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令公风范 >> 浏览文章
子仪公的“三不”是成就一生圆满的基石
日期:2016年09月07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天津 武清 郭玉广


    汾阳王子仪公,被史学家称为第一圆满将军。说其圆满,一是功盖天下无人能比,再造唐室,力保大唐安定二十余年;二是品德崇高无以复加,被誉为“大雅君子,社稷纯臣”;三是功德圆满世所罕见,位极人臣,富贵长寿,子孙满堂,德泽后代。历史上的功臣,得以圆满者不多。子仪公伴君伴“虎”几十年,所以能打破功臣难以善终的魔咒,得以圆满,这其中固然有皇帝开明等诸多因素,但最主要的是很好地做到了以下“三不”:
    一.不居功自傲。
    子仪公屡建奇功,功劳大到了连皇上都为不知如何奖赏而发愁的程度。身处功高盖主的境地,头脑始终保持了高度清醒,从不以功臣自居。
    1.淡泊封赏。在中唐,子仪公战功第一。有人说,李光弼“战功推为中兴第一”。这一说法,有违历史,本人不敢苟同。若说在平息“安史之乱”前期,李光弼与子仪公齐名,还说得过去。但在子仪公被奸臣陷害,李光弼接替子仪公任天下兵马副元帅丢了洛阳之后,就一蹶不振,基本上没再有过什么出色表现。而子仪公又立战功无数:收复洛阳;扫除残余,彻底平息安史之乱;破吐蕃,再复京师;平息仆固怀恩叛乱、周智光等叛乱;单骑退回纥,大破联军;前后六次破吐蕃,使其不敢入寇……  战功第一是不争的事实。子仪公功劳虽大,但从不计较封赏。立了功朝廷或封或赏,只要不过分,就泰然受之。受到非但不封不赏反而削职降级等不公待遇时,亦能坦然处之,从不说三道四,该怎么干还怎么干。乾元元年(758年)擒获叛将安守忠,上元三年(762年)平息河东叛乱等几次立了大功后,朝廷不但没给封赏,反而解除了其兵权。部下愤愤不平,子仪公却一句怨言没有。后吐蕃入寇长安被占、仆固怀恩叛乱等,朝廷不得不启用时,子仪公就像没受过任何“委屈”一样,愉快接诏,领兵就走。
    2.忠心不二。子仪公功劳越大,皇室的疑忌也随之越深。对此,子仪公以“忠心”对“疑心”,不但不怨恨,反而对皇室更加忠诚,从不与朝廷“较劲”。有人诬告其谋反,皇上下诏要其回朝。子仪公不管身在哪里,均“朝闻命,夕引道”,不带兵卒,不修边幅,以最快速度赶到皇帝跟前。皇上一看其白发苍苍、风尘仆仆的样子,就知道冤枉了子仪公。只好谈谈战事,给些奖赏,让其回前线继续领兵打仗。子仪公受委屈越大,“工作”就越加用命,仗也打得越发漂亮。几次下来,皇上也就彻底相信了子仪公的忠诚。面对奸臣的暗算和朝廷的疑忌,子仪公还采取了直言上书的做法。上元三年(762年)肃宗驾崩,宦官程元振等自恃拥立有功,蛊惑代宗罢免了子仪公副元帅之职。子仪公缴还兵权后,遂将肃宗所赐一千多道诏书敕书上进代宗,并上表表达自己忠勇报国之心。代宗阅览表章,又看了肃宗所赐诏敕,赞叹子仪公之忠勤,体念奋战之艰辛。立即答诏曰:朕不德不明,俾大臣忧疑,朕之过也。朕甚自愧,公勿以虑。此后代宗与子仪公,谊属君臣,情同手足。
    3.坚辞重位。子仪公对高官厚禄看得很轻,从不倚仗自己的功劳伸手向朝廷要官,曾先后六次上书,两辞重位。第一次,广德二年(764年)九月,代宗封子仪公为太尉。子仪公认为太尉位居三公之首,职位太过崇高,两次上表恳辞,未准。遂第三次上表,并亲见代宗涕泣恳辞,代宗不得已收回成命。第二次,当年十月,代宗下旨命为尚书令。尚书令是唐代最高最实的官职,仅太宗为秦王、德宗为雍王时任过此职。子仪公不受,上表恳辞。代宗不准,命有司催其赴尚书省上任,并诏宰相百官送往。子仪公再次上表,代宗深觉非此高位不足以酬其大功,不准,并不许再辞。子仪公犹以此职非人臣所应居,第三次上表坚辞。代宗鉴其出于至诚,只得准辞。命将其让德宣付史馆,并赐美人、珍玩等。
    4.谦谨自律。子仪公稳重老练、谦谨自律,凡事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三思而后行。子仪公豁达大度、心胸宽广,凡事看得开、看得远,做人做事总是有理有据,进退有节。子仪公功勋卓著,但从不摆功臣架子,从没像某些“功臣”那样“老子天下第一”,目空一切,忘乎所以,在皇上面前都敢“摆谱”。功劳越大,对皇上就越加忠诚,对同僚就越加恭敬,对部下就越加宽厚。说话办事总是和和气气,极少与人结怨。子仪公在家也非常随和,与家人、下人十分和谐。一次,手下一名将领到外地任职去王府辞行,看到“王爷”正伺候夫人、女儿洗脸。在下属面前,非但不觉脸上无光,反而得意非常。子仪公谦谨自律,不仅是一种美德,也是成就其圆满的“法宝”之一。
    二.不拥兵自重。
    子仪公自安史之乱始到去世前一年,绝大多数时间手中握有重兵。当时的唐朝,拥兵自立、割据一方者大有人在。而子仪公却始终没有过任何非分之想,做到了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条件听命于朝廷。
    1.不幸危而邀君父。子仪公一生恪守忠君之道,对朝廷、对国家、对人民始终是“晏然效忠,有死无二”。作为武将,在朝廷信任时挺身而出为国效命,大都可以做到。但在朝廷猜忌不断,且多次“对不起”自己时,还能无条件听命于朝廷,就很少有人能够做到了。子仪公就是这样一个人,始终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国家有难时,不讲任何条件,也不管形势多么险恶,都勇往直前拼死效命。广德元年(763年)九月,吐蕃乘唐朝西部空虚,大举攻唐。先是占领了泾州、奉天、武功,很快打到了长安城下。代宗逃往陕州,长安被吐蕃占领。朝廷急忙下诏,命子仪公、李光弼等勤王抗敌。李光弼害怕朝廷对其不利,“迁延不就”。子仪公接到诏书时,因已被削兵权,部下只有20余骑。子仪公带着这20余骑立即奔赴前线,边走边召集散兵游勇。到达蓝田时,各路勤王之师亦相继到达,均愿接受子仪公统一指挥。面对敌强,采用虚张声势、声东击西之计,很快收复了长安。子仪公“失宠无怨”,“不幸危而邀君父”,真“社稷纯臣”也。
    2.不挟憾以报仇雠。肃宗、代宗时期,宦官弄权十分猖獗,许多有功将领都曾遭其毒手,子仪公也未能幸免。乾元年间,子仪公、李光弼等九节度使讨伐安庆绪,宦官鱼朝恩任观军容宣慰使。以九节度使的兵力,本可以一举将敌歼灭。但因鱼朝恩不会用兵,加上天气原因,唐军不但没胜反而战败。鱼朝恩一向忌妒子仪公,便把责任推到了子仪公身上。肃宗不明真相,削了子仪公兵权。代宗即位,宦官程元振一通坏话,皇上罢免了子仪公副元帅之职。史朝义占据洛阳时,代宗想让子仪公任副元帅随雍王进讨,鱼朝恩、程元振再次阻挠,未能成行。鱼朝恩、程元振一而再再而三背后捅刀子,双方恩怨之深可想而知。子仪公父亲坟墓被盗挖,人们都认为是鱼朝恩指使人干的,子仪公也心知肚明。当时子仪公有兵有权,朝野上下都以为要有一场大“风暴”来临。子仪公从前线回到京城,入见代宗,代宗问起此事,边哭边说:“臣久主兵,不能禁暴,军士残人之墓,固亦多矣。此臣不忠不孝,上获天谴,非人患也。”子仪公的一段话,避免了一场政治风波的发生。以子仪公“实力”,若“要求”皇上重办鱼朝恩,一定能够办到,但可能会因此引起朝廷震动。为维护朝廷稳定,子仪公毅然放弃报仇。“不挟憾以报仇雠”,真“大雅君子”也。
    3.明大义永无异心。子仪公在朝廷,有着“废立在一言耳”的极强影响力。《资治通鉴》载:郭暧尝与升平公主争言,暧曰:“汝倚乃父为天子耶?我父薄天子不为!” 公主恚,奔车奏之。上曰:“此非汝所知,彼诚如是,使彼欲为天子,天下岂汝家所有耶!”从代宗的话可以看出,子仪公确有“改朝换代”之实力。但子仪公对朝廷从未有过半点异心,总是一心一意地维护朝廷稳定。吐蕃逼近长安,代宗出幸陕州。代宗刚出长安,就有人对皇位眼红了。射生将王献忠带几百骑兵,“胁丰王珙(玄宗第二十六子)等十王西迎吐蕃”。在开元门内碰见了子仪公,王献忠下马说:“今主上东迁,社稷无主,令公身为元帅,废立在一言耳。” 子仪公没出声,李珙从后面走过来说:“公何不言!” 子仪公看他们真有野心,将其大骂一顿,“以兵援送行在”,交代宗处理,一场政变被粉碎。在这场动乱中,子仪公若有一点“想法”,唐朝历史将被改写。
    三.不忘本弄权。
    子仪公权倾朝野、富甲天下,但任何时候都没有忘记自己为臣、做人之本分,从不越位,从不弄权害人。
    1.处处维护皇室权威。子仪公自入仕途以来,始终坚守了一个原则,这就是处处维护皇室权威,绝不言皇室短处。乾元二年,九节度使在相州失利,肃宗派中使宣子仪公回京。军中不悦,士卒痛哭流涕,拦住中使,请求把子仪公留下。子仪公“骗”士卒们说:“我是去送别中使,不是要离开。”跃马随中使而去。在皇上对其不公,回京“前景”难料的情况下,子仪公还是毫无怨言,既不让部下为自己申辩,也不顾及自己的性命与前途,毫不迟疑地遵旨回京,最大限度地维护了皇室权威。大历十年,子仪公在汾阳时,“尝奏一县官,而敕不下”。判官张昙看不下去,说:“以令公勋德,而请一吏致阻,是宰相之不知体甚也”。子仪公听到后,说:“自艰难以来,朝廷姑息方镇武臣,求无不得,以是方镇跋扈,使朝廷疑之,以致如此。今子仪奏一属官不下,不过是所请不当圣意。” 明明是朝廷“不知体甚”,但子仪公还是从维护皇室权威出发,体谅朝廷难处,为皇上开脱。此等忠诚,世间少有。
    2.凡事以大局为重。子仪公与同僚、下属相处,总是出以公心,从不把个人恩怨与公事挂钩,不管与自己关系好坏,该提的提,该赏的赏。子仪公与名将李光弼同帐为将,但由于性格不同,恩怨颇深。安史之乱暴发后,朝廷需一良将平定河北,子仪公不计前嫌,力荐李光弼为河东节度使。李光弼以为子仪公借刀杀人,临行前对其说:我赴死心甘,只求你不要加害我的妻子儿女。子仪公真诚地对其说:“現在是国难当头,我器重你,才点你的将,哪里还记得什么私怨呢?”李光弼听了非常感动,俩人相对跪拜,前嫌尽弃。后李光弼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军事才能,成为了平叛名将。子仪公手下大将仆固怀恩,作战勇猛,但脾气不好,“刚决犯上”,意有不合,谁都敢骂。子仪公作为他的上司,也挨过其骂,然子仪公从不记仇。宝应元年十一月,河朔平定,子仪公认为仆固怀恩立有大功,“请以副元帅让之”。朝廷遂以其为河北副元帅,加左仆射兼中书令等职。如此高风亮节,世所罕见。
    3.坚守为臣做人之道。子仪公一生严守为臣之节、做人之道,总是一身正气,从来不搞歪门邪道:一是不以权谋私,除了皇上的封赏,其他一律不沾。二是不结党营私,面对派系林立的官场,总是置身度外,拉帮结伙的事从来不干。三是光明磊落,远离小人,对官场上的相互倾轧、明争暗斗,冷眼观之,从不介入。四是摆正君臣位置。除封王、赐铁券、绘像于凌烟阁外,代宗还将女儿升平公主嫁给了子仪公六子暧公。子仪公与皇上见面,总是以臣的身份出现,从不借“亲家”之名与皇上平起平坐。暧公与升平公主发生冲突,说出了“汝倚乃父为天子耶?我父薄天子不为!”的不臣之语。子仪公得知,立即绑其入朝请罪。五是严教子女,在子仪公和夫人王氏的教育下,子女个个品行端方,才华出众,没有一人走上斜路。
    不居功自傲、不拥兵自重、不忘本弄权的“三不”做法,其核心是忠诚、无私和自律,是子仪公良好性格修养、高尚道德情操、宽广博大胸怀、深邃政治智慧和完美处世之道的集中体现。凭此“三不”,子仪公成为了“功盖天下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疾,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的“一代纯臣,千古完人”。它不仅是子仪公成就一生圆满的基石,也是汾阳王文化的精华所在。因此,我们要坚持以此及其所体现的思想内涵为核心,将汾阳王文化不断弘扬光大。

 


编辑:admin
上一篇:和谐之圣汾阳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