克多处州县后,十万大军鏖集于晋阳城下。北汉皇帝吓破了胆,百姓“以食物迎周师,泣诉刘氏赋役之重,愿供军需,助攻晋阳”。世宗见晋阳城高池深,又有契丹军队相助,一时难于攻下,便绕开晋阳城,攻克晋阳北部的忻州、代州,使晋阳成为一座孤城。后来,周军又攻克宪、岗、石、沁等州,加上已经统领的泽、潞、晋、绛、磁、隰州,河北诸郡和徐、淮地区,后周控制了中原大部地区。
  
                                                 功勋千秋  

    公元960年郭荣死,赵匡胤夺权后周政权。他延续着后周“荡涤中原,扫清环宇”的大业,继续南征北战,东讨西伐,决心实现天下一统。当年,后周潞州节度使李筠因不满赵匡胤夺权,遂于潞州叛宋投汉,赵匡胤命大将石守信,败李筠于长平,后周重新控制潞州。宋军于975年灭掉南唐,俘获后主李煜,得南唐十九州,一百零八县,八万五千五百零六十五户。公元979年,宋军攻克北汉都城晋阳,擒获“汉帝”刘继元,得并、汾、岚、宪、忻、代、辽、沁、隆、石十州。公元986年,宋太宗赵光义率军北上,收复幽云十六州,取得了抗击契丹的重大胜利。此时吴越、南汉、西蜀先后降宋,宋朝统一了华北、华南大部地区,出现了全国大一统的局面。 
    郭氏作为汉民族的一支优秀族群,她创造了灿烂的郭氏文化,涌现出许多贤杰人物。郭氏的始祖虢仲、虢叔都是诸侯王。三国名儒郭嘉,唐朝汾阳王郭子仪,均是出将入相式人物。尽管郭氏英贤辈出,但历史上称为皇帝者,独郭威一人。 
    历史唯物主义者认为,历史人物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中,发挥自己的才干,推动了社会的进步,这就是英雄造时局。郭威在军阀混战,兵连祸结的动荡时期,能够荡涤中原,统一中原地区,自然是对华夏文明的贡献。在他的老家及开封、洛阳、河东、上党等地,百姓对他有了感情想象,流传着不少故事传说。他的小名叫“郭鹊儿”,看似性格柔弱。在击败高平关悍将“高老鹞”后,有人说他是“大鹏”转世,专来人间拯救百姓。说他头枕唐朝,口衔宋朝,身下压着梁、唐、晋、汉四国。说他匆匆飞天而去,是去承接玉帝的旨意,肩负更重要的使命。 
    大凡英雄人物,必然青史留名,受到赞誉。《资治通鉴》对郭威和郭荣评述甚祥,说郭威“在藩,多务韬晦。”在河中之战时,“抚养士卒,与同苦乐,小有功则厚赏之,微有伤即亲视之。士无贤不肖,有所陈启,皆温辞色而受之。违忤不责怒,小过不责,于是将卒归心于威。”评郭荣“破高平之寇,人始服其武。其御军号令严明,人莫敢犯。攻城对敌,失石落其左右,人皆失色,而他略不动容”。说郭威“应机决策,出人意表。又勤于为治,百司薄籍,过目无所忘。发奸谪伏,聪察如神。闲暇则召儒者读前史,商榷大义。性不好丝竹珍玩之物。”“群臣有过则面责之,服则赦之,有功则赏之。文武参用,各尽其能,人无不畏其明而怀其惠。故能破敌广地,所向无前。”这个评价应该是公正的。 
    * 本文引用的言、词、摘句及资料,均源于《资治通鉴》


编辑:admin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