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史实考证 >> 浏览文章
考证汾阳郭氏与汾阳历史的新篇章《汾上访古》公开出版
日期:2011年05月29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考证汾阳郭氏与汾阳历史的新篇章
《汾上访古》公开出版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探汾上之密码,发千古之幽思,用科学方法探清历来人们所关注的一系列焦点问题的真相,此乃《汾上访古》弥足珍贵之处。”这是山西大学原常务副校长、著名文学理论家李旦初教授对《汾上访古》一书的评价。
      这部由北岳文艺出版社近日公开出版,赶在新春佳节发行,以考证汾阳郭氏与汾阳历史为主,涵盖三晋文化,洋洋40万言的研究新著,是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吕世宏先生集多年研究考证成果而汇编成册的,其中一些文稿曾表于省地报刊。
      吕世宏先生利用其身在汾阳这一得天独厚条件,实地考察,博览群书,在掌握大量史据的基础上,以其独到见解,力排众议,挑战权威,有胆有识地提出新理念,新思想;得出新看法,新结论。
    《汾上访古》就是这种治学精神的产物。她是研究汾阳郭氏的新成果,她是探究汾阳历史的新依据,她是发展汾阳经济的新动力。汾阳市委书记、代市长王志强在为该书作序中指出:“今天的文化,就是明天的经济。”在山西成为全国最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新形势下,《汾上访古》的出版,必将为打造汾阳乃至山西特色文化品牌,建设全国文化强市、强省起到积极作用。                                      
                                                                                          郭世科   2011年1月30日
点击浏览下一页

《汾上访古》自序

山西杏花村  2010年05月15日 来源:吕世宏博客


点击浏览下一页
作者吕世宏

    我乃一介教师,本不当著书立说,然而有感于世人对山西特别是汾上古文化的否定多出于权威,并无令人信服的证据,而人云亦云者众,导致传统文化的遗失,于是萌生了探其究竟,为故地伸冤的想法。

    北京大学唐晓峰教授说过人有性格地也有品德。古人常用“汾晋之气”形容汾上大地的性格。汾晋之气,慷慨激昂,如平原一样耿直,供卜子夏为神,尊介子推为山。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历史学界说到汾阳王的时候,汾州就不是汾阳了就是西河;说到卜子夏西河设教的时候,汾州就不是西河了就成了汾阳,这样任人可否,地能不怨吗。人有怨,人可以讲话,地有怨,地却不会发言,只能期待热心人代为申诉,所以我虽一介教师理当责无旁贷。

    立志以来,匆匆于山水,埋头在古经,已历十年也。十年间,结交故老,疏远同学,喜访僧寺,冷落六亲,俨然一怪人另类。因自感对朋友帮不上什么忙,于事多无补,我也自觉锁闭,欣欣然独来独往。除了教学养家,很少参与社交活动,婚寿从简,冷清葬父,不愿给别人添太多的麻烦。于是我虽没有太多的学问,也积累了大量的访古文字,今天,集多年来的文稿成册,名之为《汾上访古——揭秘山西历史地理之谜》献给读者。汾上,广义而言是汾河流域的泛称,狭义而言唐宋时期则是汾州的别称,与文集侧重于河汾之地的吕梁、汾阳,兼及山西的内容相吻合,故取名汾上。

    作品虽与方志有关,但是多取材于国史,致力于原创,关心地方历史地理的重大事件和精品文化。一些作品曾经发表于《中国地方志》、《中国方域》、《中华读书报》、《华文读者》等国内知名刊物,一些还是首次面世。全书分为古地名诠释、杏花村之谜、卜子夏之谜、汾阳王之谜、巍峨吕梁山、汾上访佛道、记旅汾沮洳等七个部分。既有国学热点如西河设教问题、中国八景文化起源,也有地方精华如杏花村问题、汾阳王问题,还有首次提出的专业重大发现如玄中寺问题、汾河源头的考证过程等。写作方法上,追求融学术与文学为一体,既可以作为高校历史地理专业研究的参考资料,又可作为文史爱好者的猎奇读物。更为主要的是本书中的许多新发现、新观念可以作为当地政府资政谋局,集思广益的重要原料。

    事实上, 2003年以来,本人关于汾阳王、杏花村、卜子夏的研究已经大量发表,当观念转化为生产力为他人使用的时候,观念的讨论就变得不值一提。现世达人多喜爱书法,爱文章者寥寥,肯作文着少见,因为文章不仅廉价,有时还要倒贴。文章尽管最廉价,但是文章包含的新观念、新思想往往是无价的,所以我独爱文章。左思作赋,洛阳纸贵,造纸厂获利的背后是左思的一文不名,难怪世人多爱书法,非书法比文章珍贵,而是书法不易抄袭也。张三栽树,李四乘凉,在人文领域尤其如此,借此机会,我为天下认真钻研学问的书呆子们道声辛苦了。思想创新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必要因素,然而思想的使用却是免费的,人们使用一种思想就像使用空气一样,所以思想生产者必然是两手空空。思想产品最没有产权的,抄袭原文犯法,抄袭思想无罪,人文的东西没有的就是秘密,所以思想生产者最后连思想也不能保留。所以,我们看到很多人都放弃了苦思冥想,宁可去为别人抄写职称论文,而求得一点现成的实惠。

    然而,天道不灭,公正永存,真正的思想者不会独享自己的思想,因为那样也就失去了思想的价值。自古思想生产者追求的是思想本身,所以他们便坚持不懈地制造理想的空气,并且乐在其中。孔子周游列国宣传治国的主张,孟子奔走豪门推介仁德之王道,尽管中原大地诸侯多如毛,然而肯赐仲尼一席的最终没有找到,圣人如此,我辈何叹。

    有人对我的努力不齿,放言杏花村是不是山西由他去吧,反正汾酒是我们生产的。汾阳王在不在汾上由他去吧,反正我们要使用汾阳王这个商标。这种吃肉不负口,不理解发展原动力的事情历史上太多了。《史记》记载:魏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而谓吴起曰:“美哉乎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吴起回答说:“殷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尽为敌国也。”吴起认为国家稳定的原因是“德”,当然这里讲的是魏文侯、吴起等老一代的品德。而魏武侯认为国家稳定的原因是“山河险固”。魏武侯享受着吴起等老将开创的江山却不知道江山稳固的真正原因,所以最后他毫不留情地赶走了吴起,不久西河郡尽归秦国。古人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道理就这么简单。卜子夏文化的流失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非追名逐利者能言、肯言也。

    民国晋学家王堉昌先生说过“余之隐于吏,亦竭其愚以维仁化于金石中,其有益于世耶,其无益于世也耶,则非吾之所知也”,“虽抉择未能精审,而发潜、表幽亦聊以供考古者之助,并藉表仁义忠孝之行耳,后有起者,其亦有继于斯乎”。文集草就,惶惶不安,又想起王先生的话来,衷心祝愿这本书对汾晋之气的归来,能助一臂之功!     
                                                                                                      作者庚寅年春草于古蔺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