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史实考证 >> 浏览文章
唐山县志与隆尧县志中的郭威、柴荣和圣穆皇后
日期:2014年08月31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唐山县志与隆尧县志中的郭威、柴荣和圣穆皇后

 

(清)苏玉  董树仁

 

       后周太祖  姓郭氏,名威,邢州尧山人。好读春秋,略知兵法。隐帝遇害,将士拥立威,国号后周,都汴,在位三年。(按史,汉高祖知远拜威为枢密副使。隐帝立,拜枢密使。破李守贞。隐帝与李业等谋杀威。威举兵渡河。辽主入寇,太后命威将大军击之。威发大梁,馆于澶州。癸丑旦,将发,将士数千人忽大噪。威命闭门。将士逾垣发屋而入,曰:“天子须侍中自为之。将士已与刘氏为仇矣,不可立也。”或裂黄旗以披威体,共扶抱之呼万岁震地。因拥威南行。辛亥正月称皇帝,国号后周,以木德都汴。在位三年而崩,寿五十三,葬新郑县之西韩堡。今城东北二里许郭园村,即其梓里也。)

世宗  名荣,柴氏,周太祖后兄守礼之子。太祖无后,养荣为子,封晋王。太祖崩,遂承大统。(按:周主以郭荣为开封尹,封晋王,兼侍中,判内外兵马事。特群臣希得见周主。中外恐惧。闻晋王兴兵,人心稍安。壬辰,周主殂,晋王即皇帝位。在位六年,寿三十九,葬庆陵。今城北山南村,即旧柴家庄,世宗故里。)

    后周圣穆皇后柴氏  后与周太祖同里,遂归焉。太祖微时喜饮博,后尝谏止之。及太祖即皇帝位,后先卒,追册为皇后。谥曰:“圣穆”。(孙志曰:吾读史至广顺、显德,而憬然悟五代之有可观者,其在后周宇宙间也。太祖诏百官上封事,则曰:“朕生长军旅,不亲学问。”及毁汉宫宝玉,则曰:“凡为帝王,安用此物。”卜朔,而拜孔子之墓祠,则曰:“孔子,百世帝王之师,敢不敬乎!”罢户部营田务,则曰:“利在民,犹在国也。”非贤主而能若是耶。世宗高平之捷,身先士卒,概然有削平天下之志。且曰:“兵在精,不在多。奈何朘民膏以养此无用之物。”此二君者,其爱民惜物之隐,谓非得陶唐氏之遗风欤。至器度撝谦,其浸洽于孔冈礼乐之化者,不可谓无自也。)

 

                                                                                                            选自光绪辛已仲夏重修《唐山县志》

 

 

注:①孙志,指康照十二年知县孙君缵重修的《唐山县志》。

        ②唐山,乃帝尧陶唐氏之封地。

        ③孔冈,唐山县西北十里,一名孔冈,相传孔子停车处。元许衡建书院于此。后有圣裔孔璠自曲阜徙居。

 

郭威

 

    郭威(904954年),字文仲,邢州尧山(今隆尧县西部)郭园村人。公元951年,代(后)汉称帝,国号“周”(史称“后周”),都汴(今河南开封市)。郭威即周太祖,在位三年卒。中国史学家公认郭威“期月而弊政皆除,逾岁而群情大服”,是中国历史上一位较为开明的封建统治者。

唐朝末年,中国进入了一个历史短暂的封建分裂割据时代。郭威在这样一个动荡不安的环境中逐渐长大。他出生于一个破落的官僚家庭。3岁时,随故人常氏迁居潞州(今山西潞安府黎城县)。唐天祐末年,18岁的郭威应募从戎,因其“性聪敏,喜笔扎”,“好读阃外春秋,略知兵法”,作战英勇而不断得到提拔升迁。公元947年,他帮助刘知远创建了后汉王朝,成了后汉的开国元勋。公元950年,郭威以枢密使领邺都(今大名府北沙庙)留守,天雄军节度使。是年十一月,后汉王朝内部发生了争权夺利的大屠杀。郭威在京的所有亲属被害后,汉隐帝还遣人驰邺,欲对他行刺。在大祸临头,生死攸关之际,郭威被迫兵发开封,隐帝死于乱军,郭威另立高祖刘知远之侄刘  赟为帝。翌年正月,郭威正式代汉称帝。

郭威自幼长于农家,又由军旅即皇帝位,这一非同寻常的经历,使他有机会接触到社会的各个方面,体察和了解一些社会弊端和下层人民的生活。即位后,为巩固新生的后周政权,实行了一系列开明的政治统治和改革,人民得以休养生息,境内乃安。他废除严刑峻法,改变蛮杀风气。梁、唐、晋、汉诸代,因乱世多盗,“不用律文,更定竣法”。后唐规定盗赃三匹者死,晋天福中加至五匹,并定,奸有夫之妇者,“无问强、和,男女并死”。后汉规定,“窃盗一钱以上皆死;又罪非反逆,往往族诛籍没”。郭威对此等滥杀无辜、使民心失望的严刑峻法有切腹之感,位后首革其弊,诏令简法宽刑。隐帝时,权知开封府的刘铢和权侍卫马步军都虞候李洪建,是残酷杀害郭威在京亲属的罪魁祸首。而后来,郭威只将“刘铢、李洪建及其党枭首于市,而赦其家”,并给以生活出路。当有的大臣对他的这种做法表现出不理解时,郭威曰:“刘铢屠吾家,吾复屠其家,怨仇反覆,庸有极乎!”郭威这种改变蛮杀风,并身体力行,报怨以德的做法,使朝廷内外大为震动。

    整饬吏治。为使政风清廉,郭威对贪官污吏严惩不贷。公元953年,跟随郭威多年的莱州刺史叶仁鲁,利用职权贪污绢一万五千匹、钱千缗。事发后,郭威遣人转告他说:“汝自抵国法,吾无如之何!”遂毅然令其自杀。对官吏不负责任、玩忽职守的作风和行为,郭威也不能容忍。供奉官齐藏珍奉诏治河,但其贪图安逸,无所用心,远离施工场地,甚至在河水涨溢、即将为害的紧急关头,依然安寝如故,漠然处之。郭威对此非常气愤,立即下诏将齐罢官流放。如是严肃吏治,以儆效尤,官吏的办事作风和效率有了改变和提高。另外,郭威还很注重罗致治国人材,把一大批地位虽不高,但很有才干者提拔到各级重要岗位,加强了新生政权的统治力量。

    减轻负担,珍惜民力,与民休生养息。唐末以来,战乱频仍,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还得向统治阶级交纳名目繁多、苛细的赋税杂役。梁、唐时苗租,民输十斗,加输二斗,后汉时谓之日“省耗”。后梁朱温把在淮南一带掠获的一大批耕牛租与东南诸州、县农民使用,规定农民每年输纳牛课的数量,以后就永不改变,牛死牛租不除,百姓深受其苦。对五代以来类似这样不合理的杂征,郭威曾先后诏除,深得民心。他在位期间,还重新制定了差役的征调办法,禁止在农忙季节使用民力,农民的负担有了很大程度的减轻。郭威出自下层社会,做了皇帝后,不但有惜民的恻隐之心,在生活方面还很注意节俭。他曾把后汉宫中玉器数十件碎之于庭,曰:“凡为帝王,安用此物!闻汉隐帝日与嬖宠于禁中嬉戏,珍玩不离侧。兹事不远,宜以为鉴。”并说:“朕起于寒微,备尝艰苦,遭时丧乱,一旦为帝王,岂敢厚自奉养以病下民乎!”于是严戒左右,“珍华悦目之物,无得入宫”,诏废各地向朝廷进贡珍美食物等旧制。郭威病重后,曾谨嘱太子柴荣,对其后事一定要从简办理,陵墓规模、设施要俭素,不得差配百姓等,如不按他说的办,则阴灵不相助。这正是一个饱经沧桑的封建帝王的难能可贵之处。

    罢营田,抚流离。唐末始营田,佃户只有劳作权而没有对土地的所有权和产品的支配权,国家、佃户获之甚微。这种生产关系对生产力是一个严重的束缚。郭威看到了它的诸多弊病,于公元953年诏罢营田,并把它充为佃户的“永业田”,使三万余无地者得到了土地。“民既得为永业,始敢葺屋植木,获地力数倍。”由于长期的兵连祸接,人口锐减,劳动力损失严重,后周北境与契丹交界地区,更是人烟稀少,土地荒芜。公元951年,瀛、莫、幽州一带遇水灾,大量饥民流入后周境。郭威知道此事后,诏谕地方州县,以粮赈济契丹饥民,并把无主荒地分发给他们,放免差税。几十万契丹流民得到安抚,恢复和发展了边境地区的农业生产。

    郭威还在兴修水利,发展商业贸易,限制佛教,整顿军队和加强中央集权等方面进行了一些改革,使得后周的政治统治较前代清明了许多。郭威在位时间虽不长,但他采取的措施体现了人民的愿望与要求,顺应了社会的发展趋势,社会经济在较短的时期内便得以恢复和发展,政权也因以得到巩固。北方的契丹,西北的北汉及南唐诸国,虽对后周怀有觊觎之心,便终不敢轻举妄动。

    公元954年,郭威病重,自知辞世不远,便立下遗诏,死后要“瓦棺纸衣而薄葬”。其反对铺张浪费,对丧事从俭、身先立行的作法,受到世人称赞。

郭威去世后,他制定的政策,在周世宗之世得到创造性地执行和发展。在后周统治时期,半个多世纪的动乱社会出现了一个由四分五裂到天下统一的历史转折。曾为这一转折做出重大贡献的郭威,在中国历史上占据着重要的一页。

 

                                                                                                                                                                                                                                                      选自《隆尧县志》

 

 

 

    柴荣(921959年),后周世宗皇帝(954959年)。邢州尧山(今隆尧县西部)山南村人,生于邢州之别墅。柴荣系周太祖郭威柴皇后之侄,柴守礼之子,幼长姑家,性谨厚,郭威深爱之,遂以为养子,名郭荣。及长,貌英奇,能骑善射,略通书史黄老。后汉时在郭威麾下先后任左监门将军、天雄军牙内都指挥使。郭威建后周,授镇宁军节度使(镇澶州,即今河南濮阳)。在镇,为政清肃,盗不犯境。广顺三年(953年)三月,授开封尹,封晋王。显德元年(954年)正月,郭威病重,加荣兼侍中判内外兵马事。同月,郭威病卒,柴荣即皇帝位。

    柴荣即位时,年仅34岁,年壮志大,雄心勃勃,表示要“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旧五代史周世宗纪》注引《五代史补》)。为实现这一宏伟目标,他竭诚求贤,虚心纳谏,驾驭豪杰,文武并用,大权独揽,勤于为政,在太祖郭威改革的基础上,继续在政治、经济、军事方面实行改革,从而缓和了阶级矛盾,恢复了残破的社会经济,增强了国力,为北宋结束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奠定了基础。

    一、重视法治与法制建设。柴荣要求选拔明干僚吏负责诉讼,做到“狱不滞留,人无枉挠”(《旧五代史刑法志》),对于那些折狱不平和徇私枉法的官员,则严加惩处。供奉官郝光庭因挟私断杀平人弃市,御吏丞杨昭俭等监察官员三人因鞫狱不实被罢职。显德二年(955年),柴荣亲“录囚”于内苑,在其带动下,“诸长无不亲察狱讼”(《资治通鉴后周纪三》),使五代以来遭到严重破坏的法治状况开始改观。当时通行的法律有前代的律、令、格、式和编敕,以及后周的制敕等,文辞古质、条目繁多,致使“贪猾之徒,缘此为奸”(《旧五代史刑法志》)。显德四年(957年),柴荣诏令侍御史张是等人重新编集刑书,次年编成,名《大周刑统》,以《唐律疏仪》为基础,《大中刑律统类》为蓝本,将律分类为门,附以与律文相近的令、式、格、敕,统一汇编,使“刑统”的形式固定化,在法典编纂斗力坚强的军队,进行了旨在统一全国的南征北战。柴荣即位伊始,即遭到北汉与契丹军队的联合进攻,他当即立断,组织兵力,御驾亲征,取得了高平之战的胜利。但这次北征也暴露了周军的严重弱点,老弱居多,军纪松驰,卒惰将骄,缺乏战斗力。柴荣深感“凡兵务精不务多”,首先整肃军纪,将在高平之战中不战而逃的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樊爱能、侍卫步军都指挥使何徽及所部将校70余人,皆按军法处斩。又大赏高平立功将士,数十名将校予以升迁,不少立功士卒被破格提拔到军、厢将帅(注)。接着,又大简诸军,招募全国勇武壮士充实殿前诸班,组建了一支精锐的殿前军。对骑、步诸军进行整顿,留精壮,汰老弱。经过整编,“诸军士伍,无不精当”,“甲兵之盛,近代无比”,军事力量大为加强。高平之战后,柴荣审时度势,“慨然有削平天下之志”(《资治通鉴后周纪三》),“思统一天下”(《宋史陶谷传》)。显德二年(955年)四月,令近臣二十余人各撰《为君难为臣不易论》、《平边策》各一篇呈览。五月,派大将王景、向训等出兵后蜀,至十一月中收复秦(甘肃天水市)、凤(陕西凤县东)、成(今甘肃成县)、阶(甘肃武都县)四州。同年十一月初,命将出师,进攻南唐,并三次亲征,至五年春,战事结束,后周尽得南唐淮南江北富庶之地共1460县,不仅消除了后周抗击契丹的后顾之忧,还大大增强了后周的经济实力。显德六年(959年),柴荣展开了向契丹收复燕、云的斗争。这年三月,他亲自率领水陆大军北上,至五月初,兵不血刃地收复了宁(河北青县)、莫(河北任丘县)、瀛(河北河间县)三州和瓦桥(在今河北雄县)、益津(今河北霸县)、淤口(在今霸县东安镇)三关之地。与此同时,扼守定州西山路为义武节度使孙行友攻取易州(今河北易县),北征取得重大胜利。柴荣本欲继续进兵,攻取幽州,因患病而止。五月底返回大梁,六月十九日病卒,年仅39岁。葬庆陵(今河南新郑县郭店村西北陵上村),谥曰睿武孝文皇帝。

    柴荣在政治、经济、军事诸方面进行的各项改革,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虽然其出发点都是为了维护其封建统治,但在客观上顺应了当时历史发展的趋势,符合人民群众的愿望,具有进步意义。柴荣对中国历史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不愧为中国封建社会的一代英主。

 

 

                                                                                                                                                                                                                                                                                                                                                                                                                                                                         选自《隆尧县志》(中华郭氏网郭世银帖)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