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令公风范 >> 浏览文章
和谐之圣汾阳王
日期:2016年07月15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和谐之圣汾阳王

郭世科  陈万象

(为汾阳王府收集整理)

    引言

     子仪公一生担任中书令(宰相)二十四年,身任将帅数十年,历事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帝,内平叛乱,外御侵略,“功盖天下,再造唐室。”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评价子仪公:“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者殆三十年,功盖天下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嫉,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其实,翻阅史实,在子仪公一生中,主疑、众嫉、人非的事是累有发生的,只不过每次都被他的品德,他的人格,他的忠实,他的行为,他的清白,他的智慧所化解,从而铸成“一代纯臣,千古完人”。    

   一、生逢盛世

    子仪公生于武后神功元年,即公元697年,上距唐朝开国八十年。出生在陕西华县,祖籍是山西汾阳。其父郭敬之,作过绥、渭、桂、寿、泗等五州刺史。既为名刺史之子,子仪公幼年受过良好家教,自不待言。长安是周、秦、汉、隋的旧都,大唐的首都,更是当时驰誉世界的名城。子仪公自十七岁到四十五岁,正是开元盛世,他每到长安,亲睹城阙之壮丽,文物之殷阜,万国来朝之盛况,瞻仰名公巨卿的风采,聆听他们的嘉言伟论,领悟孔孟先贤的教诲,感受郭氏祖德的熏陶,胸襟开拓,修养宏深。他默察极盛时期所潜生的危机,官场内部的勾心斗角,民心民计的需求愿望,深感责任重大,修身养性、和谐处事的品德随之形成;文韬武略、为国献身的志向深藏心底。
   二、武举状元
科举制度初期仅考文章经术,考武艺始于武则天时。玄宗开元元年文武恩科,选出一批文进士之后,又开武举会试,子仪公身高六尺,体貌俊杰,在骑射、力量、枪法比试中均是优异,尤其是箭法超群。骑射时,武举骑马,追射移动鹿靶,三箭皆中靶心,各项考试子仪公均名列第一。殿试时,玄宗亲自考察应变能力,子仪公不卑不亢,沉着冷静,最终夺魁,朝廷授子仪公高等武举第一名(武状元),此时只有十八岁,五品武职,任职御林军左卫长上。从此,子仪公步入报国之程。
   三、释嫌救唐

   天宝十三年,李光弼为朔方节度副使,子仪公为朔方兵马使。子仪年龄比光弼大十一岁,两人既是同事,又为名将。由于性格和生活习俗的不同,及治军作风的歧异,两人感情竟日趋恶化,仇忿颇深。两人同桌共餐,常相视以目,不交一言。天宝十四年(755)十一月,安禄山反,诏子仪为朔方节度使。光弼与子仪既素有仇怨,今见子仪公代为节度,是自己的上司,握有生杀大权,深恐被害,正想亡命他去,计尚未决,忽又奉到诏书 ,遂入见子仪,跪地请命说:“我一死固然甘心,但请饶我老母妻子性命”。子仪公立即趋下,拉着光弼手上堂并坐,对光弼说:“国难当头,何能计较私怨!”立召全军将吏集会,宣读诏书,遵照圣旨,将朔方兵分出一半与光弼。及别,执手流涕,以忠义相勉,左右皆感动泣下。子仪公还力荐李光弼充当河北、河东讨贼重任,诏为河东节度使。从此两人同心协力,终平安史之乱。

   四、收复两京

    天宝十五年(756)二月,子仪公率军攻下井陉关。此关是太行八陉中最险要的一陉,打开此关,就进入河北,直捣范阳(今北京一带)。子仪公遂与刚刚出任河东节度使的李光弼合兵,进拔常山郡,又破贼于九门(在今河北省藁城县西北),南攻赵郡(河北赵县),生擒贼兵四千,虏获兵器数万,连战连捷。子仪公军声大振,正要北取范阳,扫贼巢穴,适肃宗即位灵武,急欲收复两京,立诏子仪公回,子仪公遂率部返灵武。当时战局,常山北距范阳仅四百余里,倘不诏令班师,子仪公必乘胜北上,攻取范阳,使贼退无所归,而窃居两京的群贼,也必丧失斗志,容易消灭,不但两京可复,且永无后来藩镇之祸。依当时战局而言,为了唐室江山,子议公如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行事,也不为过。然而,子仪公却服从君命,收兵而归。子仪公的赤诚之心深深感动了肃宗,巩固了君臣关系,稳定了国家大局。子仪公收复两京于十一月自东都洛阳入长安时,肃宗派仪仗迎于灞上,并对子仪公说:“虽吾之家国,实由卿再造。”

   五、恩报李白

    子仪公开元时从军并州,名闻天下的诗仙李白到并州游历,恰逢子仪公误犯法纲被扣押,李白见其仪容俊伟,气度非凡,预见日后定成大业,遂为其说情,让其带罪立功。到天宝十五年,即安史之乱的第二年,李白在江西浔阳为永王李粼僚佐,粼举兵谋反,战败被杀。这时子仪公已收复两京,名震朝野,他知晓李白牵累负罪后,慷慨大义,以战功极力保奏,使李白赦免。李白有知人之明,子仪公能负险报德,俱为千古佳话。

   六、封爵郡王

   上元三年 (762)二月,河中(今山西永济县)军乱,杀其帅李国贞;太原节度邓景山,也被部下所杀。肃宗遂命子仪公为朔方河中北庭潞仪泽沁等州节度行营兼兴平定国副元帅,充本管观察处置使,进封汾阳郡王(二月二十一日),出镇绛州(山西新绛县)。三月,子仪公殿辞赴镇,肃宗病重,群臣皆不得见。子仪公请求说:“老臣受命,将死于外,不见陛下,不能瞑目。”肃宗遂引至卧内,对子仪公说:“河东之事,一以委卿”。子仪公咽呜流涕,悲不自胜。子仪公至绛州,将杀李国贞的祸首王元振等数十人,擒住斩首。太原辛云京,闻子仪公斩元振,也把害邓景山的罪魁斩杀。从此河东诸镇,莫不奉法。

   七、饮酒自若

    子仪公进封汾阳郡王,统帅三军出征绛州时年已66岁。岀征前众女担心其危,郭公笑曰:正义之师,上天保佑,定可马到功成,到时还要享受你们孝敬的肥肉哩!果然如此,速战速捷,待汾阳王腊月十二生辰,女儿们对父亲的安慰话予以当真,各提一刀肥肉赶赴汾阳为父王贺捷贺寿。厨师精心设计,将肥肉配料做成八盘八碗,八盘代表八女之心,八碗代表八子之孝。宴席上,女儿们轮番向父王祝贺。吃儿女饭,喝王府酒,郭公谈笑风生,饮酒自若,丝毫无居功之色。故有佳话:“饮酒自若汾阳王。”王者风范,可鉴日月。由此,子仪公祖藉汾阳,就传下了“父亲寿诞六十六,要吃女儿一刀肉”的习俗;八盘八碗的汾阳王宴席在汾阳流传至今,2006年评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八、忠贞事国

    上元三年(762)四月十八日,肃宗崩。元振等迎太子行监国之礼。二十日,拥立太子即位。就是代宗。元振自恃有定策功,专权乱政,仇视元勋老将,巧行离间,以子仪公功高望重,请解除其兵权。代宗被其胁迫,遂罢免子仪公副元帅,加实封七百户,派充肃宗山陵使,主持修筑陵寝事宜。子仪公缴还兵权,谢恩后,遂进上肃宗前后所赐诏书敕书,并上表陈情。代宗览子仪公的表章,又读肃宗赐子仪公的诏敕,知肃宗对于子仪公感激其拥戴,赞叹其忠勤,体念其奋战的艰苦,褒奖其收京的丰功,情词恳挚,恩谊极深。心中感悟,立即答诏曰:朕不德不明,俾大臣忧疑,朕之过也。朕甚自愧,公勿以虑。由此代宗与子仪公,谊属君臣,情同手足。鱼朝恩、程元振等虽然竭力离间和倾轧,但代宗思念与子仪公久共患难,及收复两京之大功,待他更厚。

   九、汾州平叛

    代宗广德元年(763)九月,子仪公旧部仆固怀恩(铁勒人)反于汾州 (今汾阳市)。广德二年(764)正月,代宗召子仪公:“闻朔方将士思公,如枯旱之望雨,公为朕镇河东,汾上之师,必不为变”。正月二十日,命子仪公兼河东副元帅、河中观察、云州大都督。二月十日子仪公至汾州,怀恩部下数万人,全来归顺,鼓舞涕泣,喜其来而悲其晚。

    子仪公汾州平叛,还有一宗感人至深的仁义之举:子仪公带兵来到汾州时,仆固怀恩已仓惶出逃,仆固的母亲将自己捆绑,走出府门,请罪受死。仆固原是子仪公手下大将,忠勇直爽,这次反叛,事有蹊跷,又知仆母苦劝不听,就命将老夫人礼送入府。这时帐下诸将有主张杀其母以谢天下的,有主张押送京城扣做人质的,子仪公只微笑而不作答。第二天,子仪公亲自入府,向老人下拜说,老夫人忠君爱国,实为千古懿范,当朝良母,本当上奏朝廷,颐养天年。随即选派专人带上奏本,锦车玉辇,护送京城。

    十、单骑退敌

    唐代宗永泰元年(765),仆固怀恩引吐蕃、回纥等少数民族武装侵入唐朝腹地。子仪公此次以一万余人,对抗回纥吐蕃联军三十余万,众寡悬殊,情势危急,幸子仪公早年历任单于、安北两都护府及振远、横塞、天德诸军使,久在塞外,诚信、德威著于回纥。及为副元帅,指挥回纥兵马,收复两京,其威惠赤诚,更为回纥将士所感服爱戴。故在泾阳被围,深知国家存亡,在此一举,遂决定联回纥击吐蕃,他力排众议,挺身前往,单骑会敌。来到敌军营前,把盔甲、长枪都扔到地上。回纥酋长看得清楚,都说:“郭令公来了!”纷纷下马跪拜迎接。子仪公紧紧拉住酋长的手说:“你们对唐朝有莫大功劳,唐朝对你们的报答也不浅。为什么要负先约犯唐境,弃前功结怨仇,背恩德助叛臣?仆固怀恩叛君弃母,对你们国家又有什么好处!现在我只身前来,任凭你们抓我、杀我。”子仪公大仁大义,感以至诚,化敌为友。回纥与唐盟约,共击吐蕃,大捷凱旋,转危为安。

   十一、忍辱安国

    大历二年(767),奸臣鱼朝恩派人掘毁子仪公父亲的坟墓,而鱼朝恩又是代宗最宠信的权臣,所以朝野内外都担忧子仪公会报仇雪恨,从而引起朝廷变乱,代宗皇帝亦生怕子仪公手握重兵因此事起兵造反。可是拥重兵、居高位的子仪公明知此事是鱼朝恩所为,可为了国家的安宁,上朝时未等皇帝发话,就下跪自责:我平时管教部下不严,时有士兵损毁他人坟墓的行为,今我父亲坟墓被掘,那是天谴,只能怨我,不能怨恨他人。还么一宗世人均难接受的伤天害理大事,这么一场人心惶惶的国难民灾,就这样被子仪公以国为怀,忍辱负重,化为乌有。

   十二、感化奸佞

    尽管鱼朝恩那样毒害,子仪公却不与计较,仍待以至诚。两唐书都记载:鱼朝恩又尝约子仪公宴饮,元载使人报告子仪说:“军容 (朝恩曾为观军容使)要杀害你。”子仪公的部下,都愿裹甲(衣服里面穿上铠甲)随往,子仪公不许,仅带家童数人赴宴。朝恩问子仪公:“你带的从人,怎这样少呢?”子仪公答道:“有人说你要害我,我不相信,所以不多带人来。”朝恩闻言,流涕愧拜说:“令公真忠厚长者!”新唐书郭子仪传将这件事,紧书于朝恩使人掘子仪公父墓之后,可见子仪公不但有容人的雅量,且具化鸱枭为凤凰的襟怀,所以朝恩终被至诚而感动。

   十三、肝胆保都

    代宗广德元年(763)欲迁都洛阳,这实在是关系唐朝安危存亡的一件大事。子仪公不顾个人得失,不惧凶宦,向代宗奏表,分析长安洛阳地势的优劣,谈及迁都的利弊。代宗览表垂泣,对左右说:“子仪用心,真社稷臣也!可及还京。”十一月,代宗自陕州还长安,子仪伏地请罪,代宗停车慰劳他说:“朕用卿不早,故及于此。”遂赐铁券,并画其像于凌烟阁。自安史乱起,西北边军,皆入援京师,吐蕃乘机攻占河西陇右及安西北庭,势力骤强,正要积极东侵,席卷中原。倘唐朝后退一步,关内有失,中原可就完了。所以子仪公挽回迁都洛阳的成议,对唐室贡献之大,并不亚于收复长安。

   十四、德治军心

    子仪公治军,言传身教,身体力行,他待部下如子弟,管家兵极严明,深受部属拥戴。子仪公为河中节度使时,面对军中缺乏粮食,他让军队开荒种粮,实行自给,并带头自耕一百亩。于是“士卒皆不劝而耕,是岁,河中野无旷土,军有余粮。”相传今汾阳田屯、靳屯即当时屯兵种粮之地,村名由此而来。子仪公曾经下令不得在军中无故骑马,可是郭家乳娘的儿子犯禁,执法的都虞侯就把他杖杀。子仪公的儿子向父亲哭诉,说这个都虞侯太横暴,太不顾郭家的脸面,应该处置。子仪公不仅不听从儿子的要求,还赏赐了这位执法官,并且大骂儿子是不懂事的奴才。

   十五、屡授不受

    代宗广德二年(764),子仪公至汾州靖仆固怀恩之乱,诏为太尉。子仪公因官位太高,三次坚辞始得获准。改诏尚书令,子仪公又以唐室从不外受尚书令,故复再三恳辞获准。充北道邠宁泾原河西朔方招讨观察使,仍兼前官关内河东副元帅、中书令。子仪公屡次上表辞封,涕泣恳辞,感人至深。由此缘故,汾州城西北子仪公带兵至汾州靖仆固怀恩之乱驻地,就称为郭太尉庄,即现今的堡城寺,汾阳王酒厂就建在此地。

   十六、绑子上殿

    唐赵粼《因话录》记载:子仪第六子暧,尚代宗第四女升平公主,年岁相若,偶相口角。郭暧说:“尔恃尔父为天子?我父薄天子而不为”。这话使公主受不了,入宫对代宗哭诉。子仪公缚子郭暧入朝请罪,代宗握子仪手笑说:“不哑不聋,不作阿家(音姑)阿翁。儿女闺房之言,何必当真!”留共欢宴,并遣人送公主归第。

    根据《因话录》编演的、始演于汾孝一带的戏剧《打金枝》,脍炙人口,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汾阳王子仪公七十寿辰之日,朝臣子婿往贺,唯独六子郭暧之妻升平公主自恃金枝玉叶,不肯前去拜寿,出于一片孝道之心,郭暧回宫口出狂言,怒打金枝。子仪公得知,他不去怪罪儿媳妇之不孝,而是罪处儿子之不忠。为防此事造成君臣不和,国家遭难,他立即绑子上殿,向代宗下跪请罪。代宗皇帝深受感动,不仅不对郭暧问罪,还以加官晋级,使这一恶作剧完美收场。

   十七、家事公开

    子仪公忠贞事国,再造唐室的丰功伟绩,无人能及。至其盛统厚泽,富贵寿考,也为唐代第一人。而子仪公的富贵荣华,却是无可非议的。子仪公宅院,采取开放式管理,无论贵贱乃至里巷负贩之人,都可以自由出入。子女们不理解,子仪公给他们解释:国家给我一千官兵五百马匹,我们整天高墙闭户的,人家不知道我们里面干啥,那不就会有人造谣生事?今“荡荡无间,四门洞开,虽谗毁是兴,无所加也。”

    子仪公手下出来的将领很多已经是“王侯重贵”,但去了王府,却“子仪颐指进退,如仆隶焉”。大家都习惯以给他做仆隶而自豪,如果某一个人想不干,他自己都会觉得别扭,这在心理学上叫“群体动力理论”。德国心理学家勒温是这理论的创始人,而子仪公早他一千年就已经运用自如。

   十八、植才辨奸

    子仪公善于培植人才,他所奖拔的僚佐将吏,位至将相及公卿者达六十余人,在河中府立碑刻其姓名,世以为荣。子仪虽极宽厚,却有识忠奸之智。当其病重时,百官前来省视,并不屏退姬妾,唯卢杞来访,就命姬妾退避,以礼接待。家人不解问故?他告诫说:“这个人貌丑心险,你们见了忍不住会发笑,这样他会记恨在心,将来他得势,我子孙会受害的。”正如所料,后来卢杞果为奸相,害人误国,报复前嫌,唯子仪公居安思危,心细如发,处事周全,使后人免受其害。 

   十九、泽加西夏

    西夏是以党项族为主体的国家,辖境包括宁夏全部、甘肃大部、陕西北部、青海东部和内蒙部分地区。安史之乱,拓跋守寂出兵助唐平判有功,被提升为容州刺史,领天柱军使。唐皇并任命拓跋部首领拓跋赤辞为西戎州都督,赐姓李,他就是后来西夏帝王的祖先。因恐党项族与吐蕃联手入寇作乱,其时身为朔方节度使的子仪公表请代宗将党项羌部落迁到银州(今陕西米脂县)以北、夏州(今陕西靖边县境)以东地区,并将都督府迁置银州。党项族迁居内地以后,“其所业无桑事”即无农业,专以畜牧业为生,仍处于原始社会状态。子仪公代表朝廷对其党项族人妥善安置,引导农桑,据记载内附者三十四万人之众。子仪公除武装保护西夏人民安居乐业之外,还采取文明教化,使其和睦相处,社会安定,人民免除战乱之苦,唐王朝也消除了一方战乱之患。因此对子仪公的恩德,西夏人民永留心中,世代不忘。

   廿、捐薪助国 

    大历八年(773)冬,回纥宰相赤心来唐,卖马一万匹。主办的官吏,因为国库空虚,仅买千匹。子仪公得知,奏请代宗:“回纥前后立功,宜酬答其意,中原也需要马,臣请输纳一年俸物,充回纥马价。”代宗虽不允许,可是国内外,都称其忠,唐朝与回纥关系,亦因此而更为亲近。

   廿一、功高不傲

    唐人笔记《因话录》还记载,大历十年(775)八月二十日,子仪公曾奏请朝廷任命一县官,可是代宗皇帝迟迟不予敕封。同僚官员说:“凭令公的功德,奏请任命一名官吏竟然不能如愿,一定是丞相没有及时向皇帝上报,分管吏员也太不懂道理了。”子仪公听到这话,对地方僚员说:“自国家艰难(指安史之乱)以来,朝廷姑息迁就掌握一方军权的长官武臣,他们的要求没有办不到的。因此掌握一方军权的长官很骄横,使得朝廷疑虑他们,以致出现方镇割据的局面。现在我奏请任命一名下属官吏,朝廷的命令没有下达,是我奏请任命的人不合适罢了,这是圣上对我的恩德和优待,是圣上对我的信任,圣上不认为我是个方镇武臣,各位应该为我祝贺才是!”听了这番话的官吏和百姓,都认为汾阳王公正忠诚,都钦佩他不居功自傲的高风亮节。

   廿二、敷衍权要

    代宗时,权臣和宦官,常常嫉功忌能,误国害民。子仪公深知己身关系国家的安危,决不意气用事,还借机敷衍,以避祸端。如大历二年(767)二月,子仪公自河中回朝,宰相元载王缙、左仆射裴冕、户部侍郎第五琦、京兆尹黎干、内侍鱼朝恩等,各出钱三十万,设宴于子仪公宅中。朝恩出罗锦二百匹,为子仪公缠头(赏歌舞人)之费,极欢而罢。三月,鱼朝恩又在自己住宅,设宴请子仪公与宰相、节度使、京兆尹等。第二天,子仪公也在自己家中设宴,回请他们,籍以敷衍。三日后,汴宋节度田神功入朝,也在私宅中,宴请子仪及公卿。鱼朝恩是最骄横贪暴的宦官,屡向代宗谗毁子仪公,两度夺其兵权;元载王缙都是弄权乱政的奸相,黎干是朝恩的党羽,田神功是骄纵的军阀。子仪公为了国家,不得不降心与他们周旋。朝恩虽然仍旧倾陷子仪公,但终归无效,国家赖以安定。当时民众都了解子仪公之用意,故对宴席的豪奢,绝无非议。
    廿三、鞠躬尽瘁     

     子仪公武举高中,早年从军。五十三岁任安北都护府横塞军使,为边上名将。五十八岁,为朔方兵马使兼九原太守。五十九岁,任朔方节度使,受命东讨禄山,所向皆捷。六十岁,下井陉,拔常山、赵郡。六十一岁,为副元帅,收复两京,再造唐室。六十三岁,初失兵权。六十四岁,为邠宁节度使,以备吐蕃。六十六岁,出镇绛州,安定河东。六十七岁,为关内副元帅,破走土蕃,又复京师。六十八岁,至河中及汾州,靖仆固怀恩之乱。六十九岁,自河中至泾阳,单骑会回纥,共破吐蕃。七十三岁,自河中移镇邠州,立于国防最前线,在近十年间,前后共六次大破吐蕃,使其数年不敢入寇。直至八十二岁还在指挥作战护国。八十三岁,德宗即位,才得辞去副元帅及诸使职。八十五岁(781年即建中二年六月十四日),薨于私第。身系国家安危,任将帅四十余年。贵极人臣,却竟“高而不危”;功勋盖世,终能“满而不溢”。不挟私报怨,不乘危邀君。一生军务缠身,退休后仅仅两年左右,就离世而去。说他“穷奢极欲”,那只是人们对他的愿望与褒奖。用“鞠躬尽瘁”来总结,方为恰当。
    廿四、谥封忠武

    德宗建中二年(781)夏,子仪公病重,德宗命舒王谊(德宗子)传诏省问,子仪已不能起,只用手叩头谢恩。六月十四日,子仪公逝世于长安亲仁里汾阳王府第,享年八十五岁。德宗闻信震悼,废朝五日。下诏褒扬:天地以四时成物,元首以股肱作辅,公台之任,鼎足相承。上以调三光,下以蒙五岳。允厘庶绩,镇四夷。体元和之气艰贞一尺德,功至大而不伐,身处高而更安。尚父比吕望之名,为师增周公之位盛业可久,殁而弥光。故太尉兼中书令、柱国、汾阳郡王、尚父子仪。可赠太师,陪葬建陵,即陕西礼泉县肃宗陵。一品坟高一丈八,诏特加十尺。葬日,德宗在安福门临哭,亲送灵车,百官陪位哭泣。赐谥忠武,配飨代宗灵庭。饰终盛典,身后哀荣,古今罕比。

   廿五、一家荣封

    唐德宗一家荣封诏: 朕承天命,嗣业鸿基。眇身冲幼,而托处王公之上;综理万机,而惧失执中之旨;兢兢业业,未知所济。深赖我尚父郭子仪,奠安海宇,保义王家;四朝大难,屡赴削平。文足以润色圣膜,武足以戡定祸乱。亦尝盟誓山河,琢刻金石,许宥十世矣。今摄冢宰之位,用充山陵之使,进爵太尉中书令,增实封通前三千户。尔之高曾祖考先已追赠为侯,今考妣加赠前职。其妻王氏,贞洁节操,令德彰闻,封赵国夫人;次,张氏,淑慎懿美,贤声素著,封韩国夫人。其子郭曜封代国公;郭希(加日字旁)封赵国公,进兵部尚书;郭暧封驸马都尉,殿试中监,封清源侯;余五人皆封列侯。其婿赵纵,王宰等七人俱进金紫光禄大夫,有差。呜呼! 荣大者受厚禄,德盛者获尊爵。故武功以显得,而文德以行褒。尔其恪守厥职,贻厥孙谋,永辅朕之不逮,尚德懋哉。

   廿六、汾阳郡望

    春秋时,南、北二虢被晋国消亡后,其族人被赶迁在今山西汾阳境内,形成虢城村,建邑虢衍县,族人为避难而改虢为郭。传到唐代子仪公封爵汾阳郡王,郭暧妻封虢国夫人,郭暧四子取顺宗四女封西河公主,子仪公之孙郭锋爵封汾阳郡公。从此汾阳有了郭太尉庄与孝臣村、爱子村,以及郭村、郭家庄等一些与子仪公直接关联的村庄。在汾阳这块土地上,郭氏家族在子仪公之后还岀现诸多显赫人物。至今,在包括汾阳、平遥、介休、孝义在内的古虢衍县境,郭氏仍为大族。据1990年人口普查,在汾阳480个姓氏中,郭姓排列第九。在山西有90多万,郭姓排列第七。汾阳郭氏与汾阳郡望因汾阳王而形成,汾阳堂号遍及海内外。现存太原傅山碑林,明代罗伦撰《郭氏族谱序》云:“郭得姓自周虢叔。林宗振汉,郭子仪鸣唐,太原汾阳著望天下。”宋代欧阳修所撰《郭氏旧谱序》云:“所至皆以汾阳为封郡望,此汾阳郭氏之攸始也。”据广与记“汾阳本汉太原郡,故我郭氏亦称太原郡,其称虽异,其义则一也。今竟有以汾阳与太原郡为两派不同宗者,则误之甚也。”《春秋战国时期郭氏迁徙情况》载:“汾阳县内大虢城、小虢城即因虢人居于此而得名,他们是太原郭氏的最早祖先。”

   廿七、播迁各地

    由于晋献公“假虞灭虢”改虢为郭的郭氏族人扎根汾阳,汾阳就成为郭氏族人的发祥之地、迁徙之地。唐末五代时期,郭氏族人大规模南迁,其中尤以子仪公后裔的南迁在家谱、正史和地方志中记载最为详细。根据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家谱研究中心所珍藏的家谱资料记载,从汾阳南迁的子仪公后裔有十支,遍布河南、安徽、浙江、江苏、江西、湖南、福建、广东、广西等地,然后又从福建、广东等地陆续迁往海外。子仪公的后裔,不论迁居哪里,他们都公认汾阳是其始迁地,是他们的旗帜和堂号。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东南亚各国和我国香港、台湾地区,都有子仪公的后裔,都用“汾阳”做他们的堂号,组汾阳郭氏族群,编汾阳郭氏族谱,建汾阳郭氏祠堂。

   廿八、传世狂草

    子仪公不仅是叱咤风云、战功盖世的武将,亦是文才出众、以德治国的儒相,还是尤工狂草的书法家。代宗广德二年秋(764),郭子仪率兵平定仆固怀恩之乱屯兵汾州,一片感触之情,戎马倥偬之余,挥笔书写了诸葛亮后出师表。这是一幅气吞山河的狂草,笔势连绵廻绕,字形变化灵巧,气势磅礴,如飞瀑横空,湍湍奔流;细品其结字,因势生巧,珠迸玉溅,字形大小参差,疏密虚实幻变,在有限的尺幅之中,形成空间浩茫的强烈视觉感受,给人以势韵兼具、奇正相生的不尽美感,深为历代书法名家所喜爱。宋初名将曹彬谓其“宝色陆离,笔法神奇”。明代名臣刘伯温赞曰:“郭公为唐第一流人物,而书亦为第一”。明代大书法家祝允明也为之叹服倾倒,他说“得展郭汾阳此卷,方悟运笔之妙!”今人书家,更为推崇,奉之为狂草之尊。

   廿九、虔诚祭祀

    虢叔后裔郭子仪,“功盖当代,再造唐室”,封王汾阳,恩泽汾阳,子子孙孙繁衍汾阳,更由于子仪公的品德才华,郭氏族人及汾阳官民对其十分敬仰。子仪公去世第五年,汾阳就建庙祭祀。明万历十三年汾州知府又在大相村建汾阳王庙。第三座在大南关,建于万历三十七年,由汾州府同知杨伯柯与继任尹觉民主建。“王受封于汾阳,则汾阳乃王食报之地,以故朝代虽更,报祀不替。是王之神灵在海宇,虽所共仰,在汾阳独切。”杨公为汾阳王庙所撰碑志,既真实地道出汾阳官民崇敬、怀念、报祀汾阳王之情,又确凿无疑地言明汾阳乃郭子仪封爵食邑之地。此外,郭暧官邸所在爱子村还有汾阳王衣冠冢。改革开放以来,包括港澳台在内的中华大地郭氏,以及旅居世界各国的郭氏后裔,年年都有组团或单独来汾阳寻根祭祖。汾阳王府的重建,使天下郭氏的祭祖圣地更加完善,亦充分体现了汾阳人对子仪公的崇敬与怀念。

   卅、和谐之圣                        

    纵观子仪公一生,他以自身的崇高品德,人格魅力,忠实行为,表率作用,感化他人,感化社会。具体来说,他感化了同僚,感化了朝廷,感化了奸佞,感化了敌人,感化了部下,感化了人民,感化了外族,感化了邦邻。他化险为夷,化敌为友,化干戈为玉帛,化争斗为和谐。他用感化,保住了唐室江山,使国家减少战乱;他用感化,保住了自身富贵寿考,官越做越大;他用感化,保全了儿孙满堂,兴旺发达。子仪公是构建和谐的楷模,是和谐师尊。中国有文圣、武圣。文圣是孔子,武圣是关公。子仪公是儒学与国学的践行者,又集文武于一身,且全面施展,成效圆满,因此子仪公是一位和圣,即构建和谐之圣。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