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史实考证 >> 浏览文章
郭子仪的岳父是哪个王守一
日期:2015年12月16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贾祝文)


 
    近年来,一些研究郭子仪的论述及有的以郭子仪为题材的文学作品,竟然将郭子仪正妻霍国夫人王氏的父亲王守一“张冠李戴”了,也就是说,将本为普通官吏女婿的郭子仪,变成了与驸马、皇后胞兄之女结发联姻的皇亲国戚!这样一来,便改变和弄乱了郭子仪基本的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和人生经历。
    郭子仪正妻王氏之父王守一的家庭背景和个人身世其实很是明了,自来无存疑议,但有些以郭子仪为题材的、甚至有意为郭子仪树碑立传的文学作品,竟然给郭子仪安错了老丈人,也就是说,将同名同姓、同朝为官,但社会地位和人生结局截然不同的二个王守一“张冠李戴”了。对于历史伟人郭子仪最基本的家庭背景和最重要的社会关系而言,这类或是不明就里所致,或是有意戏说而为的“张冠李戴”,都不可避免地使世人对郭子仪的了解、认知、评价造成严重误导和遗害。所以,申明史实,析误纠谬,还郭子仪家庭主要背景、社会重要关系等人生基本要素以真实,是尊重保护、传承弘扬郭子仪这份中华民族珍贵历史遗产所不可不为的要义之事。
    汾阳王郭子仪元配夫人王氏,历封琅琊县君、太原郡君、霍国夫人,其家族宗脉有史据可证,清清楚楚,无可争议。霍国夫人于唐代宗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逝后,与郭子仪同朝为官的宰相杨绾亲撰《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碑文称:郭子仪“夫人王氏,有唐元辅汾阳王之伉俪。本其盛族,著于太原。高祖长谐,......”碑文中所叙霍国夫人父系家谱为:

    高祖,王长谐,唐高祖李渊时任左武卫大将军,秦州都督,平原郡公,逝后陪葬唐高祖献陵。

    曾祖,王德元(原名德玄,讳玄宗之号而改为德元),银青光禄大夫,唐州刺史。

    祖父,王士会,河南府陆浑县令。

    父亲,王守一,宁王(唐玄宗长兄李成器)府掾,逝后赠兖州大都督。

    由上可知,郭子仪元配夫人王氏的父亲王守一,是宁王李成器府中的一名普通属官。王守一逝世后,因了婿尊女贵,赠官兖州大都督。这就表明,郭子仪的岳父王守一生前官位不显,直到逝后,才被追赠为兖州大都督。所以说,郭子仪在仕途上,没沾过岳父的光,全靠自身努力。王守一则哀荣始终,没给郭子仪带来过任何不利影响。

    霍国夫人父亲王守一的家谱如此清楚明白,怎会出现将郭子仪岳父“张冠李戴”之事?这“李戴”又是指称何人?这就涉及到一个与霍国夫人父亲同名、同姓、同为太原祖籍、同朝为官,且贵为驸马及皇后之兄的另一位“王守一”。史载,这位皇亲王守一的家谱为:

    先祖王神念,梁朝冀州刺史,

    父亲王仁皎,玄宗王皇后之父,太仆卿,开府仪同三司,封祁国公,赠太尉。

    胞妺王皇后,玄宗皇后,后被废为庶人,代宗时复皇后封号。

    该王守一,贵为唐玄宗之妹靖阳公主驸马、唐玄宗王皇后的胞兄,因助玄宗讨逆韦后和太平公主有功,被封晋国公,转太子少保,袭祁国公。《新唐书·王仁皎传》载:“王守一性贪鄙,积财巨万,获罪赐死。”

    唐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皇亲王守一被玄宗赐死时,其年29岁的郭子仪与王夫人已婚六年,正于京城宿卫。由上可知,郭子仪正妻王氏既非这位权位显赫的皇亲国戚王守一之女,也与该王守一家族无任何关联。可见,郭子仪决非该王守一之婿,从来就没有这门皇亲国戚的社会关系,也根本没有“鸡犬升天”为皇亲国戚的人生经历。这就说明,郭子仪在仕途等方方面面从未沾过这位皇亲王守一的光,也未以“皇亲之婿”而被“皇亲岳父”获罪赐死之事株连。

    由上可知,“皇亲王守一”虽与“宁王府掾王守一”的姓名一字不差,但二人家谱却分明不同。况且,霍国夫人父王守一,生前官位不显,却哀荣始终,逝后被赠兖州大都督。而贵为驸马、皇后胞兄、封晋国公袭祁国公的皇亲王守一,先是官居高位、权势显赫,最终却获罪被赐死。

    综上所述,二个王守一,社会地位、仕途经历和人生结局天壤之别,截然不同。将宁王府掾的普通属官王守一,“张冠李戴”为驸马、皇后胞兄的皇亲王守一,无疑是给霍国夫人安错了父亲,也给郭子仪找错了岳父。这样的“张冠李戴”,勿论是不明就里所致,还是有意戏说而为,都是对了解、认知、评价郭子仪人生经历的严重误导。对此,应据史而辩真假,指误而正视听,如果任由这种“张冠李戴”式的任性戏说混淆视听,必然会对郭子仪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产生“指鹿为马”的传谬和“南辕北辙”的流误,也不可避免地对发掘研究、传承弘扬郭子仪这份珍贵历史遗产造成是非混淆的乱象和遗患。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