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山西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令公风范 >> 浏览文章
为响应《汾阳王》晋剧“演中改、改中演 建言
日期:2019年10月12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汾阳王》 晋剧能推向舞台,要感谢白雁鹏书记推动搭桥!感谢雷守直、何守法二位创作剧本!感谢汾阳文化局领导强玉山、路建锋奔忙操作申报!感谢国家文化部立项出资!感谢汾阳王酒厂资助!感谢导演与汾阳晋剧团演出团队付出辛劳!更感谢汾阳市委、市政府重视支持!

    响应剧团提出的“演中改、改中演”,为让《汾阳王》晋剧能如《打金枝》那样有生命力,人人爱看,久唱不衰,成为《打金枝》的连本戏。老朽大胆提出修改建言,恭请编导及各位专家学者批评指正、参考采纳!       
         
    先提现今演出剧的五点不妥之处
    一是将平仆固、收回纥发生时间,本为汾阳王七十之前的事,却演为七十之后。而且与《打金枝》有了冲突,即《打金枝》就是发生在汾阳王过七十大寿的事,地在国都长安,此剧《汾阳王》起头亦是汾阳王过七十大寿,地却在封地汾阳。既不符史实,又相互矛盾。
    二是没有明确演出汾阳王汾州平叛仆固,而是在汾阳过寿,编造“孤坟庄”祭灵,将战死者罪责一下加在领兵挂帅的汾阳王,汾阳王故而向死难者家属赔罪。这样情节,传播啥能量?谁还去为国出征?谁还敢为国家、为民族领兵挂帅?
    三是为让汾阳王领兵对抗回纥、吐蕃,代宗皇帝给汾阳王加官晋级。此情与汾阳王的品德与一贯行为大有不符。汾阳王是每每给官不要,就是这次汾州平判仆固之后,代宗反复给汾阳王封爵太尉都被数次谢辞,故留下汾阳现今堡城寺原叫郭太尉庄的典故。
    四是单骑会回纥,不是单骑会仆固。仆固是回纥的丈人,是叛逃到女婿国避难,他不可能当回纥的家,掌回纥的权,不可能由他说了算。何况,汾阳王会回纥之时,仆固因汾阳王临阵已羞愧而暴死。
    五是史实明明是敌众我寡,即敌军三十万唐军一万,却改为敌寡我众,以德劝和成为以势 逼和。

    再提对晋剧《汾阳王》修改建议
    宗旨:传播正能量,大事不违史实,小改符合情理,潜移默化、寓教于乐。
    第一场,“汾州大捷”
    过寿为庆捷,即庆祝汾阳王到汾州平息仆固之乱。庆典中,有汾阳王用府藏美酒犒劳将士;有对仆母处治之纷,下属要对反叛之母严加处治,而汾阳王数说仆固之母之忠,终被汾阳王说服,派人护送长安。随即报来汾阳王祖坟被毁,部下不平,愤怒万分。此时圣旨到,要汾阳王回京,部下愤恨又顾及汾阳王回京会丢命,劝汾阳王如仆固造反。汾阳王大义劝阻,他从国家与民族大局出发,接旨后立即冒险返朝。
    第二场,“忍辱救国”
    正当长安城人心惶惶,百官不安,鱼朝恩得意妄行,挑拨朝廷谋害汾阳王之际,汾阳王突然回朝见驾。不等代宗开口,汾阳王即下跪称罪,言称毁坟乃天谴,是自已带兵因管理不严常有遭损他人祖坟之事发生,是自身罪过引来的报应。一下化解朝臣与百姓不安,将罪魁鱼朝恩致于不仁不义之地,无地自容。
    正在此时,报来仆固由汾州西逃,煽动回纥、吐蕃联合反唐,大军压境。代宗听了慌神无主,汾阳王为国为民,自告奋勇,愿领兵出征。慌神无主的代宗一下振作起来,准命下旨让汾阳王挂帅出征。
    第三场,“家宴辞行”
    王府内妻女担心,夫人数说奸臣谋害仆固逼其逆反,谋害李光弼致其病故,谋害来瑱致其于死地事例,又面对敌方三十万大军,自身来年古稀,又孤军少兵,实乃凶多吉少,如此出征,正中奸臣下怀,劝汾阳王奏本装病推脱。汾阳王大义凛然,安慰说服亲人,在先祖坛下,恭敬祭祖,发誓以身报国,不胜不归。随即临阵收编一万人马,浩荡出征,亲人及长安百姓洒泪送行。
    第四场,“单骑退敌“
    战场气氛,敌三十万,我一万,敌杀气腾腾,民惶惶不安,极为险竣。如此阵局,如硬战,必造成众兵伤生,百姓涂炭。为了国家,为了民众,汾阳王想到劝和。正在此时,报来仆固暴死,汾阳王痛惜,为保护更多生灵,更加剧汾阳王劝和决心。在唉叹激奋情绪下,汾阳王免胄单骑闯入敌营。回纥头儿原听仆固造谣汾阳王已故而反,今突然见汾阳王出现帐前。他恐慌而惊喜,连忙下跪相迎。汾阳王上前扶起,诉说大唐对他们之恩惠,汾阳王与他们之情谊,战乱对被此之灾难。一下揭穿慌言,破解误会,说服回纥,收服吐蕃,以寡胜众,不战而胜。
    第五场,“凯旋回京”
    长安城门上,代宗与百官喜笑言开,城门下,众百姓载歌载舞,共迎汾阳王凯旋,共庆国泰民安。只见大军浩荡,汾阳王与归顺的回纥头领及将士归来。代宗下得城门,紧拉汾阳王手,唱表汾阳王收两京,平安史、息仆固、和回纥等一系列功绩;汾阳王唱表忠君爱国、为庶民、为民族保平安、求和谐之品德胸怀。汾阳王还表述了仆固之功与逼反之误,代宗深为感动,当即为仆固平反,请出仆固母致歉,仆固母感恩圣上,愧自身教子无方。君臣对唱,让观众全面地了解了汾阳王,借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传承中华文明。
剧末,代宗当面将女儿升平公主亲许汾阳王六子郭暧为妻。
    这一本戏原史实发生在公元764年至765年,汾阳王68岁与69岁之间。剧末许亲,第二年即公元766年汾阳王七十大寿, 发生打金枝典故,这本戏就成为《打金枝》前奏,两本戏结合,便是《汾阳王》连本好戏,全面地演绎“千古完人"、“和谐之圣”汾阳王郭子仪的美德功绩。起到传承中华文明的良好作用。

          郭世科   
(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荣誉会长)   
2019年10月10日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