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研究动态 >> 浏览文章
由贾祝文先生复老仙之帖说起
日期:2013年11月20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由贾祝文先生复老仙之帖说起

郭世科

贾祝文先生在《中华郭氏网》对老仙(台湾宗亲郭谦贤)发帖之回复:
谦贤先生:
      因脚伤之故,未能继陪往定襄“阳曲古城”,望谅。
      顺便说说您提到的增明先生这篇帖子内容。此帖内容摘自郭世和先生《中华郭氏源流考》,而世和先生书中的这段内容,则全部录自李吉先生所著《郭氏史略》一书第九页至第十页。世和先生引用时,作了二处重要改动,一是将原文中“与郭氏有关的几个支系作一简要介绍”中的“几个”改为了“一个”;二是将“据《括地图》......等典籍记载,郭氏姓源主要有三”中的“郭氏姓源主要有三”改为了“郭氏以古郭国为氏,源于夏代侯伯.....”其后则删掉了李吉文中郭氏姓源的另一段重要内容。从“郭氏以古郭国为氏.....”之后的内容,直到该帖结尾,则一字不差照录自李吉先生书中九至十页内容。
      李吉先生为中国家谱资料中心主任,其关于郭氏源流的论述,为众多郭氏源流研究者关注和引用,郭世和先生照录这段内容入书亦如是。当然,如此大段引用,当注明出处为宜,一则是对李吉先生的尊重;二则可提示关注郭氏源流者,可到李吉先生原著中了解更多更祥细的相关史料及研究成果。我与李吉先生交往颇多,每当说起这类事,李先生总是宽容一笑,实为“以学济世”之学者胸怀。
      郭世和先生亦是我所敬佩的学者和尊重的长者,其克服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作出了常人难以作出的成就,对郭氏文化传承作出了重要贡献。世和先生因眼病等疾,曾有意让我帮之作传,我很感荣幸,但自知心有余力不足,且相距遥远,言语交流困难,只能遗憾作罢。但我们之间的学术交流探讨始终坦诚相见,于中互益。
     增明先生该帖内容,虽摘自世和先生录引的李吉先生原文,虽然世和先生于中作了二处重要改动,使得所列史料与所言内容有不甚贴切之嫌,但增明先生该帖“历史上最早的郭氏”标题,与该帖内容还是基本切题的。
      我对李吉先生《郭氏史略》中的有些观点持有不同看法,但其书对郭氏源流的相关论述,却是令人称道的史研成果,建议谦贤、增明等关心郭氏史源者看看李吉先生原著,一定会受益匪浅。
      以上所言,一己之见,若有不当,请予指正。
                                                                                          祝文敬呈
 
    

     拜读贾祝文先生复老仙之帖,很有同感。九江世和先生身残志大,辛劳著书,值得钦佩。然类似贾先生所指,实为不妥。他人文字可以引用,但必须注明引自何书、所著何人。即使注明,也不可对原著任意改动。如对原著有改动之处,必须予以说明。还有,学术研究,一要相互尊重,心平气和;二要高度严谨,不可模糊;三要以史作证,以理服人;四要深入探考,有据可依;五要与时俱进,去假存真;六要出以公心,不谋私利。以上所提,应成为我们共守的准则。
     还以世和先生所编《中华郭氏源流考略》一书为例,对郭氏得姓地汾阳、平陆、阳曲的三种争论,他赞同阳曲。且不说郭氏得姓地定在今阳曲对不对,只讲郭氏得姓在“序封阳曲” 之时就为不准。大家可以查证,“序封阳曲” 之后长达百余年间郭氏族人还是以虢为姓,直至公元前655年最后一个虢国即地在陕县今三门峽的南虢消亡,虢国的最后一位国君虢公丑还是虢姓,並未“转虢为郭” 叫成郭公丑,因此单就这一点赞同今阳曲为得姓之地就站不住脚。
     再说世和先生在否定汾阳的理由中写道,子仪公是封在唐代的汾阳,而绝不会封在明朝的汾阳。更提到“而不被今汾阳某些人打造‘文化汾阳’的做法所误导。”我不强求世和先生要改变认定阳曲的观点,而是要世和先生拿出能够否定《汾州府志》、《汾阳县志》以及《孝义县志》、《介休县志》宋、金时代今汾阳有汾阳郡、汾阳军、汾阳节度之记载的证据来;拿出能够否定今汾阳出土的唐代墓志中,有七块明确刻记就在子仪公封汾阳王前后,今汾阳就称名汾阳的证据来;拿出历史上汾河不流经汾阳,今汾阳未归属过太原管辖,今汾阳爱子村未曾有过汾阳王衣冠冢的证据来。如果拿不岀否定之证据就随便否定,这叫什么行为?历史考证,务须严谨。应当是“以史作证,以证佐事,以事明理,以理服人。”应该是实地调查,实地考证,比较鉴别,再做结论。
      还有,世和先生在其书中含砂射影甚至指名道姓地责备他人,实为不文明之举。
      说到这里,顺便声明,世和先生在这本2009年初版,2011年再版的《中华郭氏源流考略》自序中,有一段文字与我本人早在2004年编印的《汾阳郭氏郭村支谱》中的自序文字大致相同。我不反对引用,但不可不注明原著与作者。即使引用时做了点改动,也为不妥。下面将我作序的那段文字与世和先生作序的那段文字摘录如下,供各位鉴别。
 
      2004年编印《汾阳郭氏郭村支谱》郭世科作序的那段文字:
      考我郭氏家族,从轩辕皇帝到周虢叔公;从周虢叔公到汾阳王令公;从汾阳王令公到如今 ,历经4700余年,与国家同兴,与民族同盛。郭氏先祖,叱咤风云,呵护乾坤,其丰功伟绩 可喜可庆,可歌可泣;其思想品德世人不忘,代代相传。林宗振汉,子仪鸣唐,为朝臣典范 ,历史美谈。一出根据史实编演的戏剧《打金枝》,久唱不衰,人人喜欢。戏中情节唐朝代 宗皇帝和汾阳王郭令公君臣之间所发生的故事,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以和为贵、以国为怀, 功高不傲、位显不专,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仁义礼智、恩爱忍让的传统文化与传统美德。 它向人们揭示:如果上至国君大臣,下至庶民百姓,朝朝代代,家家户户,男男女女,老老 少少,国事、家事、夫妻事、邻里事,再天大的事,都能像戏中所演代宗皇帝(包括皇后)与 汾阳王郭令公那样去对待、去处理,国家怎能不盛,家族怎能不兴,邻里怎能不和,夫妻怎 能不亲?
 
     2009年初版2011年再版《中华郭氏源流考略》郭世和作序的那段文字:
     考我郭氏,自远祖黄帝至周武王封文王弟东虢叔;从鼻祖东虢叔至汾阳王郭子仪;从名始祖郭子仪至现在,历时四千七百余年,与民族同盛,与国家同兴。郭氏先祖,叱咤风云,呵护乾坤,其丰功伟绩,可歌可泣,可喜可贺。其思想品德,代代相传,世人不忘。正如明代罗伦在其郭氏族谱序中所写的“郭得姓自周虢叔,林宗振汉,子仪鸣唐,太原、汾阳著望天下,上下几千年,由二人郭氏大焉。”成为朝臣典范,,历史美谈。一出《打金枝》戏,如雷贯耳,声名海外。戏中情节讲的是唐代宗皇帝和汾阳王郭子仪君臣之间的故事,体现了中华民族以和为贵,以国为怀,功高不傲,位显不骄,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恩爱忍让的情怀和传统美德。它向我们揭示:如果上至君臣,下至庶民,国事、家事、邻里事、夫妻间之事、大事、小事都能像唐代宗皇帝与汾阳王郭子仪那样去对待,去处理,民族怎能不盛?国家怎能不兴?邻里怎能不睦?夫妻怎能不和?
 
     最后再说几句:我写这些,只是为辨明是非,端正文风,是逼出来的,实无他意。就我自己而言,虽然步入研究有十来年了,有幸佔得天独厚之条件,受专家学者之指点,惠诸宗亲之鼓励支持,集大家之成,收集编写了10余本郭氏文化研究拙著,但我只承认是刚刚入门。我常对人说,即使我再活这把年纪,也对郭氏文化研究不完,研究不透。因此,我那些拙著、拙作,错误之处肯定会有的,我自已就常有前定后否的体会。对我拙著、拙作中的错误之处,诚恳地欢迎诸位专家学者、诸位郭氏宗亲随时指出。我的愿望是: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让郭氏文化研究“走出迷团,正本清源;摒弃偏见,共谋发展。”最终达到“家族的凝聚,民族的团结,国家的统一,社会的和谐” 之目的。
     对于贾祝文先生对郭氏文化研究的关注指点,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对于世和先生之辛劳付出,仍然表示钦佩!但愿我们能够携起手来,遵从研究宗旨,交流成果,深入探讨,为实现上述愿望与目的而共同努力!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