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研究动态 >> 浏览文章
修志时节写家乘
日期:2016年02月02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郭起林

    我的家乡——汾阳市冀村镇东宋家庄村,离市区三十华里,全村一千五百余人,三千多亩耕地,是汾阳城东一个中等村庄。解放后五六十年代就是一个先进村,汾阳农村第一个通电村庄,四旁绿化、植树造林被省、地评为先进村。

  我小时候记得村内有东门、西门、村东有龙王庙、五神庙,村西有铁马老爷庙、财神庙和大戏台,郭氏有郭家寿堂,堂内挂有老祖先的画像神则,结婚办喜事,先锣鼓响起迎神则,拜神则,逢年过节郭氏男女老少都去寿堂首先拜神则,后再到各家近亲拜访,表示对老祖先的敬重。

  我村郭氏立祖人——郭仲宝,据考证是明朝末年住到宋家庄,传说中他是落难的官员,他生有四个儿子,郭大政、郭大改、郭大山、郭大映,由此在我村郭氏形成四支股。东宋家庄郭氏在汾阳很有名气,一是人口众多,占全村一半,二是全村郭氏与孔家一样,辈辈清楚不乱,直至三十五辈已记载下来,三是村内各种公共设施齐全,一般很少见的,这些都与郭氏祖先努力奋斗分不开的,他们为我村的建设、发展做出重贡献。

  我家为第三支股,这支股人才辈出、兴旺发达。前清年间八世郭世清诰授国子监太学生。我的太老爷郭怀树生有两个儿子,郭朝典、郭朝科。父子三人都非常能干,中医整骨为老百姓治病,十里八村都有名气。兄弟两人在村西盖有三节大院。两大家都有车马,种有几十亩地,农家器具齐全,全村有名的务农能手。每逢过年、庙会十村八里乡亲都来拜访,我爷爷郭秉春是兄弟九人之首,他德高望重,忠实可靠,一生以农为主,年老后带一只小狗放羊,他死后,小狗不吃不喝也死了,一块与老人埋葬。我的祖母薛兔兔,全院敬重的老大娘,全家十几口人的饭都由她做。从不叫苦叫累。因为父亲参加抗日被坏人举报,没抓住父亲,把祖母抓到汾阳八角楼地下室考问,她从不出门,三寸小脚女人在汾阳八角楼地下室住了一个多月,她不吃不喝,差点死在里边,后托人花钱才放出来。

  父亲郭九禄,是解放前入党的老党员,他参加了汾阳五区抗日干部王彩彰、李平、王步云等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他担任我村民兵队长,站岗放哨,给八路军送情报、打鬼子。在罗城一次战斗中还负过伤,解放后担任过村支书、治安主任等职。他没文化,但脑子好,当干部多年不贪不占,不乱整人,全村都他好人老二哥。

  我是一九四六出生,一九六三年初中毕业,一九六四年参加工作,自习大专文化,经济师职称,先后担任过村长、乡农科站长、农具厂厂长、城子公社副主任、冀村镇主任、杏花镇书记。一九九○年调任方山县副县长,一九九三年调任汾阳县副县长,一九九八年任汾阳市常务副市长。二○○六年退休,现任老区经济促进会副会长。本人在任职期间,为郭氏研究发展做了大量工作,参与了接待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等世界郭氏组织活动。

  同时为杏花镇酿酒业,方山县工业经济,汾阳的农业生产等做了大量工作。一九九六年全国评酒会在杏花召开,杏花镇四个产品评为农业部部优产品,汾阳市农业、林业、水利多次受到省、地表彰(奖励四部小汽车),二○○一年受市委、市政府的委托,组织领导完成了汾阳南大街的拓宽改造。本人多次受到省、地、市的表彰,一九九六年被省人事厅、水利厅、防旱指挥部授于抗洪救灾模范个人。

  退休后闲下无事,帮助村里道路硬化、绿化,解决全村引水入户等问题,现在我很高兴,也很知足,因为我一生有一个好家庭,幼年虽然生活困难,但有父母关爱,我比同龄人幸运,特别是母亲蔚桂香,勤劳能吃苦,会过日子,对我关爱永生难忘,不幸的是刚满六十就过世了,我感到非常痛苦。爱人崔桂云,退休教师,小学高级职称。以六十年代与我结婚为伴,她为事业、为家庭、为老人、为儿女、出力流汗,是一个称职的人民教师,家庭主妇,真正的贤妻良母。姐姐郭秀芬,生有一男四女,大女儿韩萍,河北工学院大学本科,工程硕士研究生,现任院总工程师(副处级),黄土地区公路建设与养护技术交通行业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山西省交通建设工程质量检测中心副主任。中国公路学会环境分会理事,山西省公路学会道路工程委员副主任。

  大儿子郭清江,汾阳地税局税政股股长。儿媳雷瑶在汾阳医院当护士长。二儿子郭清河,文峰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政协工委主任。儿媳刘红娟在府学街小学当教师。女儿郭清燕,汾阳市政府采购中心工会主席、验收股股长。女婿杨斌峰,汾阳市工商局副局长。他们六人低调做人,体面做事,我对他们还是满意的。

  我还有非常好学,非常可爱的两个孙子,郭振华、郭振豪,一个孙女郭振君。两个双胞胎外甥女杨金婷、杨玉婷。

这次我和起珍、起兴、秉珍、清海、起栋等人集资整理家谱,此目的就是在我们有生之年能收集到资料。汇集起来记载成册,传承下去,激励后人为郭氏家族兴旺发达做我们应该做的贡献。

                                 ——转自《民俗文化》


 


编辑:admin