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史实考证 >> 浏览文章
西河浩气满浩州
日期:2016年04月26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西河浩气满浩州
   ——汾阳为什么叫浩州      

      文/吕世宏

 


    唐初,西河郡汾州(今汾阳)曾改名浩州,始于武德元年(618年),终于武德三年,浩州之谓前后不足三年。《旧唐书》记载:“高祖即皇帝位于太极殿……义师所行之处,给复三年。罢郡置州,改太守为刺史。”这是西河郡易名浩州的大背景,郡改州,是李渊为庆贺登基而改革之举措之一,天下如此,然而诸郡皆沿用故名,西河新命名浩州则是一个特例。浩州之称,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高祖李渊将西河郡命名为浩州,隐含着李唐王朝与西河郡之间的特殊关系。
    1、浩州,意在赞美西河的段干木遗风
    关于浩州的命名,唐代历史学家李百药在《唐荆州都督刘瞻碑铭并序》一文中有所披露:“圣上别总轻锐,出定西河,令公权摄行军长史,西河平,进授银青光禄大夫,仍留公校检西河郡通守,得便宜行事。仍令催督军粮,召集士马。吴起作守,未固山河,干木遗风,犹多节慨。公导之以期运,示之以几微。于是投袂争先,赢粮景从,非期而会,不下万人。武德元年,以西河为浩州,授公刺史”。
    以上记载说明,西河郡更名浩州是因为西河郡有“干木遗风,犹多节慨”,在李唐军队西图长安的战斗中西河随军群众慷慨激昂,浩然正气,“ 赢粮景从,非期而会,不下万人”。所谓“干木遗风”指段干木。段干木是战国时代三晋之魏国人,原籍今晋南地区,后来长期隐居西河汾阳,深得魏文侯敬重。《吕氏春秋》记载秦国人听到魏国有段干木这样的贤士,不敢犯魏。段干木不愿做官甘居庐舍,在西河地隐居,魏文侯每次过他的家门都要轼闾示敬,所以后人称段干木为庐士,所居之地称庐士街,此地名至今犹存汾阳东关。李百药之“干木遗风”的记载,说明隋唐之际汾阳已经有段干木的相应建筑。
    2、浩州,意在纪念李唐起义的西河决胜
    唐张说诗曰“北风遂举鹏,西河亦上龙,至德起王业,继明赖人雍”,该诗揭示了西河郡对于李唐军事成功的重要作用。诗歌的大意讲:李渊高祖大鹏乘风而太原起义,西河郡的支持也是高祖成龙的关键所在,崇高的德行成就了霸业,坚持下去却离不开人民的拥护。张说认为西河是李唐兴起的重要基地之一,其重要性并不亚于晋阳。
    李渊浩州之名也是在纪念李唐起义的浩然大业,与李世民图功臣像于凌烟阁作用同。李渊在西河郡得天时地利人和,西河郡三件大事为李唐定鼎长安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一是,李世民西河郡旗开得胜,鼓舞了唐军斗志,激励李渊下定决心拿取天下;二是,在西河郡扩军数万,实力大增;所以西河郡成为李唐革命之圣地;三是,李渊在西河得霍山神助,扭转战局,西河民助李唐决战霍州,出奇制胜,隋军从此失去抵抗。汾州西河郡在李渊父子起兵灭隋战争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唐史、墓志铭等文献记载较多。所以浩州之名也表达了李渊对西河郡的感恩之心,赞美之意。
    3、浩州,纪念李唐西河郡旗开得胜。
    隋末天下大乱,李渊举棋不定,于是决定派李建成和李世民佂西河,探虚实,问卜西河,议定大计。《资治通鉴》记载:甲申,渊使建成、世民将兵击西河;命大原令太原温大有与之偕行,曰:“吾儿年少,以卿参谋军事;事之成败,当以此行卜之。”时军士新集,咸未阅习,建成、世民与之同甘苦,遇敌则以身先之。近道菜果,非买不食,军士有窃之者,辄求其主偿之,亦不诘窃者,军士及民皆感悦。至西河城下,民有欲入城者,皆听其入。郡丞高德儒闭城拒守,己丑,攻拔之。执德儒至军门,世民数之曰:“汝指野鸟为鸾,以欺人主,取高官,吾兴义兵正为诛佞人耳!”遂斩之。自余不戮一人,秋毫无犯,各尉抚使复业,远近闻之大悦。建成等引兵还晋阳,往返凡九日。
    李渊是一个很有谋略的战略家,太原起兵师出有名叫勤王之师,传令郡县将拥举代王杨侑为帝。留守长安的代王杨侑自然知道李渊的用意,通令西河郡太守抵抗李渊大军。李渊命李建成、李世民兄弟出兵西河郡,试探民心,结果旗开得胜,西河郡民心向唐。李渊高兴地说:“以此行兵,虽横行天下可也,”遂定入关之计。杜甫《别张十三建封》诗曰:“尝读唐实录,国家草昧初。刘裴建首义,龙见尚踌躇。秦王拨乱姿,一剑总兵符。汾晋为丰沛,暴隋竟涤除”。就是对李世民西河郡旗开得胜的赞美。
    4、浩州,赞美西河郡地利人和之浩荡东风。
    李世民首拔西河郡,斩杀民怨极大的隋太守高德儒,极大地鼓舞了西河市民,西河百姓踊跃参军,旧吏积极归顺,其中包括隰城尉房玄龄等重要人物。不久李渊太原起兵,南下西河,在西河郡修整一周,发动群众。
    《资治通鉴》记载:“丙辰,渊至西河,慰劳吏民,赈赡穷乏;民年七十以上,皆除散官,其余豪俊,随才授任,口询功能,手注官秩,一日除千余人;受官皆不取告身,各分渊所书官名而去”。
    《大唐创业起居注》则有更为详尽的记载:“壬寅,遣通议大夫张纶等率师经略稽胡、离石、龙泉、文成等诸郡。丙辰,至于西河,引见民庶等,礼敬耆老,哀抚茕独,赈贷穷困,擢任贤能,平章狱讼,日昃而罢,罔有所遗。顾谓左右曰:‘向之五条,惟皇要道,聪明文思,以之建极,孤所以自强不息,为义兵之先声也。’仍自注授老人七十已上通议、朝请、朝散三大夫等官,教曰:‘乞言将智,事属高年,耄耋杖乡,礼宜优异。老人等年余七十,匍匐垒壁,见我义旗,懽逾击壤。筋力之礼,知不可为,肉帛之资,虑其多阙。式加荣秩,以周其养。节级并如前授’。自外当土豪隽,以资除授各有差。官之大小,并帝自手注,量才叙効,咸得厥宜。口问功能,笔不停辍,所司唯给告身而已,尔后遂为恒式。帝特善书,工而且疾,真草不拘常体,而草迹韶媚可爱。尝一日注授千许人官。更案遇得好纸,走笔若飞,食顷而讫。得官人等,不敢取告符,乞宝神笔之迹,遂各分所授官名而去”。
    根据以上记载可知,李渊在汾州西河郡驻扎六天,有万人被李渊加官授爵,慰问百姓普惠西河后,才起身继续南下。相传,李渊此次西河集会招兵,赏赐功勋,驻扎地点在汾阳普会村,村名之意就是普惠大众之意,而普会村曾经有全国唯一的高祖李渊庙,虞城村有三宫六院的街名。西河成为李渊南下的坚强后盾。
    5、浩州,意在纪念汾晋间有幸得天助降灵。
    南下霍州,西河郡成为唐隋战争的前沿阵地。霍州战役中,唐军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一是镇守霍州的隋将宋老生骁勇善战兵强势大,二是遇到阴雨连绵战斗给养难以保证,李渊义军在汾州灵石境内,竟然被阻击近二十天,李渊几乎失去信心要退保太原了。李世民急得大哭苦谏,这时来了一位白衣老者,传令给李渊说:“我是霍山神的使者,八月阴雨就结束,你们的军队从霍州城东南进军,霍山神将会帮助你们成功”。李渊感叹说,“霍山神保佑过赵襄子,也一定会帮助我”。果然八月雨止,李唐军队士气高昂,一举平定霍州,斩杀宋老生,奠定了胜利基础,成为李唐西图长安的关键一战。
    《旧唐书本纪一》 完整的记载了这一历史事件:"隋武牙郎将宋老生屯霍邑以拒义师。会霖雨积旬,馈运不给,高祖命旋师,太宗切谏乃止。有白衣老父诣军门曰:“余为霍山神使谒唐皇帝曰:‘八月雨止,路出霍邑东南,吾当济师。’高祖曰:“此神不欺赵无恤,岂负我哉!”八月辛巳,高祖引师趋霍邑,斩宋老生,平霍邑。"铭文“龙角仙都,王师戒涂。圣形入有,神言出无。瑶衣玉骑,告帝天符”。
    李渊南下西河时间表
    纪年(617年) 日程 事件
    六月甲申 起义日 李建成李世民攻打西河郡,胜利
    六月癸巳 九天后 建大将军府,并置三军,远近响应
    七月壬子 又十九天后 命李元洁为太原留守
    七月癸丑 又一天 李渊起兵太原南下,率兵三万
    七月甲寅 又一天 遣通议大夫张纶将兵徇稽胡
    七月丙辰 又二天 李渊至西河
    七月壬戍 又六天 军贾胡堡
    七月乙丑 又三天 张纶克离石
    八月辛巳 又十六天 高祖引师趋霍邑,斩宋老生,平霍邑

,    6、西河郡百姓对李渊浩州之美称的报达
    李渊为感谢西河父老的支持,在汾阳广赐恩德,七十岁以上者皆赐散官名号,赏赐达万人,西河父老不忘李渊恩德,在普会村建成全国唯一的规模浩大的高祖庙,一直保留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霍州决战中西河百姓“赢粮景从,非期而会,不下万人”,更有西河将士郭君奋勇在先“挥霜剑”斩杀隋将首脑宋老生,隋军抵抗瞬间瓦解。
西河郡更名浩州不久,刘武周联合突厥攻占太原,西河浩州军民不忘李渊施恩,士为知己者死,坚决抵抗,孤城坚守,卓绝古今,留下一段可歌可泣的浩州隋唐史。
    李百药《唐荆州都督刘瞻碑铭并序》记载:“妖贼刘武周,闾左叛徒,挺祸汾晋,虽讴歌有奉,穷奇未革,同恶相济,丑类实繁,连接百城,从横千里,驱率大羊,尽锐攻逼。重以并州失守,人情惶惧,云梯地道,气尽百楼,烹妾易子,粮无半菽。公怀此精诚,厉斯忠义,非唯举刃指虏,重围洞开,足使拔剑挥泉,飞流自涌。士感恩惠,以死为期,或刎颈自明,或焚妻取信,请将败衄,多见奔投,因公获济,则有人矣。孤城绝援,绵历三年,内安外拒,,心力俱竭。圣上扫清雾霾,方得保全”。在艰苦卓绝的浩州保卫战中,西河城中弹尽粮绝,易子而食,然而西河父老拥唐之忠诚丝毫不动摇,报以必死的信念,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刎颈自明焚妻取信,更有西河名将张纶千里攻伐,驰援浩州,西河郭君,驰骋乡里,两年坚守,为李唐稳定河东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有关浩州保卫战的历史请参阅王希良之《风雨浩州》一文。
    浩然西河,美曰浩州,李唐的兴起借助了西河百姓的浩然之气,西河的民俗中也留下了太多的李唐文化,汾阳有众多的唐代遗址遗迹,还有源自唐代宫廷的地秧歌,这些李唐元素,有待我们进一步挖掘开发。山西并汾李唐文化风景区,必将魅力无穷,汾阳文化的定位离不开李唐文化。


 


编辑:admin
上一篇:《大元郭让神道碑》拓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